狐狸长牌川牌下载

      “你一向都比我聪明。”卢剑星说。

      魏小安点头,“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他把你关起来,上面如果来查,你就是替死鬼,就说是你在第一现场,但是查案不力。”

      “你可能说得对。”卢剑星还是喝酒,看不出什么多余的表情。

      魏小安替他不服气,“你为什么要听张志海的,他也一样出工不出力。”

      “他是上级,出了事必须得有人背锅,我是最佳人选。”卢剑星说。

      “什么世道啊?”魏小安被卢剑星的歪理说服了,心想早知道他是这种人,也用不着去大闹公堂救他了,“你说,杀我的蒙面人是不是万进财派来的?”

      “你去问他就知道了。”卢剑星笑起来。

      “卢剑星,你去死!”魏小安生气地起身结账,摇摇晃晃地离开鬼半夜,小酒已经把他喝得有点微醺了,“我们现在回去坐牢。”

      “现在还早,我都出来了,我们就多玩一会儿。”卢剑星像是喝多了,说话也打结。

      魏小安点头,“好嘛,多玩一会儿。”他跟着卢剑星一路走。

      走到了一家宅院门口,卢剑星指着大门,“魏小安,白天,是这间屋子的主人打了我,我们进去报仇!你看我身上的伤!”

      魏小安明白了,这里肯定是大理寺寺正陈明镜的家,连忙拉住卢剑星,“哥,我叫你哥行了吧,他是官府的人,我们不敢惹的,白天是他不对,但是我们现在进去威胁他,就是我们不对了,我们是平头老百姓……”

      魏小安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身体一轻,有种飞起来的感觉,然后再看,自己已经被卢剑星带到了两米高的围墙上,他腿软地问,“哥,你真的要进去?别啊!”

      魏小安现在才知道卢剑星并非单纯逃出来吃宵夜、活动筋骨,是出来复仇的,他想跑,但是来不及了。

      卢剑星脸上有怒气,“废话,不能白打。”

      话音刚落,魏小安又像落叶一样轻轻落地上了,卢剑星刚刚松开拎着他的手,就有人拿刀冲了上来,“哪来的毛贼?”大小是个官,当然有几个家奴。

      “我找你们老爷有事,想问问他今天为什么打我。”卢剑星只用一招,就反手将来人的刀夺下,架到那人脖子上。

      “哥,小心点,不要伤到人家。”魏小安现在成了帮凶,心里怕得要命,卢剑星是高手,没人能近身,而他就不同了,多出来几个家奴,自己就一命呜呼了,卢剑星杀了人一飞就出去了,他跑不了,就会变成替罪羊。

      “我家老爷休息了。”那人话刚落音,卢剑星就轻滑动了一下刀,那人脖子上鲜血流了出来。

      “别杀我,我带你去。”

      院子里的灯都亮了起来,又有几个人拿刀出来。

      那人指着自己的脖子,命令道,“你们往后退,他们要见老爷。”

      马上有人跑去通报,卢剑星和魏小安进了会客大厅。

      “看茶。”

      “是,管家。”原来被刀架着脖子的,是管家。

      “怎么回事,什么人敢来行刺?”一个人急匆匆走进大厅。

      “师爷,是这两位小哥。”管家见到师爷,就像见到救星,魏小安看一眼,确实是今天公堂上的师爷。

      “看茶。”师爷急忙说。

      “已经吩咐了。”管家说。

      师爷上前一步,微微弯腰,客气地说,“两位,两位,麻烦把刀放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卢剑星将刀放到桌子上,自行坐下了,管家捂着出血的伤口,急忙后退。

      “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卢剑星问师爷。

      “知道,知道。”师爷赔笑着不住点头。

      “锦衣卫的人你们也敢打?是吃了豹子胆?”卢剑星质问。

      师爷急忙作揖,“莫要怪罪,我家老爷也是没办法,我们不是把你送回锦衣卫衙门了吗,现在你的案子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卢剑星不理他,“你家老爷今天不是挺威风的吗,到现在还不来?”

      “来了,来了,两位小哥久等了。”陈明镜跑着进入大厅,一边跑一边系腰带。

      “你今天为什么打我?居然还用重型?”

      “两位小哥,对不住,我的官就那么大一点,他们要打,我也没有办法。”陈明镜说出自己的苦衷。

      “是收了万进财的银票,你才打的吧?”卢剑星问。

      “是,是是,但是他有上面大人的口谕,我不得不收啊,不收,我的官就到头了,我还有一家老小。”陈明镜一脸苦相。

      “你打了我,就有好日子过了?”卢剑星问。

      “两位小哥,对不住了,我已经辞官了,准备回老家种地去,案子我也移交到锦衣卫衙门了,我打了你,你要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就打我吧,只求你们不要为难我的家人,好不好?”陈明镜也微微弯腰。

      “你辞官就能保住你的家人了?”卢剑星喝着茶,魏小安坐在一边却微微发抖,他知道自己不小心上了贼船。

      “不不不,两头我都得罪不起,还望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一家。”陈明镜讨好地说。

      卢剑星没回答,却突然一脚将陈明镜踢翻在地,同时,一支冷箭射到墙上,木墙竟然穿了一个洞。

      陈明镜倒在地上,愣了一下,立刻趴着给卢剑星道谢,“多谢相救,这一箭是要老夫的命啊。”

      “有刺客,快把灯灭了。”魏小安看过电影,只要把灯灭了,外面的人看不见屋里情况,就安全一些。

      管家和师爷急忙去灭灯,又一支箭射进来,正好命中管家的手臂。

      “箭上有毒。”白天,魏小安看到被射死的蒙面杀手,被射中的地方会冒白气,就知道箭上有毒,现在管家的手也一样。

      “手臂保不住了。”卢剑星手起刀落,砍下了管家受伤的手臂,管家惨叫一声,当场晕倒在地。

      这时候屋里的灯已经全部熄灭了,但还是又射进来一支箭,卢剑星扯下桌上的垫布,包着手接住那支箭,顺着来的方向投了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