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樱花动漫

      尊刀盟主殿,聚明殿。

      曲明召集顾平,柴优尚,屠应三位副盟主前来议事,商讨应对局势之策。

      四人围桌品茗,顾平浓眉大眼神情严肃,性格使然有些呆板。

      柴优尚身着黑衣,中年之貌身形偏瘦两臂奇长,他双目犀利,嘴角有笑。

      屠应身材魁梧,灰衣朴素已然年老,不过精神矍铄气息浑厚。

      顾平饮茶一杯,笑道:“屠老,你和优尚在残月崖有发现吗?”

      柴优尚看去曲明,“盟主,正要和你汇报此事,此行确有收获。”

      屠应恭敬而言,“盟主,落下残月崖,难以存活。”

      “各个宗门下去之人,无一人返回!”

      曲明目露惊异,心有遗憾,“有何收获。”

      “盟主,我和优尚带回一人,身有帝器!”

      “帝器不是重点,她是经历者,应该知道事情经过。”

      屠应饮茶后,又笑道:“盟主,她和米凤长老在外等候,是否让他们进来?”

      顾平看向大殿之门,“你们没有为难人吧?”

      屠应和柴优尚齐道:“没有。”

      而后柴优尚面露尴尬,“盟主,我之前对帝器有贪念......”

      “我也眼热,甘愿受罚。”屠应只觉惭愧。

      曲明深知几人行事磊落,平静而言,“容后再说,先让她进来。”

      片刻后,长老米凤引领一名女子缓步进入大殿。米凤行礼后,悄然退出。

      女子身着紫色衣裙,身材娇小容颜绝世,双眼灿如星辰,眼中半分孤独,竟然是吴丫。

      曲明目露微笑心中赞叹,“此女不凡,难道是无名红颜知己?”

      吴丫走进后,瞧见四人盯着自己,屠应和柴优尚她认识,另外两人并未见过。

      其中一人气势非凡面上微笑,她已确定这人是尊刀盟盟主,身旁之人神情严肃应该是另一位副盟主。

      “快坐下。”曲明微笑示意,并为吴丫倒茶。

      吴丫依言,饮茶不语。

      “你叫什么名字,可熟悉无名?”曲明气息平和,双目期待。

      “盟主,我叫吴丫。”

      念及盟主表情,吴丫腮泛红晕,“我和他是朋友,只是......”言语未尽,眼眸暗淡下去。

      “我多次前往残月崖......如今不再抱有希望。”吴丫神情落寞,牵念未明。

      顾平看着吴丫,轻声叹息,“盟主,唐非也多次前往。”

      曲明点头,“这孩子,从残月崖归来后就拼命修炼,废寝忘食。”而后笑道:“唐非不枉勤奋,已有大机缘!”

      “恐怕已超越张长弓,方刀林!”

      “大机缘?”“超越两位天骄?”

      “他两位师兄可是人王圆满!”

      唐非被众多核心弟子抛在后面,更别说两位师兄,三位副盟主心下诧异,眼眸疑惑。

      曲明笑道:“很快,你们就能知晓。”

      “我并非深究残月崖之事,而是从无名相关之人来了解,判断他是否有存活可能。”

      曲明看去吴丫,“你们如何认识?”

      吴丫回忆当初,神情竟有纠结,一时骄傲一时卑微,“他,还是他?”“我的心,为何?”

      几人瞧在眼里,不明所以。

      曲明心中自语,“难道两人有故事?”他神情关切,笑道:“若有不便,无需说出。”

      吴丫回过神来,“当时偶然相见,爷爷为他测算。”

      “泉水煮茶,非在天涯,悟道树下。”

      曲明听闻心神震撼,深沉思索,片刻后身躯微颤,眼眸深邃明亮。

      “盟主,你没事吧。”顾平觉察异常。

      另外两位副盟主也感知曲明周身气机涌动,神情大起大落。

      “可惜,可叹,我......”

      “我无碍。”曲明依然宁静,眼看吴丫,“你爷爷是谁?”

      吴丫察言观色,明白尊刀盟并非险境,眼前几人实力强大却非恶人,因而并无过多心机防范。

      她安然而言,“人称神算吴了了。”

      “吴了了?”

      顾平、柴优尚、屠应三人也曾听闻,但凡神异之人,难逃各大宗门情报组织关注。

      然而三人看到盟主曲明目露神往,都各自意外。

      “神算不虚,厉害,妙极!”曲明眼眸微笑,“吴丫,我有相识之意,以后定要请教老先生。”

      吴丫神情疑惑。

      曲明笑言,“你有帝器在身,一定要小心!”

      “各大宗门都会眼热。”

      “谢谢盟主提点。”吴丫神情自然,高悬之心悄然回落。

      曲明面上诚恳,“手中帝器,可否让我看看。”

      “好!”吴丫取出乾坤尺,双手递给对方。

      三位副盟主也心神感知。

      曲明接过后仔细查看,黑尺质地乌黑,布满白色符文,他脸上神色变幻,自语道:“帝器,果然不凡!”

      “使用此尺需要极高悟性,难得吴丫心思灵敏!”

      他将黑尺交还吴丫,笑道:“先前或有误会,相见即是缘分,宗门有一套尺法,应该适合你。”

      言毕笑看顾平。

      “尺法?”

      柴优尚、屠应两人极其诧异,那尺法原为顾平偶然获得。

      两位副盟主都看向曲明,暗自纳闷,“总感觉盟主有些古怪。”

      顾平取出一块山玉,神色平静,“这套尺法,禁制已抹去,以灵魂力查看即可。”

      吴丫小心接过心有感激,“谢谢几位盟主!”

      ......

      灵境城,城市繁华,花草繁茂植株挺拔,然而秋风萧瑟,落叶如蝶共舞。

      本是金秋盛景,有些街道却异常冷清。

      街道转角处,一个宝器商行占据较大门面,此时有人正在拆除。

      咔嚓!

      万宝行牌匾瞬间遭受磨灭,化作碎屑。

      “不!”

      咳咳,地下有一名老者眼眸绝望,脸如死灰,“你们,杀了我!”“我不想活了!”

      “想死,有何难?”

      言说之人英俊不凡,无尽潇洒却神情冷漠,他踩踏之脚稍微用力,老者顿时惨呼,口鼻喷血!

      “雷落,你四处作恶不得好死!”

      “咳!”老者胸骨塌陷呼吸困难,突然,剧痛自双脚传来,两处膝盖骨已然碎裂。

      老者瞬间昏死奄奄一息!

      这时有清丽女子走近,正是轻语。她神情不耐烦,“师弟,你太磨蹭!”

      雷落尴尬而笑,“师姐,斩杀多无聊,就该如此惩罚。”

      “我们快和傲天师兄汇合。”轻语姣好容颜有无奈闪烁,“高阶丹药、上品灵器、宝兵......唉,头疼!”

      轻语思索之时惨呼传来,雷落干净利落快速补剑,老者几人缩身如虾,转眼气绝。

      “无趣!”雷落手中之剑不染腥气,鲜血瞬间滴落,寒光如镜。

      他眼眸微笑,赞叹道:“好剑!”

      偶有行人经过,他们都是闪躲。只有三人停下,一对老夫妻,一名平凡少女。

      少女眼眸明亮,看着老妪心有郁闷,“为何不让我置换身份?”

      老妪只看着雷落几人离去,克制周身寒意散逸而出,面容冷静。

      她看向老头,双眼有杀意闪烁,“无名,我来动手?”

      老者神情温和,“袭杀如此人物,意义不大。”

      “不过和往日一样,将他们引至角落,这三人交给我!”

      花魂鬼笑,“好,其他人我来!”

      刚说完君如岚已缓步而去,神情憔悴。她心中总有矛盾,“我竟然斩杀昔日同门!”

      柱香时间,城市上空有五道虹光飞掠而过。

      “看你如何跑?”雷落身影灵动速度奇快,追在最前。

      雷落身后相继是轻语,傲天,还有两名中年并肩而行。

      眨眼间,几人已追至郊外密林,不见敌方踪迹。

      “让他逃脱了?”雷落缓步走近,眼眸疑惑。

      “不可能!”傲天已然靠近,风度翩翩。

      咻咻!

      轻语和两名中年也没入密林,四处查探。

      两名中年唯恐三者有失,守护在前。

      两者身形偏瘦相貌堂堂,衣裳容貌一致,气机内敛则律踏步,绕树而行神情警惕。

      两名王者竟然是双胞胎!双方互为影子!

      “星波,敌手擅长袭杀,我们要小心。”

      “星荣,化影护我,寻机而进!”

      外界阳光明媚,清风微凉,密林深处光线缕缕,枯叶随风飘旋,先觉寂静清心,后觉危机四伏。

      啵!

      “该死!”星荣心内低语眸中惊异,飞旋之叶竟然割去自身一缕黑发。

      “遁隐!”

      “呼,可恶!”星波被光线割开肩膀鲜血溅落,他胸中郁闷神情震动,凝神搜寻之时感知身后异样,危机来临!

      同时间,密林中偶有惨呼传来。

      “不好!”星波回身出手,剑身乌黑曲折锋锐,毒气萦绕切入时空!

      周遭林木芳草瞬间枯死,零星野花被黑烟点燃!

      然而,噗!

      穿透之声像风一样轻柔,就如情人抚触胸膛。

      星波心口有疼痛扩散,浮上灵魂抵达双眼,他感觉身躯瞬间泄气,眸光下沉之时身前剑尖异常突兀。

      黄绿而无光泽,不沾污血!

      “感觉,好痛!”星波脸色暗淡,灵魂连同肉身悄然而散。

      “哥!”互为影子心有灵犀,星荣灵魂颤动已察觉兄长陨落。

      他眸光阴暗和林木融合,呼吸轻微杀意潜藏,追寻气机欲一击必杀,为星波复仇!

      密林深处,阵风有力拂过,哗,枝叶颤动,浮光闪烁林木偏移,光线随之折角。

      这不过大自然寻常现象,可是星荣心生警觉。

      昏暗光线朝其身刺来!

      他游身而动,隐身闪躲,咔,不少古木粗枝被切断,轰然落下。

      “可恶!”到目前为止,敌方并未露面,然而己方兄长已莫名身死。

      星荣脸上尽是悔意,“不该追来,陷入险境。”“猎手遭遇反杀!”

      他在密林里环形飞掠伺机外撤,同时搜索宗门三名天骄。

      天空有云彩汇集,林中阴影扩散,当星荣闪入其间,他瞳孔瞬间收缩,本能出手!

      星荣引动双环诡异袭杀,锁定周遭扰动暗影,旋切、弹刺!

      噗噗,轻微声响处,古木相继腰斩瞬间倒塌,黄绿之叶如万千栖鸟受惊飘飞。

      突然!

      暗影里有真身浮现,眨眼之间敌人引剑而进,飘忽无踪轨迹难测,他以剑尖透入飞旋之光,摆手之机将双环甩在地下。

      “你是谁?”星荣目露惊骇,双环和自身已失去联系!

      来人年老沧桑,移动之间虚影重重,刹那已然近身!

      “不!”星荣右手横掌直切,漆黑指甲割去对方咽喉,左掌中途变抓撕去心口。

      嘭!老者并未鼓动防御,硬抗攻击。

      “嘶,老狗该死!”星荣剧痛弥漫之头颅,手指连心,他已感知双掌指骨尽裂!

      怒意鼓动胸膛,他不顾双手跃身前冲,欲将敌人震飞!

      “呼,啊!”

      星荣面容苦痛瞳孔收缩,咳咳,他垂下头颅,一柄剑透体而过,惊恐还未完全凝固,身躯已化尘埃!

      咻咻!雷落、傲天、轻语三人相继靠近。

      只见老者安然而立,目露笑意,“你们都到齐了,很好!”

      雷落提剑朝前,神情冷漠,“你是谁?”“告诉你,年老痴呆,我照样踩!”

      “引我们到此,意欲何为?”

      无名神色平静,眼眸深邃,“杀你,也踩你!”

      雷落怒火涌起,“老狗,这里风景优美,埋你最适合了!”

      “受死!”言毕雷落挥剑而斩,剑光闪耀,剑意沸腾林中卷起暴风。

      “雷落师弟,小心!”傲天,轻语觉察老者实力不凡,气息诡异。

      嘭!

      无尽剑光喷涌,无名身上剑意逆转,璀璨华光绽放之时攻击瞬间溃散,连衣裳都未沾染。

      雷落遭遇震动连连退步,撞倒不少林木,血气翻涌嘴角溢血,他心神震惊,“可恶,防御太恐怖!”

      双方同为人王中期,自我却无法攻破敌身!再来!

      雷落游身而进运剑而出,剑气排山倒海眨眼便将老者笼罩。

      无名笑意内敛挥剑直刺,磅礴剑意随之涌起,啵,敌手剑气被扰动,震散,剑光飞溅如雨!

      雷落被震飞,就像断线风筝!

      无名形如脱弦之箭,嘭!他将雷落撞去古木,深深嵌入其中。

      “师弟!”傲天双眼有杀意奔涌,然而却不敢挪步跟进。

      老者抬脚踩住雷落胸口。

      咳咳,雷落连连咳血,眼眸阴毒跳动,“我乃圣剑宗核心弟子,来呀,有胆就杀我!”

      “该死,啊!”

      雷落面容通红,胸骨塌陷,只觉呼吸急促灵魂剧痛,口鼻有鲜血淌下!

      “杀你,有何难!”

      “唔,哇!”雷落再次惨呼。

      傲天、轻语提剑而近,满心震惊杀意卷起,“可恶,住手!”

      无名不顾,神色平静老气横秋,“斩杀无趣,就该如此。”

      雷落眼眸血红,倾力挣扎然而周身难以动弹!

      眼见老者双目异常冷静,火烧之脸冷厉上浮,他心有绝望,“你敢!”

      轰!

      他只觉天旋地转,世界刹那灰暗,地佑和天佑相继崩落,周身灵力瞬间空荡!

      “你废我修......为!”言语未尽,雷落已然昏死。

      “老狗,我们必然杀你,圣剑宗不会放过你!”

      傲天和轻语两人怒意难抑,浑身发抖。

      雷落从树洞软软倒下,无名弃之不顾转身看向眼前两人,“雷落已沦落为废物,天材地宝也难挽回。”

      他缓步而行眼含笑意,“现在,该你们了!”

      “我不会磨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