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六十路初撮

      “转告王子,如果他有兴趣,改天一起玩车。”

      “其他的就算了。”

      秦昱没考虑多久,就拒绝了昭阳的提议。

      置换等价或溢价百分之10~20,与他而言毫无意义。

      全球限定唯一版,夏风九五至尊黄金版。

      仅凭这两天,就不是单纯用钱能够衡量的。

      夏国风的定制车,还是留在夏国的好。

      迪迦王子想要,找兰博基尼给他定制一辆迪迦版的好了。

      想交朋友,欢迎!

      打他车的主意,还是算了。

      至于对方王子的身份,需不需要顾忌…

      开什么玩笑,他再尊贵也只是迪迦国的王子。

      跟我老夏家有什么关系?

      “好的,我会传达秦少你的意思。”

      电话那头的昭阳满脸苦楚,两头他都得罪不起。

      这王子要是被拒绝,不高兴了。

      还不得拿他撒气。

      ‘我是招谁惹谁了我?’

      小昭委屈。

      ……

      把程曦雨的号码和地址发给昭阳。

      挂断电话的秦昱没了睡意,翻身下床。

      眺望窗外,视线所及白雪皑皑。

      下雪了!

      穿好衣服,套上防风夹克。

      秦昱走出酒店,踩着雪向外走去。

      咯吱,咯吱~

      酥软的积雪踩起来很舒服。

      凌晨5点的克里姆林,还在安然沉睡。

      很快,宁静被清扫积雪的队伍和机械打破。

      秦昱的电话再次响起。

      “你在哪儿?”塔莉莎吐字不清的问道。

      “酒店…”

      秦昱皱了皱眉,道:“你喝了多少酒?”

      “不用你管,我…我要回去了,待在你的酒店吧!”

      ‘嘿,小妞,要一起去玩玩吗?’

      ‘我们会带你……’

      电话里传来杂乱的声音,骤然挂断。

      眉头紧蹙,秦昱加快脚步向奥林匹克体育场的方向跑去。

      他所在的酒店距离体育场不到1公里。

      两者相当于紧挨着。

      电音节刚刚结束,放眼望去门口到处是人。

      略微思考后,秦昱冲向停车场。

      “放开我。”

      看到被两个男人抓住,右脸略微红肿,形象狼狈的塔莉莎。

      刚刚赶到的秦昱松了口气。

      “小婊子,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眼眶发青的毛熊恶狠狠的看着她,举起拳头向她的腹部砸去。

      啪!

      秦昱抓住对方的手腕,笑着说道:“伙计,打女人是不对的。”

      停车场外,右手叉腰,全身裹在长款羽绒服内的男子。

      收回迈出的脚步,再次把身影引入黑暗。

      ……

      三个酒精上头的毛熊躺在地上呻吟。

      秦昱扛着醉过去的塔莉莎,把她放在副驾驶。

      从包里取出钥匙。

      秦昱体贴的将她的裙摆向下拉了拉。

      嗡!

      引擎发动,秦昱向着来时的路驶去。

      就在蝰蛇消失不久。

      那名羽绒服男子再次出现,步伐稳健的走向停车场。

      刚刚苏醒的毛熊醉汉坐在地上。

      骂骂咧咧的放着狠话。

      “再让我见到她,我会让她知道男人的…”

      眼前的地面多出一双大脚。

      抬起头,看着容貌隐藏在帽子里的神秘人。

      “你又是谁,滚开。”

      回应他的是一只沾满积雪的巨大鞋底。

      砰。

      倒霉的醉汉,再次光荣的飙血昏死过去。

      回到庄园,穿着睡袍刚起的老乔正在客厅看报纸。

      看着肩抗塔莉莎走进来的秦昱。

      老乔懵了!

      “这是怎么了?”

      把人交给体格健壮的巴罗大妈。

      秦昱反问道:“你看不出她喝多了吗?”

      “我当然知道她喝多了。”

      老乔反驳道:“我是再问,你为什么不看着点她。”

      “你可是她的叔叔。”

      这句话令秦昱无法反驳。

      谁让自己是长辈呢?

      “对了,她受了点伤…小伤,别那么紧张。”

      秦昱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原以为老乔会大发雷霆,没曾想只是哼了声就完了。

      “雏鹰总要经历风雨才能成长。”

      老乔特别淡定的背着手,脚下抹油的滑向卧室。

      确定塔莉莎没什么事。

      脸上的红肿很快就会消肿,老乔这才放心。

      “好兄弟,想试试坦克的威力吗?”

      老乔搂着他的肩膀,用力晃了晃。

      “在你的国家,不会有这种机会的,来吧!”

      秦昱怎么可能拒绝。

      真男人,就该玩枪打炮。

      枪,他是经常玩的,战绩斐然。

      炮,还是第一次打。

      轰!

      前方的树干爆炸断裂,高大的树冠倾斜倒地。

      秦昱突然觉得,这是个高效砍伐的好主意。

      既有趣又便捷,就是有点费钱。

      “这里是控制杆,那个是油门,向前是…”

      在接受5分钟的理论培训后。

      老乔就把这台上一代主战坦克交给秦昱。

      由他在林子里随便开,漂移都没问题。

      秦昱的学习能力,令老乔和安德里惊讶不已。

      只是告诉他怎么开。

      他就能加足马力,开着坦克在林间绕树穿梭。

      难道他之前曾接受过坦克驾驶员培训?

      要是老乔明白,什么是挂逼的话。

      或许更能理解眼前的画面。

      【老司机】的效果,不仅作用于普通驾驶。

      这也是他握紧操纵杆后,才发现的细节。

      从坦克里出来的时候。

      昱哥已经在想,飞行员是不是也能兼职一下?

      “时间不早,我们该回去了。”

      把坦克停在固定位置,几人乘坐大G回到庄园。

      塔莉莎此时正坐在门外台阶上。

      身上裹着毯子,手里端着杯热茶。

      望着雪地发呆。

      “宝贝,你该在屋里休息。”

      失焦的瞳孔重新凝聚,塔莉莎看着父亲。

      “昨晚我失态了。”

      “任何人都会有出错的时候,重要的是你从中得到什么。”

      老乔贴着女儿坐下,让她靠在自己的肩头。

      父女俩就这么肩并肩的眺望森林远处。

      此时的昱哥,觉得自己就像个2000w的超大灯泡。

      呆在这只会令人扫兴。

      溜了溜了…

      夜里,老乔、塔莉莎和巴罗大妈等人一起上阵。

      为秦昱准备巴罗的家常菜。

      在巴罗只有招待最亲密的朋友,才会准备这样的家常菜肴。

      “真的明天要走?”老乔想要他多待一阵子。

      能够和脾气的朋友越来越少。

      何况,他还没来得及好好招待自己的兄弟。

      他可是曾救过自己的命。

      如果没有他的话,不会有现在的自己和这一切。

      “老乔,我还是个学生,要以学业为重。”

      把各种佐料填入挖空的番茄,秦昱看向塔莉莎确保自己做的没问题。

      “你做的很好。”

      塔莉莎接过他手中的番茄。

      芝士焗番茄,有够别样的吃法。

      除此之外,还有蘸酸奶油吃的小元宝饺子。

      加酸奶油喝的红菜汤。

      用酸奶拌的奥利维沙拉。

      毛熊是有多爱吃酸奶,一顿饭四个菜是加酸奶的。

      ……

      所有菜肴端上桌,秦昱最爱的还是蘑菇炒饭和炖牛肉块。

      浓郁的汤汁和劲道的牛肉一起用勺子送入口中。

      越嚼越香,好吃!

      土豆焗蘑菇也不错,香甜可口,蘑菇的鲜香令人回味。

      席间两人又讨论了有关火烈鸟对冲基金的分红制度。

      老乔认为现在正是扩张的大好时机,他们需要保持足够的资金储备。

      秦昱也表示自己目前并不需要用钱。

      以公司的发展为重,另外有些事他需要和老乔私下单独谈谈。

      ……

      当夜,秦昱和老乔在他的书房谈了许久。

      等他出来的时候,老乔已经高兴的合不拢嘴。

      秦昱带来的消息正是他需要的。

      如果此次交易真的能够像‘信息’里的内容一样。

      火烈鸟根本无需对冲,直接以杠杆撬动最大资本。

      获利将是惊人的。

      不过,这么做的风险也极高。

      一旦‘信息’有误的话,他们将因此输的血本无归。

      “还是谨慎些的好。”

      秦昱的建议是,依旧按照常规的对冲操作。

      把不确定的风险对冲掉,获取能够确认的部分收益。

      这样虽然无法做到利益最大化。

      但却能保证收益,规避掉不确定的风险。

      “我也是这么想的。”

      激动过后的老乔,也重新恢复往日的冷静沉着。

      钱是赚不完的。

      就算无法做到利益最大化,他们的收益也将是惊人的。

      所以,没必要为了多出来的利润拿身价冒险。

      “明早我让塔莉莎送你去机场。”

      “好的,晚安。”

      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秦昱刚拐过弯就被一个身影拦下。

      穿着真丝吊带短裙睡衣的娜塔莎靠在墙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