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污视频下载app下载

      有时候迷茫甚至难过而又恰好遇到雨天的时候,总会自嘲地想着:自己果然是主角。

      毕竟,影视剧作品里,每逢主角不开心的时候,总会赶巧遇到暴雨天。

      或许是因为我的心情还不算特别差,又或许是我的咖位不够,在写下这段话的时候,窗外只是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而非暴雨倾盆。

      在我开书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份试用期的996主业工作,说实话,很忙,但是相对来说薪资还可以,对于一个刚出学校的大学生来说,已经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工资了。

      但或许诸位也猜到了,试用期过了,但转正没成功。

      理由很简单,三个月的试用期,我的成长达不到公司的预期。

      我没有过多的辩解,心知肚明这是事实,沉默地接过了离职通知单。

      从开文的那一刻开始,这本书的确占据了我相当一部分的精力,甚至可以说,占据了大部分……

      主业工作没有做好,干了三个月依然浑浑噩噩,我……我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了。

      这就导致了,原本以为安稳下来的心重新提了起来。

      或许有过相关经历的人知道,找工作这件事,是一件相当磨人的事情。

      而毫无疑问,这件事将会成为我日后的主要事项。

      这本书的成绩,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哪怕从我这个作者角度来看,这本书目前的成绩不足以让我全职。

      事实上,即便是这本书能有一个让我全职的成绩,我多半也会去寻找一份工作……

      这次的突发事件或许早就有了预兆,但我不得不承认,当局者迷,当时的我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只有当跳出这件事本身,重新回顾这件事的时候,我才能发现自己的愚蠢。

      不管怎样,我再度失业了。

      而这次失业对我来说,或许是一次警钟,它在告诫我要在本职工作和兼职中寻找一个平衡点,而毫无疑问,其主要精力,是应该放在本职工作上的。

      人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这本书,会继续更新下去,但我不能保证能够稳定双更了,更别提打赏加更……

      事实上,我还在为上架的章节而做准备……

      但有一说一,当我在深夜面对着这个发光的电脑屏幕的时候,我再度陷入了迷茫和惶惑,乃至后悔。

      写文是我的理想与梦想,我很高兴能得到诸位的认可。

      但,理想和梦想并不是现实,人最终还是要生活在现实中的,不是么?

      或许这本书在我主职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再开,可能会好很多。

      只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无论我写,还是不写,都非常难受。

      我当然知道,这段话放出去,恐怕能劝退不少害怕太监的读者,或许我应该装作无事发生,什么都不说。

      但这并不是我的风格。

      嗯,这的确有些中二和不理智了,成年人的世界是不能这么做的。

      深夜总令人多愁善感,总令人思考人生,总令人辗转难眠。

      反正这是萌新的第一本书,那就先任性一次吧……

      我没法保证这本书会不会太监,也没法保证这本书在之后能不能做到稳定双更,这是我的实话,也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们的事。

      尽管我知道,这可能会让我本来就难看的成绩更不好看。

      在我看来,网文写手和读者之间的关系很简单,就是商人和顾客之间的关系。

      做生意得讲诚信,讲究童叟无欺,货真价实。

      至少在我的良心没有献给某个不知名的邪神前,我自问确实做不到欺骗读者,尤其是欺骗从正文中不惜点过来追着看的读者。

      或许你相信我,可以点个自动订阅养着,或许你不相信……那我的确没有什么办法。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本书成绩越差,太监的几率就会越高。

      就算是为爱发电,那也是建立在有一定经济基础上的,但很可惜,我没有。

      尽管我同样想要为爱发电地把这本书写完,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可能。

      我得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得将精力放在主职工作上,先把主职工作稳定下来之后,才能再来考虑写文的精力分配问题。

      我接受996,因为我知道,或许我能找到机会上班摸鱼偷偷码字,但现在我知道了,至少在试用期内,这种想法最好不要。

      996+开文,我已经很久没有耐心地看过书了,床头的《克苏鲁神话》已经很少翻阅了。

      人的精力,真的有限。

      当然,我并没有说我会太监,只是说我可能会太监。

      从目前来看,存稿数量还行,至少还能应付上架的爆更,在找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也会尝试进一步改进时间管理。

      最后,弱弱地求个自动订阅,唔,我知道这很过分,但……

      三个月后如果没有500均订那就没有全勤,那就意味着,让我保持稳定双更的理由又会少了一个……

      我不需要打赏,我只需要均订、订阅……

      趁着夜深睡意朦胧,赶紧上传了这段胡言乱语,生怕醒来便诚惶诚恐地将其删去。

      不知不觉间,雨势转小,卡车声终于盖过了淅沥沥的雨声。

      写于 深夜,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