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猫咪3.0苹果

      与那狐季姬的多愁善感截然相反,年纪稍幼的陆允,却纯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

      因狐季姬身体不爽利,申生在宫中刚一熟络了,便又总缠闹着没个消停的时候。国君思前想后,总觉不好再给她添负累,于是便带着申生去到陆允寝殿中安置。谁知当他赶到允安人别苑的时候,却见那里四门大开,吃完餐食留下的一应器具也无人收拾,堆得满屋子都是。羚趾在殿中呼呵了良久,又里里外外找了三圈,却连个鬼影都见不到,于是忙将国君引入内室暂歇,并差人出去打听,余下的寺人们则留在殿中收拾。

      在内室中等了大半天,眼看天都快黑了,那出去的寺人才赶来回报,说允安人竟是带着殿中众人到花园中捉鸭子去了。

      “捉鸭子?”国君听到万分讶异:“这宫中哪里来的鸭子?”

      “正是!”寺人低声回道:“听说是从宫外飞来的野鸭,今日午后落在了安人寝殿的屋檐上。安人见了心烦,非要将它捉了。谁知那野鸭性子机敏,竟越追越远,现下已经跑到后花园去了。”

      “你没告诉她国君还在殿中等着吗?”羚趾没好气地问道。

      “小人怎敢不提,可那允安人……允安人说……”

      见那寺人迟疑不语,羚趾忙追问道:“说什么?”

      “小人不敢说!”寺人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陆允最是没规矩的,说话也从来没有顾忌,寡人早就习惯了。”国君面无表情地说道:“今日她又说了什么胡话,你倒是给寡人学一学!”

      “这……”寺人颇感游移。

      “说罢,恕你无罪!”停顿了片刻,国君又补充道:“但若学得不像,寡人可就真要怪罪了!”

      “唯唯!”寺人脸上挂满了汗珠,低声地清了清嗓子,随即回道:“安人说,‘我道为何今儿一大早便有雀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晌午还无缘无故飞来一只野鸭,原是有贵客要来!我本还嫌他们扰了我的清净,谁知这看起来不起眼的雀儿鸭儿,竟然还是天大的祥瑞!可怪我驽钝了,竟没有领会其中的真意!既如此,我更是得把它捉了回去好献给我们的君上,可不能让它给跑了!如若不然,君上要怪罪下来,你可能替我挨板子?’”

      当那寺人在复述陆允的回答时,寝殿外忙碌的众人怕听不真切,便都停了手头上的动作。当他的话音结束,殿中众人无论是何种姿态,都屏住了气息,用微弱的余光窥视这国君的反应,一时间寝殿内外万籁俱寂、如入永夜。那寺人不知是何缘故,头上顿时汗如瀑下,遂急忙顿首在地。

      时间如汗珠一般滴滴哒哒地敲在地板上,汇成了一道轮廓分明的巨型画卷。画面的中央正是如董泽一般清澈的湖泊,此时仿佛正有微风吹过,在烛火的照耀下,粼粼波光闪耀在近旁的廊柱上,颇有一番难以言说的趣意。

      “噗嗤!”申生饶有兴致地扫视着众人的反应,突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又看到父亲故意紧绷的面颊,便用手去摸了摸,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国君一直忍着笑不肯发声,看到申生天真无邪的样子,便假装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谁知他却笑得更欢了。如此一来,堂下的仆隶们也都有些忍不住,忙叮呤咣啷地拾起身旁的器物闹出些声响以作掩饰。

      “允安人年纪尚轻,是有些孩子脾气。等再过些年岁,自然就能稳重了!”羚趾急忙插话劝道。

      “你倒是会替她说话了!”国君抬头道:“不如这板子你就替她受了吧!”

      “君上可别取笑老奴了!”羚趾额首道:“老奴不过是为君上分忧罢了,哪有替谁说话的道理?”

      “罢了!”国君摆摆手:“她这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生就如此。依寡人看,便是再给她十年,也注定与这‘稳重’二字无缘。既然她爱疯,就让她疯去吧!总好过那哭哭啼啼的样子!”

      “两位安人对君上自然都是极爱重的,只是情同形不同,不好当面倾诉罢了!君上心如明镜,自然是比老奴更明白她们的心思,也知要解开这心结,总不是一日两日便能成的,又何苦自恼呢?”

      “怎么能让贵客给我打扫庭院呢?”正说话间,屋外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紧接着便是杂乱的脚步声——不用问,这自然是陆允带着一众侍婢回来了。

      “你们这些懒丫头,快!把贵人们手里的活儿都替下来,可别让他们给累着了,万一要有个胳膊疼腿疼的,我可担待不起!”陆允说着话便走入了内室,见国君和大子正在榻上安坐,既不行礼,也没有止步,而是径直凑上前去,在国君周围好一阵围观,这才挑了挑眉叫道:“咿?真是稀客呀?我还以为是那奴才故意来哄我的,却不知果真有贵人大驾光临!”

      说罢,也不等国君吩咐,她又大大咧咧地跪坐下来,随意倒了一盏冷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随后又说道:“只可惜了。我这殿里这么多人,竟都是笨手笨脚的,连一个野鸭子都抓不住,愣是让它给飞走了,太可气了!”

      “你若真想抓它,寡人赐你的弓箭正好一用,放着让它蒙尘岂不可惜?”国君正色道。

      “那可不行!”陆允从侍婢手上抢来一块浸湿的帕子,随意擦了擦脸,又补充道:“若不是它无端飞来,也不会有如此贵客临门,可见它的确是个祥瑞。我要果真将它射杀,岂不辜负了上天的美意?”

      “偏你这张嘴,从来都是得理不饶人。”国君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假装愠怒道:“你这野丫头,一天下来身上便弄得脏兮兮的,哪里有一点主人的样子?若下次再见到你这样,寡人便真要打你板子了!”

      陆允对此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瞪大了眼睛凑上前来:“你今晚是要留宿吗?”

      国君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加遮掩,转头看了看申生,正要出言训斥,谁知她却凑上来炸了眨眼,说道:“想来这天寒地冻的,有客盛情来访,我也没有不留人的道理。只是我这陋室过于狭小,一下子来这么多人,真怕招待不过来,贵人请自便吧!”

      说着便站起身来,很夸张地行了个礼,嬉皮笑脸地言道:“小女子要去沐浴更衣了,贵人要一起吗?”顿了一下,她又眨巴了一下眼睛:“嗯!不去?那小女子就先告退了……”

      眼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搞怪,堂堂一国之君却无处插话,如今又被干晾在这里,还真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他无处撒火,只能指着陆允的背影,没好气地向一旁偷笑的羚趾问道:“你看看她!啊?这说的什么话?寡人是不是平日里太宽纵了,竟把她惯成这个样子?连起码的尊卑都没有……她眼里还有寡人吗?”

      “这是君上的家事,老奴一个下人,怕是也不好随意揣测吧?”羚趾强忍着笑声答道。

      “你也是!”国君用手指冲着他点了点,却没有继续再说。

      “君上教训的是!”羚趾躬身道:“可这夫妇,不是本就该如此吗?”

      “嗯,对!”国君很不服气地点了点头:“以后就请你替寡人做主吧!”

      陆允虽刁蛮任性,不过她殿中的侍婢们却恭敬得很。陆允刚刚离开,她们便已经把茶水果点都奉了上来,并一再解释,说“安人平日里并非如此,只是今日见了君上受宠若惊,心里定欢心得很”云云。国君并不理会这些言语,只粗粗地问了问陆允的近况,又嘱咐她们要好生侍奉,莫要让那丫头有磕磕碰碰之类的,一切都不在话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