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狄和他的三个儿媳妇

      “我想喝水,”凌晓灿从迷糊中醒来,一眼惊喜的看见了在床边的杨允乐:“谢谢!”

      “在隧道那里的时候,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你,为什么要救我,”杨允乐紧皱眉头,一股脑的抛出了这个问题,却又在后悔,连忙岔开了话题。

      “他们一共两个人,一个跛脚的,一个身材比较矮小。但我推测集采石不是他们全部的目标,”

      杨允乐死盯着凌晓灿支撑的双手,她似乎想坐起来,但他始终无动无衷。

      “我来帮你吧,”况仔更在意细节,他轻轻扶起了凌晓灿,又拨了一下她前额的头发。

      “乐哥,你看,都是因为你,连额头也被撞伤了。”

      凌晓灿的前额伤了很大一块,乌青乌青得,有些渗血的部位已经开始凝结成伤疤了:“小伤,没事。”

      “这叫没事,一个女孩子的容貌是最重要的东西,嫁不出去怎么办,”况仔话锋一转,

      “我不介意照顾你一辈子。”

      凌晓灿知道况仔爱打趣,也没打算理他。

      “是,确实是我的错,”杨允乐眼眸深邃,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算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没有说秦雨佳一句坏话,可见他用情很深。

      “喝水吧,我给你道歉,”杨允乐递过水杯,凌晓灿猛然发现,他无名指手上的戒指不见了,只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戒指印记。

      戒指是戴在左手的,可偏偏杨允乐用左手递过了水杯。敏感的凌晓灿马上回想起杨允乐本来就是个右撇子,右手空着,却用左手递过水杯,还刻意放慢了动作。

      是想告诉我,戒指已经被取下?他和秦雨佳完了吗?

      “你又在发什么呆?”况仔拉回了凌晓灿的思路。

      “没没没,我在想,这次发生的事情很奇怪,”

      的确,先是把信大张旗鼓地送到了凌晓灿手中,然后绑的人是杨允乐,最后又毫发无损的放了他?他们这一出是唱了什么戏?

      “无论如何,是我连累你受伤了?”杨允乐认真的看着凌晓灿的眼睛,似乎还有点心疼的目光。

      凌晓灿也意识到了杨允乐突如其来的改变,但是并没有拆穿:“可能我们都弄错了,我们都不是他们的目标,是……,”她也开不了这口,毕竟秦雨佳不管现在是不是,至少曾经是杨允乐的妻子。

      “是秦雨佳,”虽然事关秦雨佳,这次他却能做出理性的分析:“如果仅仅为了石头,他们完全可以拿了马上走开,却故意让你们说了那么多,起了争执。”

      “就像是,晓灿不是目的,我只是他们用来掩盖目的的,最终他们想要的人是秦雨佳。”

      说出这一切,杨允乐似乎如释重负,虽然强作镇定,仍然能看出他淡淡的忧伤。

      “乐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况仔智商永远跟不上节奏。

      “如果我没猜错,秦雨佳也是他们的人,只不过和蒋志一样,被踢出局了,”杨允乐说起来很平静,让人觉得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心痛,爱也一点一点在磨灭。

      况仔瞪大了眼,一声不吭,细细听着。

      “夫妻一场,我爱她,我不愿意怀疑她,我甚至在不停地挽留她,”杨允乐顿了顿又说:“可是没有用,从她回来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无论是说话的方式,穿衣服的喜好,甚至言语的冷热,和我爱的那个秦雨佳完全不是一个人,”

      凌晓灿知道此刻自己并不适合插话,但她仍然希望杨允乐能将自己的情绪绷住,不然她会担心自己再也忍受不了而说出真相。

      “他们让晓灿和她在我面前争执,无非就是想告诉我,秦雨佳不爱我,他们弃棋子了,我们也要把秦雨佳孤立起来,”杨允乐分析的很透彻,似乎是那么回事。

      “他们以为我会就地抛下她,让她自生自灭,但是我不会,爱了就爱了,就算她现在心里没有我,我也会试图去改变这一切,”

      “那嫂子会不会是被胁迫,然后故意这样对你和我们的?”况仔已经想不到更好的理由安慰杨允乐了,7年的感情,被秦雨佳一个逢场作戏总结陈词。

      “不是,她看我的眼神里,没有爱!”

      “恐怕从一开始,她的见我的眼神,都是黯淡无光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