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溪血砚

      费同胄也意识到自己正在对空气输出了。

      不过堂堂长老,化解尴尬的本领也是一流的。

      一通狂轰滥炸之后,他飘然飞回了殿顶。

      “在本长老的攻击之下,那些外敌已经从地下逃遁了!”

      “若不是担心他们调虎离山,你们会被灭门,本长老就算追到九幽黄泉也要灭掉他们!”

      天炎宗的掌门和长老们又不是傻子,哪能看不出来他这是为了掩饰刚刚失误的判断。

      根本就没其他敌人,您老可歇歇吧。

      心里这么腹诽,嘴上当然还是要附和的。

      “是是是,长老真是算无遗策!”

      “用心良苦啊!”

      “我天炎宗幸亏有赤日宗庇护……”

      望着那被炸烂了的群峰,众人都忍不住要吐血了。

      那些山头拱卫着主峰,每一座都非常重要,上面不是各堂的驻地,就是重大灵阵的阵眼,这下全毁了。

      想要重建,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与精力。

      合着敌人还没来灭门,您老先给我们示范了一次灭门的正确姿势么?

      这时候,姜城也终于复活了。

      “他,他怎么没死!”

      天炎宗掌门沙泰第一个看到本该身首异处的姜城重新飞起来。

      “什么?”

      费同胄豁然转身,表情就像是便秘了一样。

      对着空气输出了半天,结果一开始亲手击杀的人居然没死,这个脸是丢光了。

      “开始吧。”

      三眼虎说话都有气无力。

      它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按着输出,无论怎样挣扎也反抗不了。

      与其如此,还不如乖乖躺平。

      “干掉他们。”

      姜城也叹了口气,对它的遭遇表示很‘同情’。

      三眼虎领命,一道神魂波动向四周散出。

      这个世界安静了。

      灵台境四重的费同胄和其他人也没什么分别,都是一样干脆利落的被冲垮神魂和经脉气海,哼没哼一声。

      结束之后,姜城难得的对它说了声谢谢。

      “哎,大佬,你辛苦了。”

      “说实话,我也不想这样……”

      虽然三眼虎肯定又要大怒咆哮,不过它又伤不了自己,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次三眼虎没有动怒。

      它只是再次叹了口气,而后缓缓飞到姜城面前。

      “老兄!你老实告诉我,你究竟有多少张召唤符?”

      “还有,你就不能换个妖吗?”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

      被这样来回折腾,它已经没脾气了,有的只是无奈。

      “金龙王它不强吗?战猴王它不猛吗?还有那霜兔王身材火辣,她不香吗?”

      “雨露均沾行不行……”

      姜城哪知道为什么每次都是它,这都是系统安排的。

      他只能信口胡说。

      “因为你和我一样帅,可能是同样的气质互相吸引!”

      原本不停抱怨的三眼虎闭嘴了。

      它仔仔细细上上下下打量了姜城一遍,这是它第一次正眼看姜城。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很帅。

      帅得无论人族还是妖族的审美,都挑不出什么瑕疵。

      不过,那所谓的同样的气质互相吸引就拉倒吧。

      它在姜城身上倒是真的看出了和自己一样的气质。

      那就是无耻。

      “虽然你很有眼光,但你也知道越帅的妖越忙。本王日理万机,那边还有很多大事等着我处理……”

      还有很多兔小妖等着自己去‘临幸’呢。

      “你以后能不能少惹事,没事别召唤我了?”

      如果有人听到它这番话,一定会怀疑自己的认知。

      妖族都是以暴戾凶残著称的,喜欢的就是战斗和破坏。

      现在一头妖王居然苦口婆心劝一个人类安分点,实在太违和了。

      “这个,真不受我控制。”

      “是不可抗力……”

      “算了。”

      还没等他说完,三眼虎便摇头离去,小巧的身躯竟是飞出了一股落寞沧桑感。

      一时间,姜城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了。

      想想人家身为妖王,一定公务繁忙吧,耽误一下就是天大的事情啊。

      他却不知道,虎族有没有这妖王根本就没分别。

      甚至可以说,没了他,虎族还没那么乌烟瘴气。

      而且,这次三眼虎根本没飞远。

      它断定姜城还有很多召唤符,一定还会再次召唤自己。

      只是因为系统规则,它这个被召唤的又伤不了姜城,无法威胁他交出召唤符。

      所以……

      它眼珠转了转,最终决定拿姜城身边的人下手。

      搜刮完天炎宗之后,积分达到了6600。

      看着那积分,城哥就像是经过了一年辛勤劳动的农民伯伯一样,擦了擦额头并不存在的汗。

      “每一点积分的背后,都是外人无法想象的艰辛努力呀。”

      发出这样的无耻感叹之后,他点开了传送。

      咻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

      不远处,一直暗中注视着他的三眼虎中间的横眼差点惊掉。

      那小子人呢?

      飞仙门和天炎宗是没有传送阵的。

      不过,这东西倒也不算太稀罕,端木世家和赤日宗就有。

      只不过距离肯定没有飞云州那些更强宗门的传送阵更远。

      但问题是,刚刚姜城没用传送阵。

      三眼虎敢打包票,那绝不是飞行,因为就连它也飞不到那么快。

      瞬移也不可能,瞬移的距离不会超过百里。

      自己传送自己?

      这特么也太离谱了吧,它这个妖王都没那等神通。

      区区分魂六重,怎么可能?

      不过,就算你传送走了,虎爷也要把你的老巢给找出来!

      它的原计划是悄悄跟在姜城身后,找到他身边其他人,以此来威胁他。

      现在跟丢了,倒也难不住它。

      神魂一出,片刻间整个清澜府都处在了它的探知范围内。

      这一刻,清澜府亿万生灵都莫名生出了一种被探视的感觉。

      一时间,端木世家和赤日宗的那几位灵台境高手惊魂不定,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而那些修为低微者,只是一脸茫然的抬头望天。

      “可算找到你了!”

      “给大爷等着!”

      已经看到姜城身影,三眼虎嘿嘿狞笑了起来。

      当它气势汹汹杀到飞仙门时,姜城已经一脸陶醉的沉浸在众弟子的吹捧之中了。

      “我的天,掌门居然一天之内连灭三派?”

      “这也太惊人了,何等实力啊?”

      “有掌门在,我们飞仙门何愁不强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