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之魔法少女

      夏朝最具权势的男子,终于现身了!

      夏帝这话一出。

      全场骇然!

      那西厂厂公曹瑞更是紧紧咬牙,怒不敢言!

      要知道,自从这位少年皇帝,发动政变,登基以来,他就对朝廷几大派之间的斗争,历来采用制衡之术,从不偏袒任何一方。

      而如今.….….他竟然强势站队东厂这位新上位的年轻太监!

      别说周围这些大臣了。

      就连魏安本人也是懵逼的!

      莫非这位心思难测的小皇帝,终于愿意敞开心扉,将他魏安当作自己人了?

      只不过这种想法刚诞生,便被魏安立马掐断。

      帝王之心,最是无情。

      此刻表现出这番模样,不过是要依靠他,获取自身的目的罢了。

      他凝目望去。

      只见今日的夏帝,头戴帝冠,身着黄金战甲。

      搭配其气宇轩昂的模样,以及傲世群雄的气质,端的是雄姿勃发。

      可惜啊,最是帝王无情人。

      魏安心中叹道,在见识了夏帝各种手段后,他对对方只有防备,没有任何其他感情。

      夏帝先是深深的看了魏安一眼,随后来到曹瑞身边站定:“曹公公,朕的话,你听清楚了么?”

      曹瑞咬了咬牙,正要开囗,一旁的锦衣卫沈胤率先道:“回禀陛下,西厂今日有巨大的冤屈啊!他此刻痛苦难当,所以方才才失态了!”

      “哦?有何冤屈,说来听听。”

      夏帝回到龙撵之上,声音清冷的问道。

      沈胤道:“昨晚,曹督主麾下的八位大太监,被奸人杀害!而臣的属下,亲眼见到这位魏公公进入被杀害的曹副督主的府邸,并且还是以陛下之名。”

      夏帝冷冷的道:“是朕让魏安去曹志府上调查一些事情的,怎么了?”

      沈胤故意一脸沉重的道:“哎,然而,当魏公公从曹府出来之时,臣手下的锦衣卫进去查看,发现曹志曹公公已经身首异处了。”

      “莫非.…...…这也是陛下的意思么?”

      沈胤眼神锐利,如同一把钢刀。

      他这话已然有些逼宫的意思!

      是的,陛下你想让西厂八虎死,这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你总得拿出人家作奸犯科的证据来啊!

      你直接就派了东厂的人,去杀了曹志,这岂不是摆明了乱来,让朝廷各个势力,都人心惶惶?

      当然,沈胤真正的目的,是逼夏帝与东厂撇清关系!

      今日好将东厂这颗眼中钉,彻底拔去!

      此时此刻,夏帝也不由得眉头紧蹙,没有说话。

      “陛下,还是由我来回答沈都统吧。”

      魏安走了过来,凛然道:“西厂八虎,滥杀无辜,残害百姓,侵占朝廷田产、矿产、漕运,等各类资产共计三亿两白银!”

      “当年南方武林盟主,白绪飞之子,白真便是被他们谋害,此事险些挑起了武林与朝廷之间的争斗!”

      “这,还只是他们罪行的冰山一角!”

      “但就凭这些罪状,按照大夏律令,他们足以死上一千次了!”

      这话一出,全场震撼。

      西厂八虎作奸犯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事儿朝廷百官知道,夏帝知道,厂公曹瑞更是心知肚明。

      但关键是西厂渗入民间的网子太大,根本找不到实质性证据啊!

      近几年,在夏帝的示意下,刑部和大理寺联手,硬查到底,盘出了一些西厂罪证,但最终还是一堆替死鬼出来挡刀。

      那高高在上的西厂八虎,依然安享富贵。

      “呵,所以,魏公公不经由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的会审,就直接杀了他们?以武犯禁,超脱律法,乃是大夏立国最大的禁忌!”

      “我相信,这绝不是陛下的旨意!”

      “魏公公,你如何交代!嗯?”

      沈胤双目如刀,暴喝道。

      他这话不仅把魏安逼到了死路上,还逼迫夏帝跟魏安划清界限!

      大理寺卿徐忠进,也是走了过来,一脸激动的问道:“魏公公,您方才所说的这些,可有实质性证据?”

      他当然不太相信。

      要知道,他“徐铁头”为官清廉,不畏强权,奉夏帝之命追查西厂七年,至今手头都没有八虎的实质性罪证!

      夏帝亦是微眯双目,心思不定的看着魏安。

      说实话。

      从昨晚周密死后的一系列事件起,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十八岁少年了。

      他现在内心甚至期盼着,魏安能使出什么杀手锏,逆风翻盘!

      “魏督主!今日你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即便你能逃脱杀害八虎之罪,就凭你信口雌黄,诽谤我西厂,老身也绝不饶你!”

      曹瑞咬牙切齿,目光血红,宛如一同怒狮。

      此刻。

      全场气氛冷到了极点!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位黑发如墨,容貌俊美,画风截然不同的年轻厂公身上。

      只见他双手负在身后,神色悠然的开口道:“第一,本督没有杀八虎,杀八虎的另有其人。”

      “第二,八虎所有的罪状都已在我手,不仅如此,我还有人证!”

      “你既然你这么想要证据,那本督主就给你这个证据!”

      说完,他拍了拍手掌。

      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八虎是我杀的!我爹曹志是我杀的!西厂,罪该万死!”

      “魏督主和陛下,乃是为命除害!”

      听到这个声音,全场震骇!

      所有人回头望去,便是看见一名瘦骨嶙峋,面色惨白的高瘦太监,在一名东厂小太监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文轩!怎么是你?”

      曹瑞被惊得倒退一步,险些昏厥!

      原来,这高瘦太监不是别人,正是曹志之子,曹瑞的孙子,曹文轩!

      而这名小太监,自然是东厂新秀一一海大富公公!

      魏安嘴角上扬,这一瞬,他与夏帝的目光对视了一秒。

      魏安嘴角轻撇,好似胸有成竹。

      那意思仿佛就是......

      好戏,才刚刚开场!

      曹文轩身为西厂的三世祖,跳出来指证自己的亲爹和爷爷。

      简直是带孝子啊!

      此时此刻,群臣震愕,雅雀无声!

      就连那苦心积虑想搞事情的锦衣卫沈胤,都是有些错愕。

      曹瑞脸色更惨白了,大喝道:“文轩!不许胡闹!快回去!来人,将此人押回西厂!”

      厂公发令,周围几名西厂精英立刻围了上去。

      “住手!”

      一道冷厉的声音传来,众人心中一惊。

      正是夏帝发话了。

      夏帝迈着坚实的脚步,走了下来,来到了曹文轩跟前,温和的问道:“你叫曹文轩是么?西厂之人?有什么话,今日尽管说出来,有朕在,无人可以伤你!”

      可以,他果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魏安眯起眼睛。

      跟聪明人配合,还是比较省事的。

      他暂时什么都不用做。

      反正剧本已经编排好。

      客串演员小皇帝也已经进场,就看曹文轩这个主演怎么表现了。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