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小孩电影

      我将这件事讲给林佳音,她只回了我四个字:敬而远之。

      不愧是她,言简意赅,剽悍直接。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佩服她,高中的时候我就常想,或许她成绩优异的原因之一就是直来直往的性格,不喜欢的东西一概远离,少了许多麻烦,所以才可以那么专注且无畏。

      但是,我做不到啊!

      江思思一个讨好的笑,再耐着性子说几句好听的话,我就只能听她吩咐了。我好像天生就不会拒绝人,所以每每败给别人的苦苦哀求。

      还好,她也没让我做什么过份的事,包容一下好了。我也不想一进大学就和别人撕破脸啊。

      还是维持和谐的氛围吧,哪怕只是表面的。

      “对了,你们有男朋友吗?”祁乐问道。

      女生宿舍闲着没事的时候,总喜欢聊些八卦。

      我摇头,竟不知不觉想到了傅司文。他现在会不会还被家里人逼着去相亲呢?和那个女生有没有后续……啊啊啊!又烦躁了!

      刘恩玲安静地看着说,没参与我们的话题,但也配合地摇了摇头。

      江思思露出“我就知道”的笑容,不屑的表情转瞬即逝,紧接着也说了一句“我也单身。”

      我把她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还好那两个人没看见,心里隐隐担心,总觉得长此以往,咱们宿舍说不定有一天得干起来。

      可真愁人啊!

      “啊?你们都单身啊。”祁乐一脸失望,“还想着听你们的八卦呢,无聊。”

      我却来了兴致:“怎么,你这意思是有男朋友啰?给我们讲讲呗。”

      江思思也附和:“快快快,讲讲!小板凳搬好了!”

      祁乐羞涩一笑,倒也乐意分享。

      她和男朋友是高考结束以后在一起的,两个人之前算是相互暗恋,现在各自的大学也离得不远,能够经常见面,正处在热恋的甜蜜之中。

      我不免羡慕起来:“哇~你好幸福啊乐乐!”

      江思思不怀好意地打趣我:“怎么了?你羡慕嫉妒恨了还是空虚寂寞冷了?”

      “去去去!”

      “别害羞嘛!”她笑得更开心了,兴致冲冲地说,“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对象呀?我可认识许多优质男哦~”

      “打住!你周围的男生见惯了你的美貌,怎么还瞧得上我?”主要是我也没兴趣去认识。

      何况……何况我心里还有一个放不下的人。

      “安笙,我也认识很多单身男孩子呀!”祁乐也瞬间精神了,跃跃欲试,“我男朋友的兄弟就很不错,他……”

      “哎呀打住打住!你们怎么越说越来劲。”我笑着作势要打她们,“让你们打我的主意。”

      这两人一边躲,还一边联合起来开我的玩笑。

      “乐乐,快把你认识的男生都推荐给她。”

      “对对,我再去发个征友贴。”

      “哈哈哈好!谈恋爱就送大米送白菜那种。”

      “你们还说!”我挠痒痒的手速更快,毫不留情。

      我们三人闹得正开心时,刘恩玲默默地背着书包出去了,大概是去图书馆了。

      祁乐最先停下来:“快别闹了,把她都吵走了。”

      江思思却翻了一个白眼:“这还没上课呢,也不知道天天看书看得个什么劲儿。”

      我赶紧止住她:“快别说了!咱们才该向恩玲学习呢。”

      “切,无聊~姐姐睡午觉了。”

      我和祁乐相互看了一眼,心领神会,看来我们有同样的担忧啊。

      我知道总有一天会有矛盾,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这才第一周,两个人已经杠上了。

      “这才十一点,睡什么啊睡!”

      “已经熄灯了,就该安静。你想熬夜我没意见,能不吵着别人吗?”

      “吵着谁了?不就是你一个人在这儿找茬吗?!”

      “但你总是打游戏追剧一直说话一直笑,每晚都要等到自己想睡了才去洗漱,我已经忍你几天了。”

      “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干一架咯?!”

      矛盾纠纷不断升级,马上就要收不住了,我和祁乐看得心惊胆战,赶紧劝架,“好了好了,都是小事,大家心平气和地说吧,没必要吵的。”

      “就是呀,一个宿舍的室友,何必呢,别吵了吵了。”

      可是江思思不依不饶,非要争论出个高低上下,刘恩玲也认为自己没错,据理力争,两个人都不愿妥协。

      我干脆将刘恩玲拉出了宿舍,祁乐也就陪着江思思在宿舍呆着,走出去时还能听到后面不满的骂声,刘恩玲气得扭头往回看,我赶紧把她拉走。

      “你觉得是我的错吗?”

      我们在楼下的园子里逛着,刘恩玲一脸认真地问我。

      和刚刚气极了憋红了脸的样子不同,她此刻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眼里满是真诚,似乎从内心真的感到了迷惑,还有一点对自己的怀疑。

      她错了吗?

      下楼前我还在心里组织语言,打算劝她说话委婉一点,住在一个宿舍凡事都要包容一点,大家生活习惯不同是难免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可此刻,这些话我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我沉默许久,只能说出一句:“没必要凡事都追究对错啦,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过了就算了吧。”

      还好,这件事情真的算是过去了。

      只是两个人几乎不讲话,视对方为空气。但毕竟在一个宿舍里待着,我和祁乐夹在中间难免有些难做,努力想活跃气氛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算了,顺其自然吧。

      大学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课程也多了起来,还加入了各种各样的社团,我和林佳音都变得越来越忙,联系也越来越少了。说起来,我们都一周没打电话了。

      我也忙于自己现在的生活中,但偶尔想起来好久没和她说过话,就难免一阵失落。难道我和她的友谊也会像那些渐行渐远的俗套剧情一样?我不知道。

      好难过啊,我居然没有直接否定。

      或者成长就是这样,有些东西会在不经意间渐渐远去,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难以察觉,可一旦想起来,就控制不住地难过。

      想到这儿,我就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清脆悦耳的声音一如既往地透露出本人的女汉子属性:“干啥呀?爷忙着练跆拳道呢。”

      “没事儿,我就是……想你了。”

      好矫情的话,可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呀!她可能会被恶心到吧。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