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里那向日葵视频怎么拍下载

      接下来一段时间,夏景行每天都早睡早起,过上了标准上班族的生活。

      上午九点,准时来到位于软件园的手机公司,打开电脑,喝着茶,浏览新闻,回复各类工作邮件。

      用过午餐后,在办公室里休息半个小时。

      等到下午时分,去公司各个部门转转,露个脸,顺便和员工聊几句。

      偶尔会在五点半的时候,召集一众高管开半个小时简短会议。

      各项研发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他能指点的,也都指点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能交给时间了。

      研发工作他不插手,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公司人员组织架构、企业文化、规章制度等等的制定和调整上面。

      在他这个正宗的大股东、创始人、CEO没加入之前,手机公司兵不识帅,连前台小妹都不认识他。

      表面看是一切都井井有条,实际还是有很多无序和混乱。

      花了半个月时间,夏景行把整个公司架构给梳理了一遍,还和每一位中层管理面谈了一次。

      此外,他还抽了一天的工作时间,叫上所有员工,外出组织了一次团建。

      因为没有占用休息时间,公司全包费用,衣食住行都是高标准,员工算是见识到了公司的实力与豪气,所有人应该也都记住了夏总的名字和长相。

      …………

      …………

      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夏景行像往常一样来到手机公司。

      刚打开电脑,就接到了付绩勋打来的电话。

      “夏总,陈从武那边松口了,七千万美金的投前估值,融资三千万美金。”

      “答应他,马上签署合同!”

      付绩勋一直有在给夏景行发工作邮件,汇报谈判情况。

      融资谈判进行得比较艰难,陈从武团队把估值降到8000万美金后,怎么也不肯再往下降了。

      付绩勋断断续续找对方聊了四五次,一点点的磨价格,磨了半个月,也就才磨下来一千万美金。

      “夏总,要不然再磨一磨,再磨上半个月,我也把握谈到六千多万美金去。”

      夏景行觉得付绩勋的职业操守真是没得说,虽然是金领一族,但杀起价来,非常有“买菜大妈”的精神。

      但他可舍不得把宝贵的人才当作买菜大妈使用,在电话里讲道:“不用了,夜长梦多,做地图的标的还是相对稀缺的,再磨下去,给红杉抢先了就不好了。

      再说了,你作为一家2亿美金基金的管理人,哪能全把时间都放到一个项目上去。

      早点结束,你也好把精力移开,放在对外找项目上面。”

      付绩勋在电话那头笑了笑,“那好,听夏总你的。”

      挂断电话后,付绩勋联系陈从武团队,双方正式在远景资本的京城办公室签署了投资意向协议。

      惊蛰基金投资高德软件3000万美金,拿走30%股份。

      夏景行没有出席签约现场,最近他心思全放在了手机公司身上。

      …………

      …………

      京城一栋高档写字楼。

      一个三十来岁,戴着眼镜,脸圆乎乎的西装男子推门走进了一间办公室,怒气冲冲道:“北朋,有个不好的消息!”

      “怎么了?”

      沈北朋把目光从电脑上移开,投向了自己的合伙人张帆。

      张帆本科毕业于清华计算机科学技术,还获得了斯坦福MBA学位,在德丰杰任职期间,主导投资了百度、空中网和分众传媒,在中国风投行业里名气很大。

      他和沈北朋是红杉中国的创始合伙人,也就是真正的老板。

      张帆沉着一张脸说道:“高德软件已经接受了远景资本的投资。”

      听到这句,沈北朋瞬间不淡定了,站起身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最近几天的事!”

      沈北朋脸色不断变幻,他们红杉相中高德软件已经很久了。

      只是标的有点大,一次性要投几千万美金,再加上估值有些谈不拢,所以他们红杉就一直晾着陈从武团队。

      可晾着,不等于不投。

      这远景资本一下子截了他们的胡,不亚于把他们的盘中餐给抢了,怎能不令人感到气愤。

      沈北朋压着心里的火气,询问道:“他们投了高德多少钱?”

      张帆摇头,“陈从武很谨慎,只说跟远景资本签署了投资意向协议,别的一律没有透露。”

      沈北朋喃喃道:“好几千万美金啊,他们就这么急急忙忙的投了?不怕投资失利?”

      张帆摊摊手,“谁知道呢,夏景行多有钱,你又不是不知道。”

      闻言,沈北朋摇头失笑,“他钱多是不假,但摊子也铺得很大。惊蛰基金只有2亿美金,而我们红杉中国一期基金比他们还多四百万,有2.04亿美金。

      这不是一个比钱多的行业,比的是这。”

      沈北朋指了指自己眼睛,然后又淡淡说道:“让他嚣张吧,看他能嚣张得了几时,投资企鹅亏了12亿港币,都快沦为投资圈里的笑话了。”

      听到这,张帆原本因为不爽而板着的脸也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价值投资,你不懂。”

      沈北朋非常配合,点点头:“也对,我们这种身价的人还懂不起!”

      “你说,夏景行是不是故意针对我们啊?”张帆问。

      沈北朋想了想,点了点头,“有这种可能。”

      “他这有些不讲道理啊,又不是我们拿枪逼着孔伟他们。”

      沈北朋摆摆手,微笑说:“人太年轻了,有几分火气也正常,且由他去吧。”

      “就这么算了?”张帆疑惑。

      “那不然呢,你还想抢回去?”

      沈北朋摇头,“都是开门做生意,和气生财。”

      初听高德软件被截胡的消息,沈北朋还有点生气,但他现在已经想开了,犯不着跟一个毛头小伙去较量。

      因为真较量起来,年轻人傻乎乎的四处撒钱,截他们的胡,那工作就难开展了。

      倒不是他怕了夏景行,而是担心平白增添许多麻烦。

      张帆年轻几岁,有点咽不下这口气,他忿忿不平道:“如果就这么算了,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远景资本呢!”

      沈北朋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算了吧!大众点评那件事,我们也有点犯了行业忌讳。如今大家扯平了,就此打住了吧!”

      张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沈北朋之前的身份是企业家,持有上市公司携程的股份,早已财富自由。

      享受过财富、鲜花、掌声的人,对一些虚名以及财富都没那么在意了。

      而他不一样,一直从事的职业就是风险投资。

      之前是给德丰杰打工,现在红杉中国,算是他自己的事业,是他梦想起航的地方,成功与否,都牵扯到未来的声誉、财富。

      在中国的风投圈,他不算最有名,最顶尖的那一个,但一定是前几个。

      但现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都跑来给他上眼药了,叫他如何能忍。

      夏景行是有钱,但他认为那是傻钱,胡乱撒网。

      框架传媒,他打听过了,是陈宏带夏景行上车的,并不是说夏景行眼光有多高明。

      斯盖普,他觉得更多的是走了狗屎运。

      如今投资企鹅一事,就直接能看出,所谓的投资神话,究竟是个什么成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