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直播在线直播观看

      “这位黄老大,很仁义啊!”

      突然一个在看那张工作表的人,指着黄烁签名的地方,高呼出声。

      不少人被吸引,转头看去的时候,脸上表情无不精彩至极。

      随着黄烁的胜利,大家都清楚,这安善坊变天了,彻底的变了。和王狭不同,黄烁说过他是平民出身,也就意味着在宗门内没什么后台。

      这就意味着即便黄烁筑基了,极大的概率也不会有人收他为徒。不像王狭,筑基后几乎没什么变故,就必然加入斩孽峰。

      对于黄烁这样的人来说,最正常的路线就是筑基或开光期后,直接接受内务院的任务,外出斩妖除怪,积攒资源。如果能升入金丹期,就能在长老院混个位置,成为剑宗的顶级炮灰。升不上去的话,大概率会外放,去神威或侍剑当个新人保姆。

      但无论那条路,都意味着这个黄烁很大几率未来几十年都要待在这安善坊了。所以有些人的称呼下意识的就改了,认同了黄烁的地位。

      这时候再想起黄烁说的不要抽成,看到黄烁选的工作,仁义二字就塞满了这些人的脑海。

      正常的副主事,因为有分配工作的权利,往往都会把最好的工作留给自己和亲近的人。什么叫好工作?无疑是报酬高,耗时短,风险小,不累不难,全有不可能,但能占几样就算好工作。

      但黄烁给自己选的,不能算差,但也绝不是最好的,只能说是很普通,很中庸的一个工作。此等高风亮节,倒确实是这乌烟瘴气的外院中的一股清流。

      大势不可逆,很快就有人上前选定了工作,签下了名字。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战败的孙祺。愿赌服输,连续两次战败,彻底打散了他的心气。本来一直混在外院,也就不是什么要强的人。他反倒是第一个舍下面子,拥抱现实的。有了这个前老大的带头作用,后边就简单了。

      老人们本就相互知根知底,很容易分配工作。新人们嘛,虽然心底不服,但是却也再没出头鸟,老老实实先接那些最差的任务蛰伏下来。等探明了形势,提升了实力,再寻求改变。

      而这时,黄烁已经美滋滋的坐着祥云,奔赴工作地点了。

      黄烁真的那么大公无私么?那是屁话。只不过他选择工作的原则和其他人不同,很多别人眼里的好工作,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因为金手指的原因,对黄烁来说,一个好的工作最起码要有一个确定的工作场地,有一个值得偷取技能的好老板。满足着两条的前提下,才会考虑别的。

      所以他昨晚其实大半时间都在筛选工作,反正今天这么简单粗暴的分配方式也没浪费他太多精力。

      这些连筑基都没有的外院弟子,能从事的工作大都没什么技术含量。毕竟连法力都没有,技术活也干不了。而一些不需要法力的技术活,也轮不到他们。例如剑庐和药事房,简单灵铁的处理,低阶灵药的炮制,人家有专门收的学徒负责。就是大招之前被舰船接走的那一批,都属于技术工种。

      这些人地位也很特殊,筑基之前其实还比不上外院弟子,连剑宗的弟子身份都没有。但是他们干满十年后,如果还无法筑基,就会被遣返。回到凡间却都是各大势力的座上宾。

      没什么技术,空有把力气的外院弟子,一般从事的不过是些打扫,整理,抄录一类的简单重复的体力活。这类的工作对黄烁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选择。

      他挑来挑去,最后看中了一个脏活。

      剑宗六院生产性质的有三个院,除了最老牌,地位最高的剑庐,药事房因为和修行战斗息息相关,地位也不低,发展的也很好。但是还有一个,在剑宗内资历很浅,势力很弱,也算是新建的院,兽场,地位可就差得远了。

      兽场,顾名思义,是一个以饲养为主的院。只不过养的可不是寻常家畜,而是妖。

      之前大比那密布山林的小妖,就是兽场临时放进去的。

      诚然,宗门存在的意义就是斩妖除怪,保一方平安。

      但是妖啊,怪啊的,虽然本身是祸害,但对修行者而言,又何尝不是资源,是财富。

      妖怪一身是宝,血肉可以食用,气血充盈,最适合新人筑基。大妖体内就会凝聚妖丹,那可是炼器,炼丹最好的材料之一。另外,凝聚其先天神力的一些角,鳞,骨,爪,牙,可都是上好的炼器材料,能够极大地提升法宝的品质。

      修行者斩妖除怪,很难说得清到底是在保一方平安,还是为了自身利益的杀戮。也许两者皆有,只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巧合罢了。

      随着人族的强大,野生的妖怪,尤其是成了气候的妖怪越来越罕见。不得已,饲养妖怪近些年成了修行界的一种风向。

      剑宗追随潮流,也建立了兽场。不过时间不长,还处于摸索阶段。目前除了养了些小妖,供应全宗的肉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进展。

      不过毕竟也是个生产部门,也有产出。而且是现在修行界的潮流方向。所以兽场虽然地位比不上那几个大院,但也还算有牌面,起码还在长老院和外院之上。

      黄烁接的工作是个脏活,打扫兽场,搜集粪便。

      修行者的饮食是很讲究的,寻常的食物,连武者都嫌弃,更何况修行者。所以宗门内有大量灵田,种植着灵植。那些灵米,灵果,配合妖肉,才是修行者正经的食物。

      就和家畜的饲养差不多,这些妖怪也是要吃灵植才能保证生长的。通过饲养把低阶的灵植转化为效果更好的妖肉,这也是兽场目前存在的最大意义。

      而同样,这些吃灵植的妖怪,排泄之物也富含灵气和营养,是温养灵田,促进灵植生长的上好肥料。于是就有了黄烁接的这个工作,搜集粪便,送去灵田。

      这是一个危险且有些脏的活,所以在工作表上只能算是中档工作。但对黄烁来说,兽场是个明显的工作场地,管理者应该也是个明显的老板。这就够了,总比什么清扫台阶,打扫大殿一类工作看起来明确的多。

      而且,兽场离外院也近。这种需要大量场地,又是新建的院,都在山脚附近。

      黄烁驾着祥云,很开就来到了地方。

      一个两米多高,一脸粗犷的络腮胡,强壮的过分的大汉,接待了黄烁。

      “咦?换人了?哦对,大招刚结束。你小子能抢到来兽场的机会,看来实力不错嘛。嗯,这胳膊腿看起来有点力气,专门练过?”

      大汉拎小鸡仔一般,在黄烁身上又捏又拍的。

      “是,家里开铁匠铺的,也在剑庐的家族里当过学徒。力气还是有一把子的。”

      黄烁陪笑说道,颇有些上一世面试找工作的感觉,任由对方挑三拣四,还要小心应和。

      “行,有力气就行。小张,过来,这是个新人,你带带,看看成色。”

      说着招来个年轻人,来给黄烁介绍情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