嚎叫

      -

      奶奶的决定丝毫没有让人感到意外,她对我不仅没有爱甚至还带点莫名的恨意,因为我让她在白鹭峰没了脸面,况且她骨子里本就重男轻女,森垚哥才是她最喜欢的孩子,身体不好的安庭都算不上最爱。

      我上面不仅有森垚哥还有两位叔叔,的确怎么也轮不到我一个孩子来掌家,所以这事也难办!

      瞎婆婆赶来后家里阴沉的氛围一下子变了起来,她这次过来带来了一对兄妹,男孩子十八九岁叫元琛,女孩子叫元夕。

      听说她特别看中这两个人,自己膝下没有一儿半女,有意想把圆光术传下去,所以时常带在身侧。

      瞎婆婆的眼仁全部是白色,几年不见她一头银白色的头发盘在脑后,脸上从没有笑模样,若是不熟悉的人看到她会觉得很恐怖,我们早已看习惯没有任何感觉了。

      她的耳力尤为敏锐,在侧耳听了一圈后被元家兄妹扶到主位上座。

      奶奶见到妹妹到来忍不住流下眼泪,在这一刻心里好像有了底气一般,握着瞎婆婆的手好半天才憋了句,“还好你及时赶到了!”

      瞎婆婆不悦的皱着眉头,若奶奶是水那她就是熊熊烈火,单单气势上就能将人烧死!

      “哭哭啼啼的是干什么?!七公不过是失踪了,你这么一哭搞的好像死了一样!”

      奶奶虽然是姐姐但在妹妹面前丝毫提不起气来,用袖子擦干眼泪道:“是是是,人没找到也是好事,至少还有活着的希望。”

      瞎婆婆侧着耳朵厉声吩咐道:“谁都不许哭哭啼啼的!晦气!七公不在你连个家都拿不起来,这不是让小辈看了笑话去?”

      奶奶低着头像被训斥的孩子一般,无言抗争。

      瞎婆婆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安在不在?到我身前来!”

      我听到她喊我连忙快步走到她身边紧握住她伸出来的手,轻声唤了句,“婆婆。”

      她满意的点了点头,语气软了几分对我说道:“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你阿娘说当日你跟着一起进山了?哪里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碍事。”

      她已是上了年纪的老妪,可她有一双不符合年龄的手,手部皮肤细腻光滑要说是少女的手都不为过,这种反常的现象真让人惊叹!

      她安抚着轻轻拍了下我的背脊,道:“孩子,我知道你尽力了!你爷爷消失前有没有交代什么话?”

      我心里闪过一抹疑惑,她进来第一时间便寻我,现在又试图将话题引到敏感的地方好像有意要帮我一般...!

      我趁机回道:“爷爷说将烟斗交于我,还嘱咐我不能给任何人。”

      奶奶向来听婆婆的话,所以现在是借她力的最好时机!

      瞎婆婆没有任何思考的反应,直接点头道:“好!你爷爷的意思是要你来掌家。”

      这时屋内的众人震惊的瞪大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三婶陈霞率先站出来不满道:“姨娘,你这是在开什么玩笑?今安还是个孩子,我爹只是将烟斗交给她保管,怎么就是让她掌家了?她能掌明白个什么家?”

      二婶白霜思量了几秒直接站队三婶帮腔道:“弟妹说的也没错,我也觉得不太合适。”

      阿娘除了惊讶和担忧,什么也说不出来。

      奶奶见她们俩反应如此激烈,似乎不想在这个时候窝里斗,赞同的点头道:“如是,大霞和白霜说的也没错,老二老三都还在,怎么也不该让一个女孩子来承受这么多。”

      女孩子...!

      我心里闪过一抹冷笑。

      瞎婆婆一副心里有数的样子,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身旁的元琛交代道:“帮我去准备东西。”

      元琛下意识的看了眼暴风雨中心的我,恭敬的对婆婆答应道:“好,我这就去。”

      瞎婆婆对众人吩咐道:“现在找人才是关键,但若人找不到就必须遵循七公的意思!

      你们家只是靠山生活,家底有多少你们心里门清儿,日后你们一大家子还要继续生活,单凭进山这一点,除了今安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继承七公的本事!

      大姐,我倒想问问你,你说是老二能进山还是老三能进?”

      众人顿时鸦雀无声,爷爷平日里只带着父亲和我进山,二叔做生意是好手,但对于艰险的地势和什么能采没有任何经验。

      三叔更不用说了,走几步路都要喘半天的选手,别说进山了,上炕都费劲!

      奶奶为难的回道:“这...”

      瞎婆婆一副如她所料的表情,转头看向我继续问道:“今安,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是如何?”

      她将话丢给了我,虽然她的眼神里没有光彩,却依稀能够从她的话里行间听出一些试探的意味。

      如果这时候我表现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我想她不一定会力鼎站在我这一边。

      我掷地有声的回道:“如果找不到爷爷和阿爹我便替他们进山。”

      瞎婆婆满意的勾起唇角,“好孩子!”

      我感受到无数打量的目光朝我飞射而来,三婶眼珠子几乎要翻了出来,牙齿咬得咯咯响。

      母亲不想我做出头鸟,她刚要说话见我微微对她摇了摇头,她忧心忡忡的将要脱口而出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这时元琛搬进来一面镜子,将所有东西一一准备齐全,然后走到婆婆面前道:“婆婆,可以施法了。”

      瞎婆婆伸出手搭在元琛手臂上,他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缓慢的走到镜子面前。

      “今安,安庭,你们两个过来。”

      以前听说过一些圆光术的操作流程,脑海里联想到那晚恐怖的场景,心下担心安庭年龄太小会被那些画面吓到,连忙对婆婆商量道:“能不能换个人?”

      瞎婆婆即刻沉下脸,问道:“你是怕?”

      这性子风一阵雨一阵阴晴不定,一点不如她意她都可能翻脸不认人的样子,的确可怕!

      我摇头解释道:“婆婆误会了,安庭身体不好,我是想...”

      她心下了然的点了下头,打断我的话道:“倒是我大意了!

      元琛,你和今安站在镜子前,看到什么要记住,一切都是幻觉不要轻举妄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