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蒙上眼睛换人了

      感受到身后剑拔弩张的气氛,齐开缓缓转身,看向一脸桀骜不驯的德意志,以及在其身后,有些躁动不安的舰娘人群。

      “怎么,慌了?”德意志冷笑着,炮口不仅没有便宜,反而炮塔之中还传来了炮弹上膛的声音。

      “德意志!你疯了?”厌战脸色大变,一把将齐开拉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德意志的射界:“他是人类!我们是舰娘!你想干什么?”

      德意志什么也不说,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齐开,似乎想要从齐开脸上看出些什么。

      只是齐开的表情从一开始就是波澜不惊的,他静静地看着德意志,仿佛一口千年古井,看不出一丝波澜。

      “第一舰队。”就在气氛越加紧张的时候,齐开的耳机中传来了什么声音,随后齐开就开口说道:“方位37,拦截你们视野中所有的黑海,不许他们中的任何一艘继续向东方前进。”

      厌战回头看了一眼齐开,稍稍犹豫了一下,但还是重新将自己的主炮设定为待机模式,转头和其余五位舰娘朝齐开说的方向出发了。

      在场众人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了,齐开的命令就接二连三的传来:

      “第二舰队,现在把我们头顶的所有黑海侦察机全部打掉,然后派出战斗机保证威科岛的制空权,20分钟后我不想在我头顶看见任何一架黑海飞机。”

      “第三舰队,十分钟后跟随第一舰队出发,速度不许超过第一舰队。”

      “第四、第五舰队,和第三舰队一样,保证你们四个舰队速度的统一,在第一舰队抵达离岛50公里后通知他们返回,你们也一样。”

      “第六、第七舰队,黑海主力的坐标已经发给你们,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死死咬住他们。”

      “第八舰队辅助第六、第七舰队,不许你们交战,实时汇报黑海舰队的动向。”

      齐开说完,转身看向有些茫然的众舰娘,微微皱起眉头:“不是想要命令吗?命令来了,怎么还不动?”

      舰娘们依然沉默着,没有出声。

      “如果你们不信任我,可以。”齐开环顾了一下眼前的人群,最后把目光重新聚焦在德意志身上:“现在,黑海正在朝这里进发,你们完全可以不按照我的指令行事,就凭借你们所谓的经验,在这里,和黑海打一架。”

      “只是有一点,我想提醒你们。”齐开说完,话音突然猛地提高:“正如你们所说的。这是战场,是实战,不是演戏。我们要为自己所做的所有决策负责。我可以说,今天过后,因为我的指挥,导致学校收到的一切损失由我负全责。那么在场诸位教官,你们谁能站出来,为你们违抗命令,擅自行动所导致的结果负责呢?”

      齐开说着,缓缓走到德意志面前,将头放在那巨大可怕的炮管前,轻轻嗅着其中火药的焦味,歪头看向德意志:“是你吗?”

      德意志额头青筋跳动,舰娘原本脸上姣好的面容也扭曲在一起。

      在德意志身后,其他舰娘们三三两两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稀稀疏疏的开始了行动。

      现在没有人再怀疑这位新人指挥官是个胆小鬼了。因为就在刚才,他直接派出去了在场所有的舰娘,连一个保护他本人安全的舰娘都没有。

      无论是哪个指挥官,在哪个战场,对自己保留最低限度的保护几乎都是常识,毕竟没有人敢确保自己的计划万无一失。在战场之上,战局瞬息万变,没有人预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但是齐开却没有这么做。

      要么,就只能说明这个平日里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天才少年,不光徒有虚名,更是个彻头彻尾的门外汉。

      要么。就是齐开对自己的计划抱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自信自己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被怒火即将燃尽理智的德意志,在最后一刻还是收起了一炮轰死这个臭小子的想法,默默收回了自己的主炮。

      她被齐开编进了第七舰队,明面上看是这次战斗的主力舰队,也是主战场的负责舰队,所以虽然她还是对齐开有诸多不满,但是看在他愿意将她放在主攻手的位置上,还是决定听从一次这位年轻指挥官的命令。

      当然,对于这位新手提督的命令和作战意图,这些舰娘们还是不敢完全相信的。但是没有了人类提督的指挥,他们最多也只能算是作战经验丰富的士兵而已,所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相信齐开这一次。

      而在场所有舰娘离开之后,齐开冷漠的看了一眼她们的背影,脸上渐渐浮现出不屑的神情。

      “我猜你现在开始肆无忌惮的鄙夷我的同僚们了。”耳机中传来了刚刚离开不久的,厌战的声音:“估计是用那种谁看了都想打你一顿的眼神,看他们留在海面上的水花,然后牛气哄哄的哼了一声吧。”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齐开毫不留情的答道。

      “等了这么久,你等到的情报来了?”厌战不再打趣齐开,转头开始询问其齐开处的情报。

      实际情况上,齐开已经是威科岛上所有舰娘的临时提督,而最得齐开信任的厌战自然而然就成了齐开的秘书舰。对于自己的秘书舰齐开没有必要隐瞒什么,毕竟在关键的时候经验丰富的厌战甚至还能给齐开提供帮助。

      至于其他作战经验同样丰富的舰娘,齐开则对她们根本不予以信任。

      “嗯,胡峰刚才报告,黑海的主力已经找到,并且已经开始放弃向威科岛移动,转而向东移动。”齐开活动活动了脖子,抬头看了眼天上黑海舰载机绽放的烟花,离开了原地。

      “放弃向威科岛移动了?”厌战略微有些吃惊:“为什么?他们突袭威科岛,让岛上的舰娘损失惨重,花了那么大力气不是为了抢夺威科岛?”

      “当然不是,他们是在逃跑。”齐开解释道:“胡峰报告说,在黑海主力舰队中观测到疑似黑海主力舰娘的存在,但是似乎负了伤。他们奇袭威科岛估计只是想找一个落脚点,可是他们的侦察机却发现岛上的舰娘在一开始的混乱过后,开始在岛上不断聚集,所以他们最后选择了换条路逃跑。”

      “你把我们聚在一起待机是为了这个?”厌战微微点头,有些惊讶,也有些欣赏。

      “不全是,这只是诱饵。”齐开继续说道:“他们的侦察机最后会发现原本岛上聚集的大量舰娘开始移动,但移动方向不明,之后他们再也无法获得威科岛的制空权,从而侦查我们的兵力布置,你猜他们会做什么反应?”

      “不知道。”厌战干净利落的摇头:“我更担心这么明显的动作黑海会不会上当。明明可以把侦察机都打下来却偏偏在侦查到了所有情报之后才打下来,是不是有些演的太过分了?”

      “不过分,或者说刚刚好。”齐开笑了笑:“我们先假设这波黑海存在主力舰娘,那么这个有拥有智慧的黑海舰娘会从他们的侦察机得到什么情报?”

      厌战想了想:“人类仅存的菜鸟提督临时得到了所有舰娘的指挥权,但是却因为胆小懦弱差点引发舰娘们之间的内斗,不得已才将舰娘全部派遣出去。”

      “然后第六和第七舰队我给他们的是错误的行军路线,当他们追上黑海时并不会是从南方对他们发起攻击,而是西方。虽然会晚一些,但是一个新手错误判断了对手的航行速度,这很正常不是吗?”齐开耸了耸肩。

      “然后这群黑海会继续向东前进,直到发现在他们的东方有比追击他们的舰队还多的阻击舰队,于是只能被迫继续向威科岛前进。”厌战沉吟了一下。

      “而当他们抵达威科岛时,发现在这里等着他们的不仅仅有人类的提督,还有以胡峰为首第一批和他们交手,现在却经过补给休整过后的三个满状态的主力舰队。”说到最后齐开也忍不住笑了。

      “你耍小聪明一直可以的。”厌战捂嘴轻笑。

      “我的战论和战术课一直都是满分,沙盘推演还没有哪个人能从我手里拿走过一分。”齐开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你怎么保证黑海在被我们阻击的时候不会向北逃窜,而是乖乖自己跑进口袋里呢?”厌战略微思考过后问出了自己最后的疑问。

      “那是因为北方有从一开始就一直追逐他们的舰队存在。”说到这齐开似乎变得很生气:“没有这帮子自以为是的学长今天什么事都不会发生。等战斗结束我要亲自去看看指挥这场战斗的是哪个憨批,然后在毕业典礼上让校长把他除名!”

      “呵呵,那我就先预祝您作战顺利,提督大人。”厌战最后笑了笑,准备切断通讯。

      “还有一件事。”齐开挤在厌战切断通讯的一瞬间,又挤出了一句话:“被他们跑了也没事,作战失败也没事,没人会认真追究一个学生战败的责任,保证你的舰队别沉了就行。知道吗?我的意思是,和你一起行动的舰娘不能有一个回不来,当然,不是说要你非得保护她们的安全,我想说的是......”

      “好好好,我知道了知道了。”厌战又好气又好笑的打断了齐开的唠叨:“你刚才的言行,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蹭的累?”

      “我?”齐开冷笑一声:“扯淡......别忘了我嘱咐你的事情。”

      “知道知道,我的提督虽然年轻,作战经验少,但是平生最痛恨失败。作为他的秘书舰,我一定会给他人生中第一场战役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请相信我吧。”

      齐开沉默了一下:“谁关心这个,真肉麻。”

      说完齐开就结束了通讯。

      远处,厌战表情宠溺的摇了摇头,随后集中精神开始行进。

      而在齐开这边,绕了一圈,齐开重新回到了候考室,面对着满目残疾,他的脸上还是往日里那副冷冷淡淡的样子。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开始走上前,一点一点清理地上的碎石残骸。

      从中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清理而出,肃穆的为他们合上双眼,整理仪容。

      这些人的名字其实齐开都是知道的。

      毕业班200名学员的名字他都知道,不光知道,与这些名字一一对应的相貌他同样烂熟于心。

      只是现在,这些他熟悉的名字和相貌,有一些将永远的离开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