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丽缇色戒未删减

      咚!咚!咚!

      三楼之下。

      传出一阵整齐有序脚步声和严厉话语声。

      “快!快!”

      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巡捕第一时间冲了上来,全体人员神色高度警戒,一个个黑洞洞枪口迅速对准黑暗中。

      当他们定眼看清面前那片满目苍夷,断壁残垣的场景,皆倒吸一口凉气,心神大震,这是打过一场枪炮战么?

      地面凹陷的一处处小凹坑格外显眼。令人细思极恐啊!

      恰时。

      立在最前排的巡捕无声让开一条过道,从后走出两男一女来。

      为首的是巡捕局局长——宋安。

      身穿合身笔直的高级巡捕制服,肩上佩戴着黑色肩章,图案是一柄竖直垂下的利剑,周遭团团锦簇的是享有忠诚、正义、秉直之称的向日葵!

      众所周知,向日葵总是围绕着太阳生长。

      而大乾百姓就是那高高在上,滋养世间万物,无私奉献的红太阳!

      自大乾立国以后,将前朝大庆捕快一职精细改制。

      这一职业塑造得更加神圣化、理念化、忠诚化,潜移默化的灌输忠国爱民,正气刚直的伟大思想。

      “玄空大师,你有看出什么端倪来么?”

      宋安转身问向右手边的一位穿着朴素干净佛袍,手指轻轻捻动圆莹剔透串珠,脚穿普通千层鞋的中年和尚。

      这次。

      为了帮助滨海市搭建诡案小组的框架,京城特地派来两位高手。

      一位便是这个法号玄空的大师,出自西南地区,辛南行省,丽天市,著名的广理寺。

      自幼剃度出家,苦持修行,几十年来读遍三经六阁十八院佛典,有大智慧,佛法精湛,是上头好不容易请来的高人。

      而另一位则是名面罩寒霜,不言不语的年轻女子。

      一张狐媚瓜子脸,秀眉修长,肤白如雪,一头长长墨发用扎绳束成马尾辫,垂落在腰肢纤细的性感丰满臀部。

      线条流畅优美的双腿,自然并拢在一块,给人一种大家闺秀不可亵玩之感。

      玄空大师往前一跨,那双仿佛能看透人间沧桑浮沉的眸子,视线定格在地面一点点的殷红血迹。

      鼻子一嗅。

      人双手合十,平声道:“阿弥陀佛。宋局长,这里的阴气已然消散。如果不出贫僧所料的话,应该是有民间的奇人异士赶来降妖除魔的。”

      “虽贫僧常年在寺中修行,不理世俗红尘。但还是只言片语地从知客口中得知滨海市的鼎鼎大名,都说是藏龙卧虎,风云汇聚之地。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宋安一听这话,心里顿时舒坦极了,严肃的表情难得露出一抹笑容。

      既然玄空大师在夸滨海市是物宝天华,人才荟萃的宝地,那岂不是在变相说他这个局长厉害?

      毕竟能在这么极为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还当得上局长一职,本身就说明他有过人不凡的本领。

      俗话说,优秀是通过比较而来的。

      “哪里,哪里,大师,谬赞了。”宋安笑了笑,“白天二位还没来,手底下人没敢轻举妄动。等到从火车站将你们接来后,连给你们休息吃饭时间都没有,匆匆忙忙过来处理这件怪事,却没想到最后被人捷足先登。这让二位白跑一趟,实在有劳。”

      玄空大师微笑不语。

      适时。

      一直沉默的柳若冰忽然开口,淡淡道:“宋局长,这件事情可能并未结束。”

      并未结束?

      宋安神情困惑,不过稍一思索便想通背后的重要关节。毕竟能当上巡捕局的局长,本身就说明有极其丰富的办案经验。

      “你是说那脏东西与这公寓之间有着某种重大关联?!”他沉声道。

      柳若冰点点头,声音婉转动听:“大部分脏东西刚出世时,首要第一件事,便是迅速解决执念。只有强大执念消失后,接下来才会无规则的害人。”

      “既然这座公寓会出现脏东西,那么只有三种可能,第一是死者与脏东西有仇,第二是脏东西已经解决执念后,匿藏于此,暗中害人性命。而第三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这一连串话,听得宋安脸色阴晴不定。

      沉吟片刻后,他向身后人发下命令:“小刘,你今晚辛苦些,带一队兄弟暗中看住公寓。如果有可疑人物出现,即刻逮捕问话。”

      “小马,你也带支小队,把公寓老板等相关人员背景资料查一查。一个一个的上门问话,不要太张扬,但事情要办得利索。”

      两人俯首听命。

      各自忙活局长安排下来的任务。

      这时。

      宋安转过头,笑道:“二位,这次京城非常重视市里组建诡案小组的事,具体有关搭建内容不如我们先回局里再详谈吧?

      玄空大师双手合十,客气道:“理该如此。”

      柳若冰美眸眨了眨,默认同意。

      于是。

      三人走在前头。

      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四五位身背长枪负责保卫的巡捕。

      最终。

      相继坐上局里配置的黑色老爷车,绝尘而去。

      不远处。

      离水丽晶公寓百米距离的一栋楼房上。

      立在窗边的林克和赵老头目视他们慢慢消失不见。

      而后。

      赵老头收回视线,一副庆幸不已的样子,抚顺胸口,惊魂未定道:“小兄弟,幸亏咱们跑得快,不然把别人家公寓砸成这样,要是被逮住,不止要赔钱,搞不好还要去坐牢。”

      林克一脸懵逼:“!!!”

      十分惊奇赵老头的神奇脑回路。

      为啥子他每次观察事情的角度总是那么得与众不同?

      这时候。

      但凡是正常人首先不应该好奇那中年和尚与冷艳女子为什么会和宋局长在一起么?

      三人到底在讨论些什么?

      会不会是与脏东西有关?

      虽然破坏别人财物十分不对,但与上述的事情一对比,孰轻孰重,这不是一目了然?

      林克深吸一口气,目光深沉的看着赵老头,叹声道:“赵老头,你有时突如其来说的话,莫名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为何你会如此优秀?”

      赵老头眼神狐疑,问道:“小兄弟,我咋感觉你夸我的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

      “没有,一定是你感觉错了。”林克语气真诚无比。

      忽然!

      赵老头用力一拍大腿,老脸笑成一朵菊花似的,兴冲冲道:“对了,小兄弟,你说那秃驴和小娘子咋就与巡捕局的人混在一起呢?这其中肯定有古怪啊!”

      依靠在窗边遥望滨海繁华夜景的林克,本沉寂的心神瞬间大震。

      人眸中闪过一丝悲色。

      不再言语。

      二话不说扛起还在喋喋不休讲着秃驴事情的赵老头。

      极速往医馆方向掠去。

      他认为有必要用扑面而来的凉爽夜风让赵老头脑瓜子好好清醒,清醒,以便恢复往日的正常状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