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黑丝

      “幸好包没丢,不然吃饭的家伙都没有了。”

      短短二十秒内林钰狂奔了三千米,这样的速度也足够吓人了,幸好刚刚场面太过混乱。大多数人都没注意到奇怪的林钰。

      此时,林钰坐在归家的地铁中……

      “今天发生这种事,没法去面试了。对了,刚才混战时,林钰溜走前,方清芸交给了他一个盒子。不知道是什么,打开看看。”

      林钰拿出那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盒子,轻轻打开。盒子中是一个很普通的戒指,真的很普通。连花纹也没有,古铜色的,看起来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

      “靠,这不就一个普通的黄铜戒吗?一帮人抢的这么起劲,发花痴啊?”林钰随手拿起那个戒指,神情极为不屑。

      “嗯?不对,这个戒指对灵气有反应?”林钰赶快收敛住体内蠢蠢欲动的灵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满不在乎的欣赏着这枚古铜戒指。

      XX五星级酒店顶层,某总统套房内。

      “大小姐,这次本来计划你故意被对方抓住,然后查出到底是谁想对我们不利。没想到碰上一个臭小子,现在功败垂成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精干中年人懊丧的说。

      “安叔,不是抓住一个活的吗?有消息吗?”方清芸拿着笔记本,似乎在查些什么。

      “黄毛那家伙毕竟受过专业训练,嘴很硬。现在还在拷问中,还要点时间。”

      “这次的事情,警方好像对我们有所怀疑。你们要小心些。前面做笔录的时候,来了个国安局的家伙。明显也是个觉醒者,他应该已经发现我的身份。最近觉醒者越来越多。看来是要变天了。”方清芸抬起头,若有所思。

      “嗯,这次是大意了,还好我让人把监控录像修改过了。警方应该不知道那小子和黄毛的存在吧?”安叔明显有些不安起来,毕竟这家酒店还在C国境内。一旦被C国发现,绝是吃不了对他没什么好处。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估计这段时间会对我们进行监控。那小子的身份查到了吗?我总觉得他有点眼熟,好像在那见过。”

      “当然眼熟啦,那小子叫林钰。原来是我们家族旗下一个子公司的小部门主管。呵呵,你猜他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安叔笑道:“那小子今天是来我这里面试的,哈哈。可惜啊,我好像错过了一个觉醒者。”

      “原来是这样,安叔你把他的资料给我。他就交给我来处理,另外让家族再派点人手来,那小子是觉醒者不好对付。”

      “好,对了,小芸你上次给我的功法,我练了一个多月了,一点起色也没有。”安叔谄媚的道:“你看是不是再指点我一下?”

      “安叔,修练切记急燥,侄女我因为血脉的觉醒。才能在这一个多月里练到第一层。”方清芸安慰的拍拍安叔的肩膀说:“自从一个半月前,地球上突然产生灵气,我们家族的秘地开启。家族中的传承开放,但毕竟现在灵气刚刚出现,虽然还在增长,但数量质量上还是不多。目前只有我哥哥和我修练到了第一层。我弟弟估计十天后才能突破到第一层。安叔你也不要急,相信随着灵气增多,以后修炼会越来越容易。”

      “哦,是,是,叔叔是关心则乱,现在觉醒者越来越多了。不过修炼和年龄大小没关系吧?”

      “关系总有一点的,但关系不大,古时有很多高龄开始修炼。也能成仙成佛,最重要的还是功法和天赋。”方清芸笑眯眯的鼓励。

      “嗯,叔叔会努力的,那我先走了。上次的那批药材已经按照你的要求采购好了,明天就能第一批就能运往家族总部。你放心。”安叔站起身,边走边说。

      方清芸见安叔离开,也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凝望远处,神情凝重。“等有了那批药材,我修为的增长就能更快了吧?不过成也家族,败也家族,以后自由也可能更少了。那枚戒指先存放在那个林钰身上,毕竟谁也想不到,我会将家族宝物存放在一个臭小子身上。觊觎这件宝物的人实在太多了,很多势力都已经派人来殷市。”

      方清芸伸出如同白玉般的纤手,目光聚焦在一枚带着宝石的戒指。

      这枚戒指和寄放在林钰手上的那枚同样是昆仑山脚下一处山洞中被发现的。本来因为样子不出众,几经辗转。后来落入到一个超凡者手中,发现这两枚戒指居然对灵能有反应。

      现阶段对灵能有反应的事物实在太少太少,所以虽然搞清用途,方家还是将其从那名超凡者手中买了过来。但也泄露了消息,引来各方势力的觊觎。

      “那个林钰今天表现的身手不错,估计已经超凡入流了吧?不知道他是修行者,还是觉醒者,不过一个野生超凡大多都是异能觉醒者,以后的进步也有限。到是可以利用一下,到时我放出消息,说东西在他身上,就没人知道其实最重要的这枚在我手上,也算是丢车保帅。”

      另一边华夏殷市一个办公室内。

      突然传来“砰”的一声踹门的声音,紧随其后,传来一个雷鸣般的声音:“头儿,方家真够狡猾的。给我们的监控视频肯定是剪切过的,明显少了两个重要的人物。”一个短发壮实的青年,这青年长得浓眉大眼,气宇轩昂。只是这一刻,他的脸阴沉沉的,眉头微皱,眉宇间似乎酝酿着一团风暴。

      “那个黄毛和方清芸都不肯说话,这次的事情一定有问题”短发青年继续说道。

      “有什么问题?”

      “方清芸明明自己是超凡者,又和我们特事局有交情。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一不反抗,二不找我们特事局。反而像个普通市民一样,去报警,”

      “嗯,不错有进步,懂得思考了。两年前道门突然向国家汇报,灵气复苏的事情。随着越来越多的超凡者出现,一年前才正式成立特事局。但因为时间尚短,情报来源不足。所以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另派人去查一下方家从西边带了什么东西回来。”

      办公室的主位上坐着一西装笔挺的汉子,这汉子方耳短须,古铜色的肌肤,给人一种异常强悍的感觉。最奇怪的是他那双比常人大一倍的耳朵,显得有些古怪。他就是特事局华东区负责人,复姓“钟离”单名个“汉”字。

      “现在全世界的国家特殊机构都已经确认了超凡复苏这一事实,甚至已经有人提出新纪元的来临。”钟离局长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低着头,皱着眉头,点燃一根华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缓缓的吐出一团云雾。

      “在全世界有很多古老的家族、企业,都开始蠢蠢欲动。超凡者已经是各大势力追逐的新型人才,而超凡者们也在观望各国对超凡者的态度。而我国因为某些人或势力的原因,一直在诟病我国的人权问题。而目前这种争夺超凡者人才的竞争中,更是恶意诋毁,造谣。”钟离局长语气中渐渐略带怒气。

      “更有甚者,国内一帮数典忘宗的东西,也在颠倒是非,故意诱导大众。至使我们国内目前招募到的超凡数量很少。”

      “在这种大环境下,我们必须努力改变大众观念。”

      “不是啊,我们不是已经在军队找到了很多超凡者了吗?”短发青年惊讶的问道。

      “不够,远远不够,据科学院的调查研究,目前大约十万人里能够觉醒一个超凡者。而我国作为人口大国,你想想得有多少超凡?而我们目前又有多少超凡者在为国效力?而且越早觉醒,代表其潜力就越大,虽然不是绝对。但现在这一批超凡者在将来一定是国家不可或缺的基石。”

      钟离顿了顿继续道:“现在他们还有疑虑,所以我们要消除他们的疑虑,让他们明白国家不会背叛他们,会坚定的站在他们的背后。”

      “可就算这样,我们也不能放任那个蛀虫胡作非为吧?”短发青年委屈的道。

      “当然不是,对于国内的那些家族、古势力只要他们做的事,是有理有据的,我们就能接纳。总局已经和道门、佛门等古老宗门联系上了,并确定了合作关系。过一段,他们会派宗门弟子来为国效力。但是对方家以及其它的那些古家族,我们不能无证无据的对其打压,这会寒了民众的心。”钟离局长笑到。

      “可惜传媒部门不作为啊,不然何至于此。国家这三十多年来为了经济发展,确实忽略了很多重要的东西。比如公道,很早国家就说过媒体要起到监督的作用。”

      “可是那些媒体就知道赚钱,完全没有一点社会责任感在那里。一个省级电视台居然搞带货,不要1998,不要998,只要188。唉,这样街边叫卖的模式,不要说其中还充斥着假劣伪,如果让民众再相信?”

      “信任的基石要叠高,是何其困难,而想要信任的崩塌,又何其的简单?所以目前最重要的是全面提高国家的公信力。”钟离局长的声音坚定有力。

      “明白,钟离局长,您是给我作思想工作呢。放心,我苏某一条命就是国家的,国家的手指哪,我就去哪。”苏吉诚恳的说道。

      “嗯,我相信你。还有,你的修行也要抓紧,以后您肩膀上的担子会越来越重的。”

      “局长放心,我一刻都没放松过。我先去做事了,最近殷市来了不少外国人,总感觉有问题。”

      “嗯,我已经让华东其区调来支援你了,明天就会陆续到达。你去吧。”钟离局长,挥挥手。

      等苏吉离开后,钟离汉又回到桌位上,看着手中的资料,叹了口气。

      最近美洲、欧洲几个大型企业都有大动作。比如那些药企对外宣称开发新型药物,但这些项目之前都是被斥之去高楼,属于不切实际的内容。

      几家军工大佬更是斥巨资,完全不计成本,投入生物科技行业。

      而欧洲的约翰牛、高卢鸡、汉斯猫的高官秘密在梵地冈会面,第二天就有大笔资金进入梵地冈。数位资深红衣主教带着大批教众分赴各国,然后又消失在各大城市之中,钻进了深山老林。

      可恨的是,曾经从华夏掠夺了大量文物、典籍的各国,竟然向华夏要求派历史学家去帮助他们解读那些资料。而他们的理由就是这些是世界人民的文化,应该向世界人民公开。

      北面的北极熊据说联系上了黑暗议会,并极力拉拢东欧几国,秘密举行各种仪式,尝试唤醒什么东西。

      最高调的还是南亚的那头大傻象,直接在各媒体上鼓吹自己被神所眷顾,将很快恢复昔日的荣光。不过实在是记不得他们曾经有过什么荣光,他们也是最不被重视的一方,谁也没在意他们的宣告。

      还有东亚,都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些什么。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不管是那方势力,国家也好,资本也好,都半公开的招募超凡者。

      待遇极其优厚,送房送车送老婆,尤其是资本,完全已经无下限了。可惜资本一向公信力极差,道德问题严重,已经传出某企把超凡者当研究对象,出人命的都有。

      而国内资本也同样不甘人后,只是大环境下,藏的更深罢了。

      时代的浪潮即将席卷全球,变革无处不在,变革不可阻挡,博弈所带来的将是腥风血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