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视频写真

      新闻一出,舒艺之名,被很多人所记住。

      至于舒甫?

      报道中并没有提及他的真名,但却给了一个画面。

      那是在拍卖的时候,摄像师拍到的。

      不过,只给了一个特写,没有介绍名字,舒甫之前就说过不想出名,市台慎重考虑,没有多介绍。

      否则的话。

      以后想采访舒甫,人家更不一定理你了。

      反正二百万的冲击力已足够大,没必要一次放两个轰动性的新闻。

      他们只是市电视台而已,平时也无奈。

      因为看的人不多。

      如此劲爆的消息,先留着,以后找机会再爆,还能撑一个热点。

      。。。

      一夜发酵。

      次日上午。

      市报发行,《都市新闻》把今日最好的版面留给了舒甫的作品。

      大图。

      大字。

      两百万的标题,震撼人心。

      “我去,这新闻有点假啊!”

      “两百万,吹吧。”

      “果然,世界上傻子多。”

      “。。。”

      明山市电视台,市里人都很少看,央视、卫视不香吗?

      因此,直到现在,这个事件的热度,才算真正覆盖明山市。

      羡慕!

      好奇!

      一块木头,凭什么?

      “走,反正在家也是闲着,去博物馆看看。”

      “好呀!”

      “约几个朋友一起。”

      “。。。”

      正好今天周六,去博物馆也不错。

      。。。

      于是。

      明山市博物馆刚开门,就迎来了一次观展潮,馆长看得乐呵地不行,平常时候,来的人寥寥无几。

      因为的确没啥看的。

      风俗?

      文化?

      是。

      都挺不错,但本就是明山市居民,需要来这里看风俗文化?

      这种地方,一般是给外地游客来看的。

      看来,今日的入馆客量估计要破纪录。

      正美滋滋。

      一个男子推进们进来。

      “馆长。”

      “什么事?”

      “三厅爆满,挤了好多人,疏散都疏散不开。”

      “。。。”

      听到手下来报,馆长无奈,随着幸福来的还有这个烦恼。

      大家都只是打算来看看那个价值两百万的作品。

      不爆满拥堵都难。

      “限制客流量,一进一出。”他下达了开馆以来第一次限流命令。

      不得不说,这一刻,他很爽。

      一些限流的栏杆买来后,就从没用过,放在库房里灰都积了老厚一层。

      “是。”

      “。。。”

      人手不够,从博物馆其他部门调,执行限流措施,这才控制住三号展厅的情况。

      馆外排起了长龙。

      远处路过的人一看。

      “他们在排什么?”

      “不知。”

      “走,咱们去看看。”

      “。。。”

      不少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本着凑热闹的心里,也排队去。

      反正进博物馆也不收钱,跟着大家就对了。

      一时间。

      队伍越来越长。

      。。。

      这下可乐坏了市台和市报的相关记者,看来这个新闻可以吃好几天,摄像机架着,还对排队的人采访。

      昨日的电视台记者又采访了一次馆长,对于上镜,馆长十分开心。

      赵陨挺无奈。

      他是市报的。

      只能拍照以及文字采访。

      但也知足,由于是他‘率先’发的舒艺的文稿,于是相关报道工作也给了他。

      高兴中又有点无奈。

      因为报社想要舒甫的采访,可他根本联系不上。

      今早准备去舒艺店外蹲守。

      哪料,门口一个‘暂停营业,开业待定’的字样,让他铩羽而归。

      别家店铺,遇到这样扩大知名度的机会,简直是抱着就不想松手。

      而舒甫呢?

      毫不在意,溜之大吉,我的工作好难啊!

      。。。

      单婼家。

      客厅。

      “好无聊。”

      “暑假作业做完了,下学期的课本也看完了。”

      “。。。”

      以前天天去舒甫店里,懒觉的习惯都改了,现在忽然得宅在家里,她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不得劲。

      “咯嘣!”

      一口旺旺仙贝,自己的最爱,才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

      异星。

      祁恒山顶,一处混凝土墩上。

      “铛!铛!”

      敲击声响起,舒甫化身木工,在小型水电站的设计闸口处支木。

      此时,闸口的混凝土基已经打好。

      又不是大型水电站。

      只是一条六米深沟。

      四周岩石,坑坑洼洼,用钻头往下打两条小沟,立上钢筋,浇筑混凝土,一个闸口的基座就好了。

      剩下的更简单。

      支木。

      放钢。

      浇筑。

      施工进度极快,现在已经到了地面平齐,待把一些附属设施做好,就可以开始往里面安装发电机。

      半小时后。

      支好木。

      内部管线预留埋设完。

      “哗!”

      远处搅拌好的混凝土,用摩托三轮拉来,倒入高处的混凝土下料口,然后顺着管子流进模具中。

      阵动棒搅一搅,让混凝土凝实。

      十分钟后。

      完工!

      就等着混凝土凝固,出了一身汗。

      “噗通!”

      舒甫来到不远,一头扎进了无边际泳池。

      潜到池边才冒出头,舒甫低头看着手边悬崖,倒也不用担心垮塌。

      若遇危险。

      瞬间可传送回地球,然后在钱庄的绑定建筑里出现,只要不是秒挂,想要他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在清澈的池子里泡了会儿澡,换身衣服,瞬间来到了洛城宅院。

      “舒兄弟。”

      “奉家主。”

      “月家主。”

      奉长生和月冶结伴而来,明日手表交货,今日是来是说纸币的事。

      “哐!”

      一个大箱子抬了进来。

      上次舒甫给了两百张纸币,如今过去了十来天,分成终于送来。

      “舒兄弟,这是你本次的分成,一共两千五百六十金。”月冶道。

      虽然给人送钱,心里却很是高兴,这次拍卖他们家族赚了千金。

      一旁。

      奉长生有点小郁闷,因为给月家的那份需要从自己的分成里扣,但也没办法,他哪敢扣舒甫的分成。

      倒也还行。

      如此一来,自己躺着就把钱挣了。

      一切运输和销售,都是月冶在整,自己只派了几个人盯着一下财务方面。

      拍卖多少很透明,倒没有多少猫腻,也不排除月冶起小心思,但别忘了,还有舒甫背后的人看着。

      若有问题,人家第一个不干。

      “抬进去。”

      “是。”

      舒甫吩咐护卫道,同时心里一乐,又是两千多万的进账。

      尽管在明日的进账额来看不多,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两百张纸币。

      当时给了一千六百两,加上现在的,那就是四千多两。

      两百张纸,四千万人民币。

      技术差的钱,的确是好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