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漫画学校

      李月筝看着这张小纸条不敢相信的开口:“所以,我两是狗,她是爸爸?”

      田雨欣一副顿悟的表情:“噗哈哈哈哈,不愧是你陆枝枝,出国这么多年,没啥长进啊。”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枝枝说你跟沈楚易得事啊?”

      “昨天晚上我是想说的,但喝得醉了,等她面试成功过后吧。”

      沈楚易和田雨欣是在陆枝枝走后的一年在一起的,他就像是久雨难得的阳光,一点一点的温暖她的内心,把她宠成了一个小公主,跟从前相比,天涯寻的性格真的是一百八十度。最开始上大学时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小姑娘,跟江川分手后整日抑郁,最后遇到沈楚易之后成了骄傲的小公主。

      三年前。

      沈楚易废了半天劲搞到了田雨欣的微信,他从何斯年哪里知道了一些她的故事,也知道那段时期她处于抑郁期,每天早上定时定点的给她发句鸡汤,大概以为女孩子都喜欢美好的文字,还真被他猜中了。

      田雨欣很少回他,大多数时候更多的回复是谢谢。

      要温暖一颗冰凉的心是很难的,可他一点没觉得尴尬,即使是她不回消息。沈楚易比她小一岁,田雨欣完全不能接受比自己小的男孩子,即使只比她小一岁,小一天都不行。

      沈楚易:“我下个月周末来北城有事,到时候来找你玩吧。”

      田雨欣:“我下个周末有比赛。”内心想着看我说的对吧,弟弟就是这么幼稚,都大二大三的人了,还整天想着去这玩去那玩。

      沈楚易:“那我去看你比赛吧,能进你们学校吃顿饭吗?”

      田雨欣:“我们学校不让外校进,再说了食堂饭菜也不怎么好吃。”除了吃就是玩,还真的是个弟弟。

      沈楚易:“行,拿下周末我给你发消息,到时候不见不散哦!”

      田雨欣没在回复,他是不识字怎么的,话都拒绝的这么明显了。

      这段日子里,他还是会每天给她发消息,发鸡汤,讲讲自己的趣事,只不过会在晚安后加一句“真期待跟你见面。”

      到了下个周末。

      她竟鬼使神差的起的很早,她说谎了,今天明明什么事都没有,如果他不来这又会是个无聊的上个周末的复制粘贴。九点,还没有发消息,跟一个部门的学弟借了张校卡,万一到时候要用到呢,自己越来越奇怪了。

      许久后才收到他的消息。

      “我到你们校门口了,你有事就先忙,我在门口等你就好。”

      田雨欣故意磨磨蹭蹭的从寝室出门,在这之前花了一个小时照镜子,换了几套衣服,最后又换回第一套粉色的连衣裙,外搭一件卡其色的风衣,想来还是把米色的高跟鞋换成了白色的帆布鞋,毕竟是去见弟弟,大方得体,还得显年轻就再好不过了。

      初秋微风有些凉。

      离校门口还有些距离,田雨欣一眼就看见了门口的男孩,太阳悄悄的从云层里爬出来,明晃晃的亲吻上他的脸颊,真奇怪,就像是,他会发光一样。

      沈楚易高傲耀眼,普通的白色卫衣下笔直的长腿,休闲裤穿在他身上慵懒又不羁,看不清脸,一手揣兜一手拿着手机,拿起又放下,应该是想催促一下田雨欣又觉得这样不太好吧。

      田雨欣看着眼前的男孩,竟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缓缓朝他走过去,沈楚易像后脑勺涨了眼睛似的,猛地转过头来。

      四目交汇,空气中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声。

      旁边一个女孩盯着他好久了,或许是终于鼓足勇气带着姐妹上前来打招呼:“同学你好,我是大一外国语学院英语三班的王怡,能加你微信吗?”

      田雨欣看到先是一愣,然后看着他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方向,说了些什么,那两个女孩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她也不矫情,快步走上前去。

      微风起,不知是她长发还是风的味道,带着点点茉莉花的味道,令人沉醉。

      少年性感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不是说比赛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田雨欣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像薄荷一样的少女音温吞道:“啊已经比完了。”

      田雨欣在心里暗示完他只是个弟弟之后,抬起眸子,“那现在,你要进学校参观参观吗?”

      “再好不过了。”

      她递过去一张校卡,像脆藕一样白皙细嫩的手,牵起来一定很舒服吧。沈楚易忍住心中的想法,接过校卡,指尖触碰只一瞬间,两人像触电似的弹开。

      进了校门,沈楚易这才注意到校卡上的男人,长得眉目清秀,像极了小白脸,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醋意横发。

      “”这兄弟长得挺帅啊,你朋友?”

      “不算朋友,就一个部门的弟弟。”

      男人轻哼,话语间又嘲弄之意:“弟弟?”

      田雨欣也不是什么傻白甜,自是听得出其中之意,来了兴致,粉唇轻轻一勾:“对啊,比我小整整一岁呢,笑我一天的都是弟弟,幼稚的弟弟。”

      沈楚易有被冒犯到,话被堵在嗓子眼里,说不出来。

      田雨欣没骗他,食堂的饭确实一般般。

      当然,值得高兴的是,田雨欣带着他逛完了校园,风和日丽的秋天里,青春的少男少女肩并肩走在林荫小道,男孩阳光开朗,女孩温柔清纯,偶尔说说笑笑,路过的他们羡慕,说这是属于青春的亮丽。

      沈楚易开始频繁的去北城,来到了她的城市,撕碎了幼稚,来寻找他的归宿。

      李月筝说她就该是这样的,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好女孩,不知道如何向陆枝枝坦白是因为沈楚易是何斯年的好哥们,当年他们都以为是何斯年做了什么对不起陆枝枝的事情,才会让她丢下一切出国,甚至连何斯年都不知道。

      后来她们两还是从沈楚易口中知道的,这件事跟何斯年什么关系都没有,他也没做什么事,这么多年的拉扯,可能陆枝枝真的只是想单纯的结束一切吧。

      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也就断了联系,可以舍去何斯年的消息,好像这样做那个人就能在枝枝的生活里消逝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