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田咏美梦魔

      百花宴多是女子和年轻子弟参与的多,说是赏花,实则就是相亲,看看哪家和哪家的看对眼了。

      “……行吧”陆皇抿了抿唇,无奈道,“传我旨令,下月初的百花宴要求各大家千金少爷入宫一齐赏花。”

      道完又小声对着陈公公说:“最好是未婚男女,身上有婚约未成亲的也要参加。”

      “好了,你走吧。”陆皇又恢复了正常的声音。

      “奴才退下了。”

      陈公公在陆皇身边那么多年了,又怎能不知陆皇是想让玖王和澋泠参加,这满地的婚旨就可以证明一切。

      素杺居。

      “泠!!”繁儿飞快的跑到了莲花池处,澋泠依旧在躺椅上。

      “……”

      自打去了趟皇宫,繁儿便经常注意各方消息,第一时间跑到府里分享。

      她也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就经常左耳进右耳出,繁儿说繁儿的,她就喂她的鱼。

      “我刚出去打听到宫里邀请各大世家的千金少爷参加下月初的百花宴……”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芒籽极快的丢下手头上的事情便往门口跑去,生怕敲门声惹得澋泠不快。

      门外的陈公公疑惑:“如此大的府邸却连守门人也没?”

      在外的茗萦带着小狐狸疯玩了一阵子,现在正停在门口。

      茗萦看到门外一大堆人马,为首的那名公公手中还有个明黄色的东西。

      陈公公见到那茗萦想叫人过去说些什么,大门却开了。

      芒籽透过门缝看到一众人等,有些警惕。

      他穿过这队人又看到了远处的茗萦和小狐狸,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陈公公的注意力也到了茗萦那,又看了眼那只不带一丝杂毛的银白狐狸,越发觉着这素杺居的主人惹不得。

      “圣旨到。”陈公公这才温和的说,“可否请咱家进去宣读?”

      芒籽呆呆地点了头,便拉开大门迎进他们。

      其实芒籽没想到陆皇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至少身边的公公待人很友好。

      站在前院的一众人四处看了下,被这宛若仙境般的环境震到了,早已忘记他们是来给圣旨的。

      光是进门,有照壁的阻隔都无法掩盖冲击人眼睛的景色,再进去怕是要成仙了。

      偌大的府邸却好像就只有一个管家,这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

      “公公?”繁儿伸出手在陈公公的眼前晃了晃。

      澋泠倒是没想到如此偏僻的地方还能让陆皇寻到,也没想到陆皇给她的面子那么大,竟然让贴身太监来宣旨。

      陈公公才回过神来,陆皇早就嘱咐他们随意些,把圣旨直接给了就是了。

      陈公公可不敢这么随意,还是简单的说了下:

      “澋泠姑娘,这有两道圣旨。第一道是重新拟得婚旨,这第二道是邀请你参加皇宫下月初的百花宴,你和玖王也好趁此见个面。”

      说完后就直接递了过去,仿佛就是普通地递给她拜帖和邀请帖一样。

      待她们走后,芒籽愣了,有些试探的问:“就……就这么完了?”

      饶是自诩走遍天下的茗萦也不敢相信,堂堂大陆之主,竟然就这么随意的给了圣旨,不用跪不用大声宣读,就这么递到了澋泠的手里……态度还这么好??

      “这个陆皇不简单。”澋泠思考了下便说。

      茗萦也没说什么,她也实在看不透陆皇的用意何在,怎么会这么亲民的,不揪着礼数,像是以朋友的身份来。

      “为什么?”繁儿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