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性爱液

      “这是我校篮球部监督安西老师及我校篮球部负责人就关于我作为合作代表身份的授权书。”

      “这是鄙人事先就此次合作而草拟的合作协议书。”

      “藤泽小姐,大船监督,两位请过目。”

      陈天将事先准备好的两份文件从他自带的运动包中取出来,礼貌的递交给了藤泽惠理与大船监督。主要内容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训练一体化。两队可在双方共同需求的情况下交换球员进行日常训练以及通用训练场馆与相关设备。

      第二,常态练习赛。除开县大赛的比赛日外。每周进行二至三场的两队对抗练习赛。且注明不得进行大幅度或有损于球员安全的恶意犯规。

      第三,湘北高中篮球部的优秀队员可通过绿风高中的协调推荐至美国进行更高程度的训练与在美国高校正式比赛中的上场机会。

      藤泽惠理看着手上撰写以及修订的十分正式的合作协议,瞪大眼睛看着陈天,问道:

      “陈君,你真的还只是一个高一的学生吗?你所在国中难道还教你们写合同的吗?”

      “鄙人出于对贵校的尊敬与重视,自然是要体现出最大的诚意来对待这次合作的。”陈天换上了虚伪的笑容回应着藤泽惠理。

      “好吧,陈君,我又一次的对你的能力有了新的认识。大船监督意下如何?”藤泽惠理已经接受了陈天层出不穷给出她的“惊喜”。总之,面前这个男人绝不能当作一个只会打篮球的普通高中生来看。自己也要认真起来了,不能让对方小看了。自己可是一手建立了绿风高中篮球部的藤泽家大小姐,未来要。继承藤泽家家业的人。

      “一起训练如果安西老师都愿意的话,我是没有意见的。毕竟,我们的队员能受到安西老师的指导也是一种幸事。但,这一周三场的练习赛,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正式县大赛。对于我们而言,没有夏季大赛的压力,一周打三场是没有问题的。至于美国的这部分,这要看惠理大小姐了。”

      “就关于一周三场的练习赛所导致的队员之间体能问题与夏季赛的赛程问题,我们可以根本实际情况进行调整。不怕两位见笑,我们湘北一大短板就是某几位主力队员的体能问题。如果可以通过增加比赛次数来达到他们在对抗和体能方面的提升,也是本次合作的目的之一。”陈天此时想着三井寿,流川枫这两位在体能上的短板,高硬度比赛他们两个很难打满全场的。如果可以以赛代练让他们在体能这方面增长哪怕一点点,让他们在赛场上留的更久一点,也是可以改变比赛结局的。

      “关于协助湘北队员推荐至美国学习的这部分,我方不能接受。”藤泽惠理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方面还有协商的空间吗?我们湘北的推荐优先级可以排在绿风之后。”陈天知道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让对方同意的。

      “推荐到美国学习是我校吸引各地优秀篮球学员入校的最大优势。也是我们绿风篮球部为了全国大赛上获得好成绩的最大投入。前两条还可以说是以双赢。但这条上面,只是我们绿风单方面的付出核心竞争力。我认为完全没有讨论的必要。”藤泽惠理有理有据的回绝了这条提议,展现出她藤泽集团大小姐应有的气场。

      “藤泽小姐的说法鄙人可以理解。或许藤泽小姐可以看看我们湘北还无其他资源可以交换这条提议呢。”陈天此时心里想着是再帮流川枫和樱木花道一把。如果可以借着绿风在美国的关系网,说不定他们可以有更好的篮球方面的发展。毕竟,湘北只是一所普通的县立高中。一没有山王工业这种全国篮球霸主的地位。二没有绿风高中这种财力与人脉。要靠湘北像山王送泽北去美国一样,推荐他们两个去美国,怕是不太可能的事。而且他今天已经做了足够的铺垫,相信藤泽惠理能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说可以交换的资源嘛。也不是没有。如果陈君原意转校至我们绿风高中。我可以代表我们绿风高中篮球部全面接受贵校的这份合作协议全部内部。包括推荐贵校学员去美国的这部分。”藤泽惠理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天,心中暗想道:“只要可以把你留下来,这些条件我根本没有问题。你比什么湘北有价值的多。”

      “藤泽小姐你的提议也触及到我方的核心利益了。鄙人今年夏季大赛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湘北的。不如这样,我们双方签署一份补充的对赌协议来解决这个问题。”陈天此时心想“大小姐,你还是入套了,就等你这句话。”

      “对赌协议?有意思,陈君说说看。”藤泽惠理心中暗想“看来这个精明的家伙也不是不能挖过来的嘛。”

      “藤泽小姐,鄙人是这样考虑的。如果我校湘北高中在今年夏季获得全国大赛的冠军,那么贵校全面接受我方提出的这份协议所有条款。反之,我校没有获得冠军。鄙人则转校至贵校直至高中学业结束。并且就协议关于美国的这部分废止。如何?”陈天这是一开始就打算好的说辞。如果他们湘北完成了制霸全国,那他应该任务完成,自己会不会留在这个世界都说不定。那还管留在哪个学校啊。反之,如果失败了。那自己会不会死都不知道,也那管转校去哪个学校啊。总之,陈天开的就是一个自己都不能保证达成的空头支票出来。关键是他这张“空头支票”已经充分体现了其“价值”。让对方舍不得放手的“价值”。

      “陈君这份对赌协议,最重要就是贵校是否可以在全国大赛中夺冠。那么,陈君就不怕我们为了达成我方需求,而故意在训练与练习赛中为湘北造成不利因素,导致夺冠失败呢。”藤泽惠理狡黠的看着陈天。

      “藤泽小姐说笑了。鄙人充分相信藤泽小姐以及绿风的诸位定然不是会用这种下作手段达成目的之人。况且藤泽小姐所说的这个可能性,我们也可以写入补充协议之中来规避的。”陈天明白对方已经算是答应,心想道:“我怎么可能会留这么简单的漏洞给你呢。这还不是为了捧一下你这位大小姐的“高尚品德”,让你有种被你自己认可的男人所“信任”的“错觉”。”

      “我当然是不会做出这种下作的事,不然陈君即使转校来我们绿风,想必也一定会恨透我的。这样也不会真心替我们绿风高中的全国大赛之路作出努力与贡献。不过,陈君还真是谨慎呢。”藤泽惠理心中已经作出了决定。

      “那么,关于这份合作协议书,贵校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陈天作出关门式的提问。

      “已经没有了,一切就按陈君的提议办吧。我代表我们绿风高中篮球部接受贵校的合作协议。”藤泽惠理主动的伸出了手。

      “藤泽小姐真是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那么,鄙人现在回去后会将修改后的协议传真一份过来,给两位过目。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就尽快完成签署吧。”

      陈天同时也伸出了手,与藤泽惠理握了握手,代表合作愉快的意思。

      藤泽惠理被陈天握手后才意识到,是自己主动让一个男人握手。她脸上浮现了一抹羞红,连忙转头,不想让陈天和大船两个人看到。她心中暗骂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和他握手了呢。明明可以换种方式来表达的,自己刚刚是怎么了。

      而此时,陈天将藤泽惠理的神色变化都看眼里。心想小女生就是小女生,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虽然好像有了点计划之外的“意外”。不过问题也不大,自己这种事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他的末来充满了不确定,这种事就随缘吧。当务之急,还是好好的解决湘北的种种问题,确保就是自己不在的情况下,也可以走上全国第一的顶点。

      正当陈天准备回去的时候。藤泽惠理并没有让他就这么走了。而是提出由她和大船教练一起送陈天回湘北。一方面合作协议可以当场签署。另一方面,也可以现场看看湘北队中其他人的实力。

      陈天就这样坐上了藤泽大小姐的豪车,一路回到了湘北。

      藤泽大小姐的豪车的确在这个年代称的上贵气逼人,他们从湘北校门口下来后,引来不少学生围观。纷纷表示学校新来的大高个陈天怎么会和这样的大小姐联系在一起。各种女生之间的八卦应运而生。

      陈天回到学校已经到了午休用餐的时间。他简单的安排了一下藤泽惠理与大船监督在湘北的体院馆内休息后,就先跑去找了安西光义。向这位他从心底里尊敬的老师,汇报了他今天上午在绿风高中所做的一切,并递交了一份关于两队共同训练与练习赛的执行计划书。

      “陈天同学,真是让人意外啊。竟然一个上午就将这样一件事情办的这么妥帖,还做了这么详细的计划书。我活到这个年纪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样的高中生呢。”安西光义也是真没想到,当初只是为了不让陈天失望就在他写的授权书上签字。并且替他拿到了篮球部校领导的认可。今天陈天真的带回来这样一个漂亮的结果。

      关于湘北替补能力不足以来当作主力队的练习对手。以及现在的湘北主力队除了赤木与宫城之外,其他人还缺少高中篮球比赛经验这两个问题,他也在寻找解决的方法。没想到,陈天不但也意识到了这两个问题,还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一时间,都让他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或者说,陈天的大局观与执行力太优秀了。总之,安西光义的平日总是如同佛一般的笑容,现在看着陈天,笑的更慈祥了。

      “安西老师,绿风高中的监督与经理已经在体育馆等您了。您看可否让篮球部的大家一起过去和对方认识一下。也让对方看看我们湘北的实力。”陈天虽然为这件事上做了很多,但最后还是需要安西光义出面为这次合作“一锤定音”。

      “呵呵呵呵,那么,我们快去吧。别让客人们等太久觉得我们不懂礼数了。”安西义光迈着愉悦的步伐,带着他圆滚滚的肚子,高高兴兴的走向体育馆。心中也想快点了解绿风的具体人员与实力来完善他对湘北的训练计划。他现在越来越感觉到有陈天这样一个得意弟子是件何等骄傲的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