鼹鼠的故事国语版

      “六子,那小子要上厕所,看住一点,别让他跑了。”范强下了车,朝后面车开车的六子说着,然后自己也去边上拉开拉链解手。

      “好的,老大。”

      绑匪都比较谨慎,即使解手,也都在车边上,随地小便,这荒村野店的,也没人来管。

      陆绪瞄了几眼,发现两辆车上除了方龙豪以外所有的人都下来了,心里轻松了不少。最好就是这样,所有的人都下来,陆绪才方便动手。

      借着余光陆绪又瞄了瞄范强手里的抢,要动手的话这是最大的威胁,陆绪之前在城北吃过这个亏,这次却是不敢再大意了。

      “小子,快点尿,尿完回车上去,不要想着逃跑。”六子对着陆绪随意的说了句,自己也拉开了拉链,待会还不知道要赶多久的路,能尿就尿呗,省的待会还要停车。

      陆绪用念力从手铐的钥匙孔里转动偷偷的打开手铐,看着边上小解的六子,趁其不备,迅捷的把手铐一端拷在他手腕上,用力一拉,然后把另一端拷在了车的门把手上。

      六子被陆绪突然的行为吓了一条,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觉手腕上一阵刺痛,下意识发出一声惊痛的叫声。

      正在小解的范强听到六子的叫声,立马把手向身后伸出,准备掏出手枪。

      范强的动作快,陆绪的动作却更快,范强刚刚拔出手枪,陆绪冲过来一脚体中他的手臂,手枪握不住飞了出去。

      范强被陆绪踢中了一阵踉跄,手枪虽然被踢飞了,但习武多年的范强身体却维持了不倒,犀利的一个转身躲开陆绪的下一拳,回手反击。

      ‘嗯哼?’被范强躲开了攻击的陆绪,看到范强居然还能反击,内心一阵惊讶。

      陆绪心里虽然惊讶,动作却一丝未乱,格挡住范强踢过来的一腿,顺势手指并拢击向范强的腰间。

      陆绪和范强你来我往的打着,边上除了六子以外的绑匪也不会看热闹,马上就有人拿起了被陆绪踢飞的手枪,意欲瞄准陆绪。

      这边正在适应范强招式路数的陆绪,时刻关注着手枪的情况。看到有人拿起了手枪,立马一个贴山靠逼开范强,然后转身朝刚刚拿起手枪的那个绑匪欺身近去。

      陆绪眼神紧盯这持枪的匪徒,在其还未瞄准开枪前一把拿住刚刚举起的手枪。手指伸入扳机,转身绕到其身后,顺势一扭夺下手枪,然后一脚把这个绑匪踢向范强,退后几步举着手枪指着众绑匪。

      陆绪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要是让观众看见,保准一片喝彩,只是劫匪们大概没这个心情。

      被抢指着那群绑匪包括范强全都不敢轻举妄动,害怕被陆绪当做第一个开枪对象。不过陆绪抢手枪可不是为了打他们,只见陆绪移动了一下手枪指的方向,瞄准了两辆车的轮胎。

      ‘砰砰砰~’

      54手枪8发子弹一次性全部打完,两辆车各2个轮胎,总共4个轮胎被陆绪打爆,这下就算陆绪放这群绑匪跑,他们也跑不了了。

      “我曹尼玛”看到车辆轮胎被打爆,范强一阵暴怒,没车他没肯定没法转移700公斤,1400斤的现金,陆绪的这个行为比开枪打他还要令他愤怒。

      见着陆绪子弹也已经打完,暴怒的范强立马冲上来。

      刚刚陆绪持枪瞄准绑匪的时候就已经在酝酿进入超频状态,现在看到范强愤怒了冲上来,闭上眼睛,顷刻间进入超频。

      经过大半年时间的锻炼和众妙心法的加持,陆绪现在进入超频的时间越来越短,能力也越来越强,都不用睁开眼睛,仅凭气流和风声,陆绪就挡住了范强盛怒状态下的全力一击。

      陆绪闭着眼,一边后退,一边格挡范强接二连三的攻击。

      范强虽然愤怒却没失去理智,感觉到和刚刚有点不一样的陆绪,内心一阵惊惧。自己的功夫已经算是登堂入室了,什么狗屁功夫巨星,自己有把握1分钟干趴他们。但现在怎么连一个高中生的衣角都沾不到,而且人家还闭着眼睛。

      范强心惊,暴怒的状态渐去,攻击力也随之减弱。

      范强三秒真男人后,陆绪习惯了他的路数,猛的睁开眼睛,右手并掌成刀,径直刺向范强的胸口。

      范强被陆绪眼里的神光一惊,想要阻挡刺过来的手,却感觉陆绪的手上有种旋转的力道,使得自己阻挡的双臂用不上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绪的手穿入而来,击在自己的胸口。

      陆绪一击打在范强的檀中穴,范强只觉自己的气息一滞,随后没等他反应过来,陆绪又一掌击打在他的丹田。

      陆绪知道范强身上有好几条人命,还涉嫌抢劫强奸绑架,故此也没留手,不打死便好。不过挨了他这两下,范强这一身功夫估计就要废了。

      一般的功夫练得都是少壮,气血。陆绪这两下第一下断了范强的气脉,第二下破了他的气海。以后范强别说练武了,估计身体变得会比普通人还虚弱。

      这一切都发生在几息之间,其余的那群绑匪刚刚想要来帮忙却见最能打的老大已经趴在地上吐血了,不由步伐一顿。

      他们顿了,陆绪可没顿,超频状态下的陆绪一个健步到一个绑匪边上,给他一掌;下一步,一拳;在下一个一脚。除了范强、六子、方龙豪外的三个绑匪就全部躺下。

      方龙豪震惊的看着车窗外的陆绪,他想不到赢了自己60万的这个高中生居然这么厉害,现在脑海里只剩后悔,为什么他要犯贱的让陆绪来送赎金呢……

      现在还有反抗能力的只有那个豪哥了,陆绪走到方龙豪车边打开车门,顿时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开了超频的陆绪嗅觉自然也更加灵敏,立马又把车门关上了。心里直叹方龙豪没用,居然被他的绝世武技吓尿了裤子。

      其实陆绪不知道,方龙豪是被枪声吓尿的。

      刚刚六子惊叫的时候,方龙豪在睡觉没醒,是陆绪的枪声把他吓醒的。不止是吓醒,正在做梦回味刚刚被范强用枪指着的那一刻的方龙豪,听到枪声,在梦里以为是范强开枪了,顿时吓得尿了裤子。

      接下去的事情就简单了,绑匪身上有电话,陆绪直接打给了苗玉兰,知道张朝已经被救出来了的他便在这荒山野岭静静的等候救援。

      黑灯瞎火的,荒无人烟,说实话陆绪也是有点怕的,不是怕人,而是怕万一有什么脏东西呢?

      好在这里离山腰的小平房不远,很快警车就到了。

      警察闪烁的红蓝灯光照的这无人的山间有种妖异的美,苗玉兰指挥者警员把6个绑匪按压上车。这次的绑架营救事件,算是完美解决了,人质没有受伤,赎金没有损失,绑匪全部归案,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

      坐上警车,陆绪和苗玉兰一起到了皖省某市公安局。

      本来想要营救人质,是需要大批的警力协助的。但是湖城直接跨省调动大批警力有点麻烦,所以就请了皖省的同事帮忙,在这里临时设立了一个指挥中心。

      “绪哥,想死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陆绪刚刚和苗玉兰踏进公安局大门,张朝一下冲了出来,抱着陆绪哭道。

      张朝这两天经历了这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惨痛经历,内心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奇怪的是这几天时间里,他最想的人不是他爸张建成,也不是伟大的马克思,更不是万能的毛爷爷,而是他一直觉得最靠谱的陆绪。

      果不其然,今天晚上听到陆绪的声音,张朝是多么的激动。后来自己被留下,虽然知道自己安全了,但是张朝听到陆绪被绑匪带着,内心是多么的难受。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那天周日方龙豪打电话和自己说中午请自己吃顿饭,算是因为之前的事赔礼道歉,敬一杯酒。张朝正好无聊得很,虚荣心指使下鬼使神差的去了,却不想赴了鸿门宴,被绑到了这里。

      边上苗玉兰看着激动抱在一起的两个男人,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违和感,而是十分欣慰的对着陆绪,道:“你这个大少爷同学也算有义气!我们解救他的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们先去救你,甚至还要要跟着营救小组。我们想直接把他送回湖城,他死活不乐意,所以就只能到了这里。”

      陆绪用力拍了拍张朝的后背,他发现今天这一次冒险,一点都不亏。

      “幸好绪哥你没事,不然我卖了我家的集团,也要弄死那几个王八蛋,还有那个方龙豪”张朝松开了陆绪,擦了擦眼泪,恶狠狠的说着。

      这煽情的氛围,陆绪都不知道说些什么,笑着给了张朝胸口一拳了,说道:“回家,回家,明天还要上课呢”

      “额,绪哥,我能不能请几天假,我这受伤的幼小心灵需要抚慰。”听了陆绪的话,刚刚还恶狠狠的张朝顿时一阵谄笑。不过看着陆绪无奈的眼神,张朝叹了口气,道:“好吧,好吧,那明天去上课吧,我都缺了三天的课了。”

      经历过这一次的事情,陆绪感觉张朝似乎突然成长了,按照张朝以外的性格,不请假一个礼拜是不可能的,这一会居然高兴明天就去上课。

      这或许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经历磨难不会成长。

      “休息一天吧,好好调养一下,周五再来。”这会已经过了0点了,回到湖城都要天亮了,白天肯定也没精神听课,不如休息一天。

      听到陆绪说休息一天,张朝没有高兴的神情,反而问道:“绪哥,那你呢。”

      “我啊,休息半天吧”陆绪一晚不睡都没事,休息半天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点。

      “那我也休息半天吧,明天下午去上课。”

      陆绪和张朝一起回了湖城,其他的事情都不用他们处理了,临走前陆绪特地提醒了苗玉兰了一下:“苗警官,别忘了帮我申请赏金哈,赶紧帮我申请了,不然我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毕竟30万赏金,一套房啊,不拿白不拿。

      苗玉兰满头黑线的看着贪财样子的陆绪,却是十分爽快的应了下来,毕竟这次迅速破案全靠了陆绪,功劳陆绪拿不到,赏金不能亏待他。

      张朝在车里开玩笑的问陆绪道:“绪哥,我怎么感觉你来救我,是为了那30万啊。”

      陆绪没好气的竖了根中指,回道:“要不要我现在把你绑了,和你爸要3个亿啊?”

      “还是绪哥你有本事,那个方龙豪也就敢要6000万,说是你赢了他60万,要100倍的要回来。我居然就值六千万欸,绪哥,不知道我老爸有没有被气死,还是绪哥对我好,知道我值几个亿。绪哥你要是拿到了3个亿记得分我几百万啊,哈哈哈”凌晨的夜,回湖城的侧身,张朝一点睡意也没有,不停的唠叨着。

      这或许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吧。

      笑声穿破车厢,飘入警局门口苗玉兰的耳朵,一阵摇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