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美女厕所自慰

      安心没等到弗朗,反而等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安德鲁。

      她看着巷口的黑暗缓缓走出的身躯高大的人影,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极致的绝望。她看向同样脸色苍白的大卫,颤抖对他着说:“大卫,杀了我。”

      只是她话还没说完,却听见自己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完成任务:猎人的追杀】

      【获得积分:58】

      【协助完成任务:蜘蛛的复仇】

      【获得积分:26】

      她讶然看向走来的人影,却见那个巨大的身躯在下一秒便轰然倒地。然后一个高挑清瘦的人缓缓从后面走了过来。他脸上带着笑容,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邪气。

      但看见这个笑容的瞬间,安心突然全身心放松下来了。虽然她知道弗朗并不算强,可是他就是有这种让人觉得安心的能力,好像无论是多困难的险境他都可以轻松化解。

      大卫也惊喜地站起身:“弗朗,你解决安德鲁了!”

      “解决了,不过……”弗朗的神色有点无奈,“恐怕还有别的麻烦。”

      “什么麻烦?”大卫问道。蜘蛛也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安德鲁把蜘蛛的定位公开了。很快就会有别的赏金猎人赶来。”

      大卫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靠着墙的蜘蛛。虽然她的脸上已经恢复了那种毫无痛苦的平淡表情,但是他知道蜘蛛此刻一定非常虚弱,没有办法逃走。

      “我……我背你。虽然时间很紧,但是我们试一下!”大卫咬了咬牙,对蜘蛛说道。尽管他也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大概率就是自己在离开棚区的路上被赶来的赏金猎人堵住,然后和蜘蛛一起被杀掉。

      “来不及了。”蜘蛛却是淡淡开口,看向自己对面的围墙顶端。

      几人顺着蜘蛛的目光看去,围墙那一边正缓缓飞来一个小小的无人机一样的机器。虽然弗朗和安心都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机器,但是机器上那个巨大的转来转去的黑色摄像头还是让两个人都瞬间明白了它的用途。

      “这是我应该得到的惩罚。就这样死了也……”蜘蛛平静地开口,然而她的话才说了一半,那个带着摄像头的机器却突然爆炸了,然后直直坠落在地上,摔成一堆废铁。

      蜘蛛目瞪口呆,而另一边的弗朗则慢慢收回了扔出扑克的手,漫不经心地冲她笑了笑:“你们这个世界都这么乱了,谁制定的规则来说应不应该?”

      蜘蛛愣了愣。

      “关键是……你想不想?”

      男人的声音好像带着蛊惑,蜘蛛收回视线不去看那双带着笑的桃花眼,漠然道:“我想有什么用,侦查机器人已经找到这里了,很快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我已经,离开不了了……”

      “那就在这等着呗。”弗朗轻描淡写地说,好像来的人根本不是一群亡命的杀手,而是路过的游客。他看向安心和大卫,“你们先离开这里,靠着墙根,别被发现。”

      “好。”安心毫不犹豫的点头。和弗朗以及连城相比,她并不是一个精于思考战略的人,所以在想不通又时间紧迫的情况下,她总是选择无条件相信队友的安排。

      “我不走!”大卫想抽回被安心拉住的手,却在下一秒突然对上了安心微笑着的眼睛。这双眼睛很美,带着安抚与感染人心的力量。

      他能从这双眼睛里看见她对自己同伴的信任,而这种信任也通过眼神传递给了自己。他转头看向弗朗,弗朗也对他笑了笑。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又闭上了,只是点点头,便和安心一起离开了。

      两个人隐没在墙边的阴影里一路潜行,一直跑过了好几个街角,觉得不会被波及到了才停下。

      大卫倚着墙边喘着气边想,自己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比自己这一年所有的事情都要奇幻,而自己遇到的三个朋友都是自己遇见过的最奇怪又神奇的人,他们身上有着他不了解的能力,能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如果不是遇见了他们,也许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找到蜘蛛,也永远没有机会弥补自己曾经的错。

      “安心,谢谢你们。”想到这里,他由衷地对安心说。然而一转头却突然发现,一直在自己身边跟着的安心消失不见了。空荡荡的墙角下只有自己一个人,好像安心从来没有存在过。

      话说另一边,接到侦查机器人信号的猎人们正在缓缓向机器人最后发出的坐标围拢。当他们终于找到了蜘蛛所在的地方时,果然看见一个浑身浴血的男人正紧紧掐着一个瘦弱无助的女孩。地上散落着已经被拆卸下来的几块废弃的机械肢。

      “别过来。不然我就掐死她。”弗朗笑得邪恶至极,漫不经心的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狠厉。把一个滥杀无辜的反派形象演绎的活灵活现。

      安德鲁这样的猎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赏金猎人都是或多或少心怀正义的,尤其是看着被掐住脖子的女孩一脸几乎窒息的痛苦模样,几个女猎人心里已经恨不得把弗朗扒皮抽筋了,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是你杀了安德鲁?”僵持中一个猎人问。

      “是。”弗朗笑的很残忍,他不太确定怎么样看起来像坏人,便学着安德鲁边笑边舔自己的嘴唇,“就凭他也想抓住大爷?想必他死的时候很后悔了。”

      问话的猎人想到了不远处安德鲁浑身是伤口的惨烈尸体,又看见弗朗舔着嘴唇的恐怖表情,果然脸白了白。

      “你是蜘蛛?”又一个人问。

      “呵呵……你们就给大爷起了一个这么难听的名字?”弗朗低低的笑了两声,满脸不屑,“大爷叫弗朗,你们这群废物给我记好了。弗朗。佛字去人的弗,朗朗白日的朗。”

      他一边说着,一边故作粗暴的掐紧了一些怀中女孩的脖子,“好了,废话少说,快给大爷让开,不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人群后却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响,开枪的是个资质还挺年轻的赏金猎人。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能打中,所以看见子弹直直的射向弗朗后也吃了一惊。毕竟,谁能想到臭名昭著的蜘蛛居然没有防枪击屏障啊!

      而就在子弹击中弗朗的一瞬间,弗朗的精神力也耗尽了。他猛地睁开眼睛,却突兀的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现实中,正躺在床上。

      场景的突然变幻带来了深深的不真实感,他的眼前似乎还停留着游戏世界的残影,那是在被击中前的最后几秒,他看着被自己掐着脖子一脸惊恐颤抖着的女孩。突然想到了第一次在巷子里看见她时她被几个男人围住时脸上的无助和恐慌。

      他当时有点好笑的想,这小姑娘看着冷淡,没想到演技好得简直堪比影后。然后他的眉心就被狠狠地击中了……也许还没有被击中,他就已经醒来了,所以弗朗至今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因为死亡离开游戏还是因为精神力耗尽离开的游戏。

      他同样不知道的是,在名为【次方】的世界的猎杀名单中,再也没有了“蜘蛛”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名为弗朗的男人。

      让人震惊的是,这个谜一般的男人在即将被抓住时,居然在棚区二十几名赏金猎人的注视下消失了。而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赏金猎人找到过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