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包子视频的app

      “陛下……”萧列正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一身凤袍的皇后极为罕见端着参汤走了进来。

      萧列立刻放下手中的朱笔:“皇后今日怎会有空来过来!”

      皇后将参汤端到皇上面前:“只是听了宫里的人说,陛下今天没怎么吃东西。便熬了一碗参汤给你送过来。”

      萧列合上手中的奏折,接过皇后手中的参汤,眸底闪过一丝失望。这不是皇后亲手做的。

      他放下手中的参汤,压低了声音问道:“皇后这个时间来找朕,是有什么事要跟朕商量吗?”

      “自古长幼有序,太子这些年一直在等唐凝及笄而未成婚,二皇子也不敢逾越了规矩。如今太子已经成婚,二皇子也到了适婚年纪,臣妾替二皇子物色了一个好姑娘,特来问问陛下的意思。”皇后温柔的请示道。

      萧列抬起头看着皇后,眼底酝酿着一团怒火:“萧鸣已经废了,你还替他物色什么姑娘!让人家嫁过去守活寡吗?”

      “萧鸣他会好的。臣妾听说杨志兴的中风正由琼楼阁的大夫医治。中风自古都是绝症,若是中风都能够医治,那么医治好二皇子也是有希望的。皇上,鸣儿是臣妾一手带大的,臣妾怎能不为他操心!”皇后信誓旦旦的解释着,眸底泛起心疼的泪花。

      “皇后,你的心疼也该适可而止,萧鸣为何会受伤,你心知肚明。若不是事情不宜闹大,朕早就下旨将他处死。”萧列打开刚合上的奏折,目不斜视的继续翻阅。

      他不想再看见皇后,每次见面,余下得都只是心痛。亦或是心灰意冷!

      皇后反问:“陛下,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心底掀起了惊天巨浪。难道皇上已经知道唐凝是萧鸣绑架的。

      萧列合上奏折,冷声质问道:“什么意思?萧鸣在驿站被刺伤,那驿站里还有凝儿大婚时的婚服碎片,难道皇后要告诉朕,凝儿失踪与萧鸣无关?亦或是有人栽赃嫁祸?”

      说完,萧列抬起头,冷眸睨看着皇后,眼底划过一丝凌冽的杀意。

      皇后心生畏惧,后退了一步,接着解释道:“陛下,这绝对是栽赃嫁祸。萧鸣一直心悦唐凝,他一直期盼着唐凝幸福,怎会在大婚之日将她掳走。若真的是他掳走。唐凝又岂能保留完璧之身。”

      “萧鸣心悦唐凝?他只是想要通过唐凝来讨朕的欢心,希望朕册立他为太子罢了!”萧列将手边的白玉碗放回到皇后手中,淡淡的撇了她一眼道:“皇后,朕还没老,眼也没瞎。萧鸣自然不敢动唐凝,因为他很清楚,若是他敢碰唐凝一个手指头,朕会毫不犹豫的宰了他。”

      皇后连忙解释道:“皇上,您不要被他人蒙骗……”

      “皇后,你熬参汤向来向来都会放百合。”萧列看了一眼皇后手中的玉碗:“既已无心,大可不必假装深情。”

      她对他连最简单的敷衍都没有了!

      皇后开口解释道:“陛下,臣妾只是……”来不及准备。

      “你爱给萧鸣娶多少女人,朕不介意,你也不需要征求朕的意见。”他将朱笔放下,温凉一笑:“只望皇后看中的女子莫让皇家蒙羞。”

      一个废了的男人,如何守得住自己的妻子!

      她既然想闹,那他便成全。看他们到时如何收场!

      “那女子已经怀了鸣儿的骨肉。陛下不用忧心。”皇后如实相告。以便来日解释不清那孩子的来历。

      “呵!”萧列抬起头冷笑一声。这就是所谓的心悦唐凝。尚未成婚便珠胎暗结。

      “出去吧!萧鸣大婚当日莫想朕会出席。”萧列挥手让皇后退下。

      如果萧鸣不是皇后养大。如果萧鸣不是在皇后丧女崩溃时,唤了皇后一声母后。他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废了萧鸣!居然敢把主意打到唐凝和太子身上。

      萧列不再理会皇后,皇后只能端着参汤踏出了御书房大门……

      她的脚刚踏出大门,身后便传来了一个警告:“皇后,若是还有下次,朕会在废了萧鸣的同时也废了你。这是朕最后的宽容!”

      皇后恍恍惚惚回到自己的寝宫,脑海里来来回回都是萧列在她踏出御书房大门时所说的警告。

      她看着手中凉透了的参汤久久不语……

      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不是她熬的参汤!一眼就能看透萧鸣和自己的心思,而她却始终看不透他!

      帝王心,绵里毒针!看不透,摸不到,却招招致命!

      唐婉一案,丞相府名誉扫地,朝中仕族皆被打压!

      刑部又暂归太子,鸣儿手中便只剩下一个礼部可用!

      局势艰难!鸣儿又该如何杀出一条血路?

      必须立刻成亲,否则鸣儿在朝中将彻底失势!

      皇上不出席又如何?那女子已经怀了孩子。她就不信皇上看见自己的孙儿会不动恻隐之心。不念及骨肉亲情!

      思及至此,皇后对着身边的杨公公吩咐道:“去把副相请过来,告诉他本宫有要事相商!”

      “奴才遵旨!”杨公公不敢耽搁,立刻前往丞相府传话。

      踏出宫门的时候,却发现皇上跟前的总管李钰李公公往着太子府的方向去了!

      他心中生疑,便夹紧马腹向丞相府赶去。

      太子府内

      “殿下,皇上命老奴来传个消息,皇后娘娘已经为二皇子物色了新妃,不日将会完婚。新婚妻子已怀有身孕。望殿下和太子妃做好准备,以防万一。”李公公善意的提醒。

      “有劳公公跑一趟。”萧策道谢得同时,塞给了李公公两个香囊:“这是太子妃亲手做的安神香袋,公公交于父皇一个。自己留一个。”

      李公公看着手中香囊,笑开了花,略有些抱怨的回道:“殿下,老奴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太子妃的东西。”

      太子妃的手艺,皇上一眼便能认出来。他藏都藏不住,更别说留住!

      他入宫当差多年,身为太监总管,不差那些个身外之物,也用不上。只是伺候皇上费心费力,而他又上了年纪,越发的需要打起精神。

      太子妃送的东西正是他最需要的,只是皇上小气的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