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直播土豆丝袜

      第25章 看老娘今天不削死你

      刘虹过来替路繁花清洗了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好,又再次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

      随后,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刚刚听狗娃奶奶说了……你的急救的手法好像很专业,你以前学过吗?”

      “不记得了,不过,我应该会医术。”

      刘虹有点尴尬:“对不起啊,我忘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路繁花不甚在意:“没事。”

      倒是一旁的陈默,有些意外地看了路繁花一眼。

      刚刚……是她救了狗娃?

      他之所以出来找路繁花,就是因为听到了一些“话”……

      但大家说的却不是路繁花救了狗娃,而是说她……非礼狗娃……

      他虽然不相信这样的话,但还是有点担心闹出什么事情,所以才会出来找她。

      这一路上,他其实很想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终究没好问出口。

      不想,事情的真相却是这样的。

      他在部队呆过,也学过一些必要的急救措施,也懂得“人工呼吸”。

      所谓的“亲亲抱抱”,想必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却被人传得这么难堪……

      那……过去关于路繁花的那些“传闻”中,有多少是真实的,又有多少是误传?

      陈默看着路繁花,心情愈发复杂。

      可一想到她曾与“神秘男人”私奔的事情……

      他的心又冷硬起来……

      两人一同从卫生站出来,回了家。

      路繁花从陈默手里拿过背篓,将挖来的野菜和草药拿了出来。

      爱国站在一旁,一双小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却又不敢问,只直勾勾地看着。

      陈默却一眼认出了其中有几样草药,他学过野外求生的知识,能辨认一些简单的消炎、消毒的草药。

      她竟然真的上山去挖野菜了。

      甚至……还挖到了草药……

      他还以为她只是想找借口偷溜出去……

      就在这时,路繁花突然从背篓里掏出几个梨。

      长得歪七扭八的,还满是斑斑点点,但饶是这样,一旁的爱国还是看得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陈默也吃了一惊:“这些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山上摘的啊……你们别看它们长得丑,我尝过了,可甜了。”路繁花将梨一捧,塞到爱国怀里,“你拿两个,洗一洗,和你爹一人吃一个,剩下的拿去藏起来。”

      她说着,眼睛往主屋的方向一瞟,压低了声音补充:

      “不要让大屋的人知道了。”

      爱国看着怀里的梨,已经傻了眼。

      真、真的给他吗?

      他真的可以吃吗?

      陈默皱了皱眉:“你……”

      路繁花打断他:“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不是你善良了,人家就会对你仁慈。我虽然不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相处的,但至少就我这两天看到的……”

      说到这里,她面色沉了沉,表情里流露出明显的厌恶:“我不喜欢大屋那几个。”

      陈默一时语塞。

      他其实也不是非要拿自己的善良去喂白眼狼。

      只是,他知道,他那个后娘就常常躲在主屋里,只给她那两个亲生儿子吃独食。

      他对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从骨子里瞧不上眼。

      但……

      听了路繁花刚刚那一番话,他突然觉得,好像也有道理。

      明明是她的劳动成果,又凭什么要拿去分给对自己不好的人?

      可能人心天生都是偏的吧?

      “既然不想给,那就不要给了吧。”他道。

      路繁花一愣,略有些诧异地看向陈默。

      她还以为……以他的性格,会觉得她这样的行事作风太过无情,大概一时间很难接受。

      不想,他竟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

      陈默大概看穿了她心里的想法,淡淡地道:

      “没人喜欢拿热脸贴冷屁.股。”

      路繁花虽意外,却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就好像他对原主那样……

      他可以供原主吃,供原主住,甚至在她受伤住院时,拿出自己全部积蓄为她治疗。

      因为这是他身为丈夫的责任。

      但,他不会对原主温柔、体贴。

      甚至连话都很少。

      这样说起来,他倒也不是不懂变通的烂好人。

      这个发现并没有让路繁花感到失望,反而还多了几分庆幸。

      对于主屋那一大家子人,她迟早都是要弃了的。

      如果陈默真是那样的烂好人,将来分家时,只怕会很麻烦。

      现在这样,更好。

      路繁花赞同地点点头:“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见爱国还站在原地没动,她挑了挑眉:“还不快去把梨子藏起来?别忘了,洗两个出来。”

      “哦!”爱国这才反应过来,急匆匆地抱着梨进了房间。

      等瞧不见他的身影了,路繁花这才最后将背篓里“压箱底”的宝贝拿出来:

      “你看,我还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陈默一惊:“这是……”灵芝!?

      她这……随便上山一趟,怎么能找到这么多好东西?

      “回头我将它们处理了收起来,以后说不定会用得到。”

      其实,依照路繁花的想法,拿出去卖钱才是最好的。

      偏偏卖不得!

      她只能先收起来,看看以后能不能有旁的去处。

      实在不行,用来给爱国和陈默补补身体也是好的。

      她转身将灵芝藏进了自己房间,刚放好出来,想要问陈默他们吃饭了没有,就看到一道身影如疾风般朝自己冲了过来!

      路繁花眸光一冷,一脚踹了过去!

      “啊——”来人发出一声惨叫,直直地飞了出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陈默和爱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一个人影从眼前划过,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爱国的手里甚至还一左一右地捧着两个梨,正要去洗。

      等看清楚倒在地上的人竟然是张红霞时,他吓得连忙将双手背到了身后,藏了起来。

      张红霞倒在地上好半响才缓过神,指着路繁花的鼻子叫骂道:

      “哎哟喂,疼死我了!你这个该天杀的贱蹄子,居然敢踹我!?看老娘今天不削死你!”

      她捂着肚子哎呀呀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想冲过去打人。

      “婶子!”陈默一声厉喝,挡在了她的身前。

      张红霞这才留意到陈默在场,不由有几分心虚,但很快又硬气起来,指着路繁花叫骂道:

      “默子,你让开!你知道这个不要脸的下.贱胚子,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吗?”

      陈默皱着眉,深沉的眼眸里一片冰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