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性行为

      更加自闭的佐佐木快步跟上尾崎红叶,用“隐秘”而可怕的目光盯着和尾崎红叶谈笑的赤林海月。

      “舔狗的斗志吗……”白川泉喃喃一句,拉上身边还游离在事件之外的石川啄木,黑发女性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大街上,似乎还想出去逛几圈。

      尾崎红叶此次出行只带了几名直属的部下,港口黑手党武斗派的异能力者在龙头抗争结束后,搜地盘的搜地盘,警告的警告,都进入了不比龙头抗争轻松的繁忙时期。

      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本身就是武斗派攀升的成员,很早就开始干脏活的尾崎红叶也不例外,根本不必担忧安全问题。

      与其说尾崎红叶,不如说外表文弱内里也没多悍勇的白川泉更需要安全保障。

      尾崎红叶吩咐白川泉准备的东西,是要去拜访粟楠会主脉一系的粟楠家准备的。

      不同于港口黑手党“贤者居之”的禅让制,地处东京的粟楠会是现今黑道少有的血缘继承的组织。虽然上属日出井会,却不妨碍粟楠会内部头领的更换。

      这种上下制度,是往往一个组织整体独揽大权的横滨所看不见的。

      白川泉在街上逛了一圈,最终还是给粟楠家的小女儿选定了甜品店。

      身为粟楠会的大小姐,小女孩估计什么也不缺,那就干脆买点能带来短暂幸福感的口腹之欲吧。

      出于这样的想法,白川泉与石川啄木走进了甜品餐厅。

      在接下来,就是系统发来的二选一了。

      栗楠干弥是一名充满压迫感的男子,身材粗健,是人们印象中黑道人员应有的身姿。他是粟楠会首领的次子。

      “啊,赤林,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少主。就是小茜……”

      “小茜她,长大了……”这句话,是粟楠干弥以父亲的姿态说出的,夹杂着某种担忧与感叹。

      “不好意思,尾崎小姐,我们去书房吧。”很快,他恢复了交易谈判的心态,对着尾崎红叶点头道。

      尾崎红叶勾唇露出笑容,款款点头。对比起粟楠干弥,更像是古典的美人,而非法组织中与血腥残暴打交道的干部。

      佐佐木跟着进了书房,至少从表面上看,他是保护尾崎红叶的人员。

      白川泉和石川啄木站在这座西式豪宅的客厅中,赤林海月手中握着的西洋拐杖轻轻敲了敲豪宅的瓷砖地面,吩咐道:“愣着干嘛,还不请客人坐下。”

      围在赤林海月身后的栗楠会成员赶忙应到,匆忙上前。

      “请……”

      “不必了。”明白这并非是单纯的招呼,而是某种威慑,白川泉露出笑容,对着壮年男子道,“我们站着等大姐也没关系。”

      主人家可以客气,客人可不能不讲礼貌。

      石川啄木漫不经心,不知道在想什么,也随意附和着白川泉的话点了点头。

      “就是……”

      他看着石川啄木手里的甜品,露出为难的神色。

      话还没说完,从豪宅楼上传来的哒哒声阻止了白川泉的话语。

      白川泉只见赤林海月面色显然紧张起来,向后挥了挥手,戴着粟楠会徽章的成员们如潮水般三秒钟就出了门口,不见踪影。

      白川泉疑惑地看向二楼楼梯上跑下来探出头的小女孩。

      紫色短发的小女孩看着客厅里的三人,开口:“……赤林叔叔!”

      “大小姐,好久不见啊!”

      赤林海月没有摘下有色墨镜,从他温柔的语气也能看出他笑眯眯的和蔼态度。

      “赤林叔叔,你今天怎么来了?”

      “这不是帮你爸爸招待客人嘛。”

      赤林海月温和地说着,他转头看向白川泉和石川啄木:“你看,他们都为你准备了礼物,要是大小姐不下楼,这礼物都要浪费了,是吧?”

      “粟楠小姐,很高兴见到你。”白川泉适时地说,“听说粟楠家有个茜小姐,我可是特意去大街上找了好久来为你挑选见面礼。”

      “想了很久,茜小姐应该什么都不缺,就给你挑选了几种甜品,甜品能给人带来幸福感呢。”

      白川泉眨眨眼,微笑道。

      粟楠茜不说话,盯着白川泉看了有一会儿,像是在确认什么,才把白川泉提起的甜品接了过来。

      “……大小姐?”赤林海月有些疑惑。

      粟楠茜也不解释,只是扭捏着低下头,“你能跟我来一下吗?”

      紫发小女孩低声道。

      白川泉看了眼赤林海月,见他没有反对,欣然上前:“可以啊!”

      “你跟我来……”粟楠茜吧嗒吧嗒地跑上楼梯,看着白川泉。

      石川啄木依旧一副不在状态的模样,盯着一处装潢不知道在想什么。

      赤林海月对着白川泉扬了扬手。

      “你是不是不知道我父亲的身份。”

      一进入粟楠茜的房间,小女孩就锁上门,以严肃的态度问到。虽然是问句,话语却是肯定的。

      白川泉目露不解。

      “父亲的工作很可怕,不要再来我家了。”小女孩警告着,无论神情还是面容,都诉说着她是在认真告诫这个事实。

      黑道组织的大小姐,告诫他人不要接近自己家?

      白川泉在荒谬的同时也有些恍然。

      他决定解释一下粟楠茜的误会:“我和粟楠先生是同行哦!”

      “你是卖画的吧?”

      粟楠茜似乎陷入了某方面的固执,认真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她打断了白川泉的话语。

      “讨好没有用,我们家并不是卖画的,这种消息只要认真搜索就能看见了。”

      粟楠茜以过来之人的悲伤口吻说道。

      想到来东京之前对于粟楠会的基本了解,“以贩卖画作为外部掩饰业务”一条此时变得分外清晰。

      白川泉决定搞清楚这位大小姐究竟搞错了哪些事,他顺着粟楠茜的话头继续道:“不是吗?我明明听说令尊的会社是主营画作业务……”

      “不是的!”粟楠茜像是无法忍受一般,尖声道,“不是这样的!”

      “那是什么?”

      粟楠茜用决绝的目光看向白川泉,似乎恐惧着白川泉的反应:“父亲和爷爷是黑社会成员!”

      女孩的目光悲伤地几乎要哭起来了。她的视线逐渐模糊,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说出这样承认的话语。

      他们家,是十恶不赦的黑社会组织。

      可是,粟楠茜的心底无比坚定,她要拯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哥哥,在对方没被父亲和爷爷迫害之前,让他赶快逃走。

      这样,即便让她说出这件事也没关系。

      父亲和爷爷的罪恶,就让她偿还吧!

      粟楠茜如此相信着。

      可是,她没有等到面前比自己大了不少的少年的惊慌失措。

      对方蓝色的眼眸看着她,满是关心:“那该怎么办?”

      粟楠茜抹去眼眶的泪水,“快点离开吧!”

      她第一次因为没有他人的害怕而产生了感动的情绪。

      “别哭,别哭。”白川泉蹲下身,用手帕擦去粟楠茜低下头眼中的泪水,结果发现小女孩的泪水却是越来越多,干脆新掏出一条手帕递给她。

      “我是说,你的父亲和爷爷从事可怕的工作,你该怎么办……”

      粟楠茜低着头:“我不知道……”

      她感受到了来自陌生人的鼓励,心中仿佛也涌上了无限勇气。

      “我想……离开这里……”

      “可是你一个小孩子,哪里都去不了吧?”

      “——可以的!”

      粟楠茜急切的话语脱口而出。

      白川泉看向她。

      粟楠茜抹去眼泪,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手机,打开页面:“有人告诉我怎么离家出走,他会帮我的。”

      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