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名著>

      “聊过,那是个小气且小心眼的家伙。给他打工,说不定我也反叛。”然后不给白玫瑰追问的机会,紧接着问:“这个小丫头呢?”

      红玫瑰:“真理子是无辜的,矢志田家的事情与她无关。可我们毕竟是她的杀父仇人,再由我们将其抚养长大的话,对真理子而言太过残忍。”

      木兰不由得翻了个大白眼,对于敌人不赶尽杀绝就算了,还对敌人的后代产生怜悯之心,甚至为对方的未来着想谋划。木兰:“合着,你俩打算丢两个包袱给我,见事有变就想将原来的包袱,伪装成赔礼送给我?可为什么是我呢?”

      红玫瑰坦然接受了木兰的大白眼,语气诚恳:“对于艾丽卡,我们自知无力应付。我兄弟认识的人中,有且只有琴小姐可能具备对抗“黑空”的实力。所以···”看到木兰点头理解,继续:“对于真理子,一来不好继续让她留在霓虹,而木兰君恰好在米国留学;二来丽美小姐和真理子年岁相仿,俩人可以作伴;最重要的是”顿了顿“木兰君对于如何开解他人很有一套。”

      木兰挑挑眉:“你从哪里看出,我对开解别人有一套的?”

      红玫瑰:“从木兰君的歌里。”说着,脸上突然露出回忆的神色。“在下是从《君与仆的挽歌》开始听木兰君的歌,由《水色》接触到木兰君的那三张失恋专辑。在下一直都在反复的听,最喜欢的是那首《魔鬼中的天使》,最喜欢的是那一句:“你是魔鬼中的天使,让恨变成太俗气的事。””

      抬起头,眼神炙热地看着木兰:“在下听得出来,那三张失恋专辑里,没有一首是木兰君为自己而写。所以,三张专辑,三十六首歌,每一首都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木兰君给每一个故事,留下了木兰君独有的开解。”

      这时,有纪已经缓过劲来,听红玫瑰说地入神,不由自主地问:“那是什么。”

      红玫瑰好像在回答有纪的问题,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木兰:“自爱方懂深爱,情深莫过心死,勇敢难免留伤,人生寻求真实。”

      有纪沉浸在红玫瑰描绘的意境中。

      木兰却突然头皮发麻,一股凉意从尾椎窜上后脑。他不是没有被人误解过,当初出那三张专辑的时候,就被百合子误解,还让百合子十人组都愿意回到自己身边。可被误解得这么深的还是首次,这不禁让他想起:红玫瑰的取向非同一般啊。

      一时间,木兰不太敢接话,还好想起某个人,便问:“大光头最近还好吗?”

      红玫瑰恍然片刻才道:“木兰君说的是天光寺吧,他还好,最近结婚了。”

      木兰不知该表达怎样的情绪:“啊?”

      红玫瑰坐直身体:“婚姻嘛,传宗接代的交换形式罢了,在下与天光寺则不一样了。”

      木兰试探地问:“那,吃饭的时候,要不要用我的名义,把大光头叫出来。”

      红玫瑰欣喜:“还是木兰君善解人意,若是木兰君不介意的话,在下当然愿意。”

      木兰心里松了口气:“那行吧,时间你定,这两个丫头片子就交给我好了。”死道友不死贫道,有天光寺在前边顶着,就不用承受一段虐恋。木兰也赶紧结束这段对话,重新回去和有纪腻歪。

      没过多久,傅老爷子就击败了艾佐,走出镜像空间问:“小木兰,我把那老瞎子囚禁在镜像牢笼里,你说吧,要打要杀,一句话的事。”

      既然答应吉岡兄弟放过艾佐,木兰也不加以刁难,顺势道:“得了吧,谁不知道你俩相爱相杀几百年。你要是想杀了那老瞎子,也不用等到今天。就放了吧,丢远一点。”

      傅满洲嘿嘿笑着,也不多撩拨,谁知道小木兰会不会转变新意,赶紧提着老对头临时离开一会。

      琴来得比约定的时间稍晚,带着假扮成X教授的瑞雯、X战警仅剩的主战力镭射眼和暴风女、X战警的重要资助人兼泽维尔学校副校长白皇后、以及泽田弘树。

      泽田弘树入住四合院有一段时间了,多多少少知道了琴、木兰、瑞雯等人的不凡。尤其是当木兰招募海伦成为第二指挥官后,为了不让泽田弘树成为三小中被孤立的一个,木兰让丽美自主决定透露些秘密给泽田弘树。

      丽美深通物尽其用的道理,把泽田弘树拉来制定“开发中南半岛”的计划。也借着制定计划的过程,丽美向泽田弘树介绍了变种人的存在与来历,告知弘树变种人当下的渴求。即将推出的“开发中南半岛”的计划中,与变种人相关的部分多是弘树的功课。

      让琴带着弘树过来,既因为木兰的时空之门只对随从部队有效,也是给弘树近距离了解变种人的机会。

      人齐了,木兰正准备出来组织会议。

      一道高大的人影,先木兰一步站到众人中间,背对着木兰说道:“我,斯科特·萨摩斯,镭射眼,这次来的目的,不是参加或者聆听你们所谓的计划。而是代表所有变种人宣布:变种人不会在没有任何抗争之前,就主动离开自己的故土。过去不会、现在与未来都不会。你们别想着,利用变种人的力量,实现你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木兰眯起眼睛,看着这个背对自己同样叫斯科特的家伙,不免拿他跟自己的狐朋狗友斯科特·朗做横向比较,无论从身高、体格、还是声线上,斯科特·朗都显得娘了些。

      木兰不急于表态,眼神看向琴和瑞雯。

      琴先开口:“斯科特大哥,我们之前说好的,你不是已经答应,愿意来听木兰的计划吗?木兰并没有想要利用变种人的想法。”

      镭射眼看向琴:“真的没有吗?比如剥夺真正教授的能力,把教授送去一个偏远的养老院,再找一个家伙来扮演教授。若不是我小心谨慎,是不是连我的能力都会被剥夺?而你,琴,你还是原来那个琴·格蕾吗?”

      假扮成查尔斯的瑞雯:“斯科特···”

      镭射眼轻喝:“住嘴,我受够了你用教授的模样,用教授的声音,对我指手画脚。褪去这恶心的伪装,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

      于此同时,白皇后站到了镭射眼身后。白皇后,一个喜欢穿着白色内衣加披风,就到处走的金发大洋妞。身材很火辣,大长腿小蛮腰破涛汹涌。皮肤很白嫩,与白色内衣配套,甚至让木兰想起“梅逊雪三分白,雪输梅一段香”的诗句。

      从样貌上比较,白皇后和屋里另外一位金发洋妞平分秋色。

      瑞雯看向白皇后:“所以,是你告诉斯科特的?”

      白皇后语气轻松的说道:“假的,终究是假的。双腿健全的你,总有忍不住站起来的时候;查尔斯对待新学生的手段,也不是你能学全的;心灵感应者的诸多习惯,你了解的更是有限。漏洞太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你是女的吧。”

      仿佛是回答白皇后的问题,瑞雯变回了原本的模样,没有蓝色的皮肤与角质,只在额头上遗留三块灵片。

      白皇后惊讶:“瑞雯,居然是你。可如果是你,你是如何拥有心灵感应能力?又如何允许他们那样对待查尔斯?”显然,并未发觉瑞雯的不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