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演艺圈悲惨事件快播

      轰塌天的一番言语,让蝎子王无话可说,只得答应留下来开拓据点,轰塌天留下了几百人和十几艘船只,带领剩下的部队继续溯流而上。

      最后走到重庆水域时,曹军竟然遇到了官军左良玉的军队,他们在重庆城留下了一个营,负责保证左良玉部的后勤畅通。

      曹军一直在汉中地域混,跟盘踞在下游的左良玉部素有来往,曹军在重庆又遇到左部,双方不但没有冲突,还做了一些小生意,从左部那里换取了一些补给物资,便继续西上。

      过了重庆后,轰塌天便陆续见到罗汝才的巡江船队,都是自己人,见面自然格外亲热,巡江船只便簇拥着轰塌天的部队继续上行。

      待进入岷江没多久,便遇到了专程过来迎接的罗汝才,曹军的两支主力便实现了会师,罗汝才和轰塌天见面更是热烈相拥。

      “二弟,如今你的名声大噪了,我看老叫你的花名也不合时宜,不如你恢复本名吧,未来额们海外开拓,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好事咧。”罗汝才见面就说道,看来他琢磨这事也很长时间了。

      “大哥,一直叫这个花名叫习惯了,搞得我本名都忘记了,我得想一想哈。”轰塌天笑着说道。

      “你这个怂货,连本名都给忘了,不会是真的吧?”罗汝才笑着说,“以前你一直不说,额也一直不好意思问。”

      “开玩笑咧,大哥,额本名叫洪天宝,这下可以扬名立万了哈。”新鲜出炉的曹军二当家洪天宝说道。

      “洪天宝,这可是好名字啊,听着就文气,嗯,快赶上我的大名了,不错,不错,为了庆祝你扬名立万,哥儿几个今天一定要好好喝一喝,热闹热闹。”罗汝才大笑。

      两人说着说着,就在船头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大哥,看来最近形势很好啊,您都给累瘦了。”洪天宝笑着说道。

      “二弟很幽默嘛!不过确实比较忙,要不也不会把你们给叫过来了,现在闯王在四川闹腾,哥哥额可就成了红人了,各方移民中介找来联系的数不胜数,甚至团社的人都纡尊降贵的过来联络额,有团社插手,这移民的生意才能稳定呢!”罗汝才高兴的说道。

      “哦,团社一向不会直接下场啊?怎么会亲自来人呢?”洪天宝好奇的问道。

      “团社怕闯王那边杀心太盛,战事绵延荼毒百姓,要是闯王把人都给杀了,那团社不得心疼死,所以团社着急联络额,让额牵制一下闯王。”罗汝才从兜里拿出一个装饰精美的纸盒,翻开盖子,从里面掏出两颗卷烟,给洪天宝一支,然后自己示意。

      罗汝才把烟叼在嘴上,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铜制的打火机,“叮”的一声顶开盖子,然后大拇指一翻,“嚓”的一下,打着了火苗,然后把火苗凑近烟卷,深吸一口气,闭着眼享受了一下,然后从鼻孔里面喷出两条烟龙。

      “二弟,试试这个,看看怎样?”罗汝才享受了之后说道。

      这一番骚操作,让拿着烟卷的洪天宝目瞪口呆,一副傻傻的模样。听到罗汝才说话,才如梦初醒的把烟卷叼在嘴上。

      “嚓”罗汝才打着了火苗给他点上,示意他深吸一口气。

      “嗯,竟然有一股淡淡的甜香味,好象还有一股酒香味,大哥,从哪里弄来的好东西?”洪天宝平时也是一个烟鬼,好歹一天得吃几锅,所以一口烟进去,立刻就明白了其中的妙处。

      “这可是嘉华国那边最好的香烟,芷兰牌,你抽的可是限量版,从海外专程运过来,宝贵的很。”罗汝才献宝般的说道。

      “团社还尽出新鲜玩意啊,”洪天宝又吸了一口,满足的说道,“大哥,您成功的把额的瘾头给勾起来了,还说什么限量版,有点不地道哈。”

      罗汝才从兜里肉疼的拿出一包香烟,递给洪天宝,“二弟,哪能短了你的,不过你也得悠着点,这一包至少得抽两天,要不哥哥可供不上咧。”

      洪天宝高兴的接过去,“弟弟额的瘾头没那么大,额省着点吃,谢谢大哥哈。”

      “闯王还挺给哥哥额的面子,把所有的人都给额们了,不管是抓到的地主乡绅,还是各级官吏,全部都塞到额这里,要是闯王以前的做派,那肯定是杀了祭旗的。”罗汝才深吸了一口香烟,继续刚才的话题。

      “那就好,那就好,不光团社要人,就是额们的海外开拓,缺人都缺得厉害咧,汉中抓了不少的官兵俘虏,最后因为要翻山,怕管不住就全放了,要是当时想到走武昌,那些人额都想全部留下,送到海外都是好劳力哈。”洪天宝可惜的说道。

      “二弟,这一次过来有一个事情,额想把巴蜀这一摊子事情全交给你,额呢,就要带着你的嫂嫂们去大员坐镇,毕竟海外开拓,大员的事务非常重要啊。”罗汝才讪讪的笑道。

      “嫂嫂们?”洪天宝好奇的问道。

      “这不重要,”罗汝才闪烁的说道,“关键是大员,大员是支持前方开拓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必须要有人去那里统筹规划,原来是计划让你去的,但是那里枯燥无味,而且气候恶劣,怕你去了不习惯,所以哥哥额勉为其难。。。”

      “不,不,习惯,习惯的很啦,”洪天宝连忙打断罗汝才的话语,“哥哥,您看您都嫂嫂们了,额也来个弟妹们,让弟弟额带着弟妹们过去吧,枯燥的环境正好锻炼额的心性,额一定当好海外开拓的幕后总管。”

      “你不习惯的,那里又热,还有瘴疠,不是一个好地方哈,让哥哥去吧。”罗汝才嘿嘿笑道。

      “哥哥可别诳额哈,团社又驱瘴丸,早就不怕瘴疠了。。。”

      现在的大员,主事的已经不是王启山了,而是由社委副书记李军平代理书记职务,几年来,西岸的工作一直比较平稳,所以主管离岗也没有问题。

      而大员的主官,西岸社高官王启山现在已经在去往西京的海船上,同船的还有他老婆楚丽儿和三个儿子。

      楚丽儿真是一个英雄的母亲,已经给王启山生了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而且现在她的肚子里面又怀了一个,真让这两口子有一种幸福的烦恼啊。

      这一次漂洋过海来本土,本着不白来的心态,他把三个儿子都带来了,大虎考上美心中学就读,两个小的当然就上小学了,因为他们很快也要考中学,免得到时候再来一次。

      同船上的还有蔡海遥和曹娜,以及他们的两个闺女,曹娜也是英雄母亲,意外的时候就已经三十多了,而且已经有两个孩子都遗留在异时空了,来到本时空以后,又咬牙生了两个闺女,要不是年纪大了生不动,估计还得追。

      现在本土的纺织事业成长很快,曹娜决定回归本土,发展本土的事业,这一次便和蔡海遥一起从西岸搬回本土。

      另外,受了王启山两口子的委托,他们家的三虎会托蔡海遥、曹娜照顾,曹娜家的大闺女和大虎的年纪差不多,估计两家都有一些想法,有此关系,所以两家也比较亲近。

      另外,船上还有一家特殊的人,这一家人可有来头了,当家的两口子可是执委会委员长冷春山的未来亲家,这一次来本土旅游,盖因他们的儿子。

      这个当家的姓徐,是上海徐家的后人,他儿子徐绍华受家庭熏陶,自幼喜欢一些杂学,在年少时便游历到大员,被大员开放的风气所吸引,在淡江学习了好几年。

      后来因为成绩比较优异,被学校推荐到西京大学深造,于是徐绍华跨过茫茫大海来到西京市。

      在西京大学上学的时候,正好他的艺术老师是已经留校教书的冷伊伊。

      冷伊伊当时二十三岁,因为门第的原因一直没有说亲,她也不着急,不过他爹妈可就着了急了,要知道,他哥哥那时已经有了三个孩子了。

      其实在现代,二十三岁的女孩还小呢,但在嘉华国,那时什么时代啊,二十三就是老姑娘了。

      也许就是缘分吧,当二十岁的徐绍华碰到二十三岁的冷伊伊,两人竟然撞出了火花,最终这事愈演愈烈,最后到了和家长摊牌的份上。

      了解了男方家的家世以后,冷春山倒是没有反对,上海徐家也是书香门第,徐绍华的伯祖父徐光启还是一朝阁老,虽然有点下嫁,但对开明的冷春山来说,也不算啥。

      但是徐绍华的父母亲可就有点慌了,没想到未来儿媳的来头这么大,要是按当时来论,这亲家可是团社的首辅,嘉华国没有皇帝,其唯一的女儿堪比当朝的公主殿下。

      为了保证此事圆满,通过多次的沟通,社团高规格请徐绍华的父母亲到本土游历。

      公历三八年的六月十日,载着王启山他们的船队进入了葛江湾,在朱家镇稍作休息,便顺流而上,停靠在美心镇的专用码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