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丝袜自慰喷水

      “……哈啾。”

      谷辰打了个喷嚏,翻身从床铺上坐起来,茫然看着穿透窗户射进来的阳光。

      由于最近数周都裹着睡袋睡觉的缘故,半眠半醒的谷辰下意识地伸手去解开睡袋的拉链,但手上却传来绵布被套的结实触感。谷辰拽着被套愣了数秒,才慢慢想起当前现状。

      “对哦,我已经搬出阁楼了……”谷辰搔搔脑袋。

      搬出仓库阁楼的当天,谷辰便前往坊造司跟女司书报告。虽然突然报出的坊师身份把女司书吓了大跳,但谷辰打算常驻黎阳城的决定却让邬真为之欣喜。

      欣喜之余邬真也建议谷辰以经营坊组为方针来考虑,比起独自处理诸般事务来,这样无疑更有效率。

      经营坊组的话就势必要聚集各类人材。虽然现在还用不着,但为将来考虑还还是需要准备一处能当成经营据点的屋舍才行。接受建议的谷辰便请女司书帮忙介绍,继而在驻场附近找到不错的地盘。

      要知道,黎阳城是商离国的东南重镇,地理位置上又邻近南蛮领,因此物流贸易格外频繁。故而黎阳府司在西门附近设置了驻场,供来往驮队歇脚卸货,就功能而言大概类似陆上港口。

      为方便周转货物,许多商社都习惯在驻场附近建造商馆。

      这些商社中有像日升昌这般做得风生水起的,也有累积太多赤字而黯然消隐者。后者虽然已消隐,但其商馆设施却留下来并被黎阳府司接管。府司将其挂牌出租出售,但却很少有新商社愿意来触此霉头,结果价格一降再降,最后往往也只能拆解了事。

      邬真便推荐谷辰租下这些旧商馆其一来当成经营坊组的据点,并委托府司差役带他前往实地考察。谷辰欣然跟着差役走了好几处地方,最终选中了这间位于驻场边坡的旧商馆。

      这座商馆本身是附带仓库的小型两层建筑,采用相当结实的石材建筑,格局设计也简洁实用。只是位于驻场边坡而导致交通不便,再加上其前所有者经营不善倒闭的不祥先例,故而长久以来都乏人问津。

      谷辰倒并不忌讳什么破产先例,而交通不便的边坡位置反过来想也意味着不易受打扰,这对喜好清净的谷辰反倒是优点。在确认商馆内装设施都大致保留完整后,谷辰便欣然拍板定案,以每月十银通的价格将其租下为据点。

      十银通换成铜判约是五千,虽然听起来不算便宜,但考虑到商馆规模及其附属设施,可以说已是实惠到不能再实惠的价格。谷辰也抱着拣到宝贝般的心态接受下来。

      虽然商馆价格实惠是实惠,但住进去前要做的活计也不少。

      长久弃置的旧商馆内当然会累积诸多阴霾,光靠谷辰独自打理恐怕得花上好几周时间。不过既然旧商馆靠近西门驻场,那谷辰倒也不客气地找役工们来帮忙。

      此前他慷慨赠予小愈水的举动令驻场役工们对其好感爆棚,在工头管亥号令下,几十名精壮役工搬的搬扫的扫,仅半日工夫便把商馆上下彻底扫除了一遍,连外围坏掉的栅栏都被重新修复。

      役工们以豪快手腕帮谷辰搞定了大头,而有关家具摆设和窗帘寝具等细节事项,则在前来拜访的女司书协助下得以解决。邬真带来了数名帮手,以女性独有细腻感触将商馆各房间仔细收拾一遍,并添置了相应的居家物件。

      到女司书们收拾好时,整间商馆已焕然一新到让人几乎认不出来的地步。

      为此惊喜的谷辰向女司书们诚恳道谢并想至少支付购买物件的钱款,但邬真却以“支援坊师是坊造司的职责”为由而婉拒,并约定等谷辰安顿好后再给他带来坊造司的委托。

      在役工们和女司书的帮助下,结果到最后谷辰要做的也只是把随身行李搬进寝室,再依照习惯稍稍调整了下家居格局而已。不过兴奋之余大概有些做得过火,此刻从手足腹肌涌出的阵阵酸痛,便是昨天耗力过度的证据。

      “唉唉,早知道就该给自己留支小愈水啊……”

      谷辰略后悔地苦笑着,随即把目光移向周围。

      此刻谷辰住的卧室内,包括衣橱、矮柜和睡床等,其陈设家具都是用不惜成本的结实原本制造,哪怕被置许久也依旧坚实如许。谷辰猜想当初那商社建造商馆时应该是投入了相当的本钱,只是不知是否因此而导致赤字连连?

      无论如何,对已在帐篷睡袋里度过多日憋屈光阴的谷辰来说,眼前居室环境已然好到足以让他泪目的程度。

      “起床吧,还有好事情要做呢……”

      谷辰嘀咕着翻身下床,披着被单走到窗前。

      这间卧室面朝太阳升起的方角,采光格外良好。再加驻场边坡提供的高度优势,让谷辰推开窗户就能自然居高临下地俯瞰远处黎阳街道的风貌。比起那又狭矮又阴森的闭塞阁楼来,根本是云泥天壤之别。

      实在有点不敢相信,居然能住这样好的地方。

      谷辰用力揪着脸颊,脸颊传来的阵痛让他确信自己并非作梦。

      “不是做梦啊……”

      谷辰喃喃自语地揉着脸颊。穿越到乘黄大地已有数周的光阴,期间他曾蜷缩阴森仓库,曾在陌生街道流离辗转,也曾承受无数白眼和非难。直到此刻,终于摆脱了那些纠缠不息的纷扰,谷辰头一次感觉呼吸如此轻松。

      谷辰俯视着商馆前庭。

      和别人无关,这里是他的地盘。

      虽然每月要付十枚银通的租金,但与此相应的,他也彻底拥有了这座商馆的支配权。好比在帐篷里睡着突然被惊醒的事再不会有,也不用来来回回都像作贼般的承受着他人非难的视线。

      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他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踏足来。

      现在他再不是那整日受白眼的“吃闲饭的”,而堂堂正正在此地生活、拥有尊严的坊师!谷辰伸手抚在胸口,对习惯冷静思考的他来说,胸中涌出如许热流是记忆中未曾有过的事情。

      一时间找不到语言来描述心中的感触,谷辰干脆闭上眼睛,让那股初春融冰般的暖意在胸中静静晕染。

      ……………………

      这座旧商馆是附带小型仓库的两层石造建筑。姑且不提那间尚未清理的附属仓库,其商馆本身的规划布局可谓实用派的典范。

      举例来说,其商馆底层集中着会客室、事务室、厨房、杂物室等开放性的公共区域,而二层作为非开放的私密区域,被分隔成寝室、书记室、陈列室等数间别室,在机能配置上无可挑剔。

      在众人帮助下,商馆各房间已被大致打理干净。不过目前商馆的住客只有谷辰一人,有机会利用到的也只有卧室、客厅和厨房等少数区域,就整体来说还称不上恢复生机。

      “呼啊……”

      谷辰边打着哈欠边走下楼梯,顺手扶正了墙上挂着的不知何年代的陈旧画作。

      像这类价值未知的装饰物在商馆各处似乎还蛮多的,虽然谷辰曾想过把它们当成商馆的韵味接受下来,但最终却发现自己实在很难跟前代所有者的审美有所共鸣。等手头宽裕后就把它们统统换掉,谷辰在心里决定着。

      “……说起来,‘波纽’那家伙呢?”

      走下楼梯的谷辰四处张望着。目前这座商馆的住客除他以外还有一人,也就是被谷辰取名“波纽”的壶怪。此前役工们忙碌打扫时那怂货躲在角落装死差点被当成垃圾给扔掉,因而被吓得不轻。到昨天才徐徐恢复过来,现在则不知蹦跶到哪地方去了。

      “咦?有水声?”

      张望着的谷辰隐隐听到厨房传来水声,走过去时正好看到一粗陶罐子正摇晃地踩着案板、往墙角大水缸里倒水的光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