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小心跟亲人发生性

      两个美女吃力的推出一辆车,车上东西用红布遮掩,两位美女将红布揭开,露出一块大石头,这是一副碑帖,三层蔡邕脸色一变豁然站了起来,仔细看了看,真的是自己的笔迹,转身问张任,“公义,这你是哪里来的?”

      “还记得熹平石经吗?”张任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蔡邕想起来了,当时这块自己不是非常满意,所以舍弃了,这块石碑怎么到了张任手里了?这小子……

      蔡邕有了一个猜测,然后慢慢缓缓坐下位置,没有吱声,看了天子多少有意透漏点什么。

      实际上这块石碑是张任花大价钱买来的,只是内部价格,折扣比较多而已。

      “今天我们第二份拍卖品是一副碑帖,是当代书法大师蔡中郎的作品,论语中学而第一篇。”

      “停一下,我有质疑,蔡中郎的作品从来不进入市场,很难找到,这一定是仿制品!”一楼一个人质疑道,张任看了看,微微一笑,这徐章茂会用点心思了,这是自己的水军。

      一片哗然,议论纷纷,很多人点头,顿时质疑的人不少。

      “没关系,在场的都是懂书法的,可以上来鉴定一下!”李明美笑道。

      “不用了,我证明那是真的!”蔡邕沉着脸站起来对着下面说道,他可不希望自己的作品随便被人摸来摸去,哪怕是自己不是很成功的作品。

      “你是谁啊?凭……”这个水军转身然后脸色一变,马上朝楼上蔡邕拱手道:“蔡……蔡侯!”

      “真的是蔡中郎啊!”

      “真的啊!”

      “蔡侯自己证实了!”

      “这是肯定是真的了!有什么比他本人证实更真的?”众人议论纷纷。

      “鉴于市场上蔡中郎的字,这碑本来五十万起,这可是蔡中郎第一份碑帖作品公开流出来哦!特别有收藏价值!所以开价六十万起,而且每次加价五万。”在美女主持人一锤之下,价格马上报出来。

      “六十万!”

      “六十五万!”

      “七十万!”

      “七十五万!”

      “八十万!”

      “八十五万!”

      ……

      “公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蔡邕看着自己的作品,脸色难看的说道。

      “嗯,有事请吩咐!”张任当然知道蔡邕的想法,不想这作品流出。

      “这已经超过我的能力范围了,我只是不希望外人拥有我的作品……”蔡邕苦笑说,作为中郎,收入不菲,但是一介清流,当然没那么多钱财。

      “那么我自己买下可以吗?”

      “有劳公义了!”蔡邕有些过意不去,“要不,你买下,这碑你留着,为了补偿你,我再给你写一副字!”

      “蔡中郎,我买下就是了,不用再这么跟我客气!我出去一下!”张任一弯腰,出了二号包间,转到五号包间,然后出来回到二号包间。

      当杨彪正要出价之时,……

      “一百万!”全场安静了,大家都从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五号包间,一个靓丽的身影出现,人后隐入黑暗之中。

      “三层五号贵宾室开价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恭喜三层五号贵宾室得到了这件蔡中郎的作品!”李明美可是之前得到指令,这五号贵宾出价,要倒计时快一点,所以刚才加快了一点倒计时。

      所有人猜测着三层五号贵宾室的来历。

      袁绍和杨彪再也不敢小觑这寰宇拍卖会了,第一、第二个拍卖品足以震动京师了,明天雒阳最大的议题就是这场拍卖会了,过上几个月,大汉天下都是讨论这事。

      “都已经破百万了,那么这压轴拍卖品得多少钱才行?”众人议论纷纷。

      “今天第三件拍卖品,有请入场!”

      第三件拍卖品也是用车子推进来的,看两位美女的样子,应该也是挺沉的。

      “第三件拍卖品,不用我说,大家自己看!”

      第三件拍卖品的红盖布被解开,里面是一株三四三、四尺高的珊瑚,在光线的照射下,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珊瑚一尺以上已经很少了,这株珊瑚大概有三尺八寸,算的上是上好,底价十万,每次增加至少一万。”

      “哇,真是低价了!”有些惊叹道。

      “十五万!”一开始就是势在必得的状态。

      “二十万!”

      “二十五万!”

      “二十八万!”

      “四十万!”一层有个穿着光鲜的一看就是世家中人,张任看了看,翻到这人登记的名字和介绍,石礼,渤海南皮人士,汉武帝年间宰相石庆之后,张任默默的标注上,这是一个好客户。

      “四十万一次,四十万两次,四十万三次!”然后一锤定音。

      贾诩慢慢的说道:“少主很用心!”

      “怎么说?”

      “第一次的玉是普通品,第二次却是残次品,也是高于市场价格,你说会造成什么影响?”

      花解语点了点头,这不言而喻!

      二楼一号包间和二号包间门都打开了,进来的分别是袁逢和杨赐,听了袁绍和杨彪的叙述,两人脸都认真起来,然后坐下来。

      “彪儿,为父查过了,今天宫内这等级的乐师都在宫里,这说明不是皇宫的乐师!”

      “刚才蔡中郎的作品展出被卖出一百万两白银,而蔡中郎也在楼上二号贵宾室!”

      “蔡中郎?蔡中郎的作品怎么会展出呢?”杨赐思索着,突然抬头:“你是说……?”

      杨彪重重的点头:“父亲,要知道这紧挨着皇商,还有皇宫,听说这块地盘本来就是皇商买下的,后来交给了寰宇!”

      “那么我们还是要表示一下的,捧捧场!至少买下一样东西!”

      同样的对话在一号包间进行着,袁逢也打算出售买一样捧捧场。

      “本初,不能花太多钱在这种东西上面,玩物丧志!”

      “是!”袁绍素有大志,当然知道。

      然后袁杨两家都出手买了拍卖品,有很多世家也频频出手。

      ……

      另一个金牌美女主持人出现,这就是叶玲英,她亲自主持最后一件拍卖品。

      “今天我们最后一件拍卖品要拿出来!也是大汉第一个压轴的拍卖品,这东西稀罕着呢,据统计大汉十三州,仅有十八个,这就是第十九个,那么我们有请压轴拍卖品!”

      场下一片哗然,整个大汉只有十九件,这是什么物品?所有人议论纷纷……

      刘普摇了摇头,这大汉第一个压轴拍卖品又是一个溢价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