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东北老女人大叫

      第37章 家传宝玉

      古诚不由一愣,敢情这传功长老还以为自己修炼失败呢,可自己七天之前就修炼成功了。

      “长老,其实我……”

      古诚看着传功长老,想要解释一下。

      传功长老却是摆了摆手,道:“你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现在万分后悔懊恼,想要回当初的一千贡献度对吗?不过,贡献度就别想了,没这种好事。这次失败,其实对你也是一种磨练,吸取教训就好了……”

      “……”

      古诚默默无言,他想说自己早就练成《月影步》了,可这传功长老完全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啊。

      他转念一想,算了,免得传功长老难堪,还是不说了。如今也归还了秘籍,也该离开了。

      当即,他便对传功长老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可他还没走出几步,便有一名身材魁梧的青年迎面走来,路面很宽,但这名青年却故意撞向了古诚。

      古诚起初并未注意此人,等他古诚发觉之时,对方已经跟他撞在一起了。

      原本,这事最多道个歉也就了了。

      可这名魁梧青年,却是脸色骤变,飞快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碎裂的玉佩,而后抚摸着玉佩,大声痛哭道:“我的宝玉啊,这可是我的家传宝玉,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一代就传下来了,就这么碎了……”

      哭完,又恶狠狠的瞪着古诚,厉声喝道:“混蛋,你撞碎了我的家传宝玉,你必须赔我!”

      古诚倒是显得很淡定,因为他从头到尾把整件事情,仔细一想。从这魁梧青年男子出现,到故意撞向自己,再来玉佩破碎向自己索赔。

      显然,眼前这名青年男子,是早有预谋。

      他也不急着,去揭穿这名青年男子的阴谋,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开口道:“哦,你想要我怎么赔?”

      魁梧青年男子一愣,没想到古诚这么配合,还以为古诚要先不认账抵赖一会呢。

      他冷哼一声,语气不善道:“我这块宝玉,从祖辈就传下来了,乃无价之宝。今天,你要是不给个万把两银子,就别想走了!”

      “万把两银子,这玉佩好值钱!”

      “是聂天佑师兄!他可是进入内院多年的老弟子,凝气境三品的高手。这小子,好像是新加入内院的弟子吧。撞碎了聂天佑师兄的宝玉,这小子要倒大霉了……”

      这里的动静,将四周的弟子全都吸引过来了。他们听到魁梧青年的话,皆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后,又纷纷目光怜悯的看向古诚。心想,这少年今天摊上大事了。

      然而,古诚听到魁梧青年聂天佑的话,却是忍不住哈哈一笑:“就这块破石头,你也敢讹我一万两白银,你胆子倒也挺大的嘛!”

      “你什么意思?”

      聂天佑把脸一沉,语气不善道:“我告诉你,我这块宝玉,可是拿去给高人鉴定过,说最少价值一万三千两白银呢。我念你是同门师弟,这才给你个优惠价,别不识好歹!”

      “呵呵!”

      古诚不屑一笑:“是韦雄派你来的吧?想找我麻烦,直接动手便是,何必寻这些无趣的由头?”

      聂天佑一听,顿时脸色大变,不敢置信道:“你怎么知道……”

      刚说完这话,又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捂住了嘴巴。

      古诚却是冷笑不语。

      这聂天佑从一开始,就是故意找茬,故意撞向自己。

      如果说,他只是为了讹诈一点钱财,根本没必要选择在藏经阁附近。更不可能选择自己,自己又不是什么有钱人。

      既然他不是想讹诈自己的钱财,那么便是故意想找自己的麻烦了。

      古诚加入内院的时间并不长,认识的内院弟子都没几个呢,更别说得罪的弟子了。

      在这内院之中,可能找他麻烦的,也就只有韦雄、樊建等几人了。

      可樊建身为凝气境四品的武者,都在自己和上官磐手中吃了亏。肯定不会傻到去派一个凝气境三品的家伙对付自己。

      所以,眼前这位凝气境三品的聂天佑,多半是韦雄派来的。

      看这聂天佑的表情,古诚便知道自己的推断并没有错误。

      “原来聂天佑师兄是故意找这新弟子麻烦的啊,这其中似乎还牵扯到其他恩怨……”

      “原来撞碎玉佩只是个由头,是故意找麻烦的。算了,聂天佑师兄实力高强,咱们可惹不起……”

      一群围观的弟子,此刻也算看明白了,原来是聂天佑故意用了块破石头,撞向古诚。以此,来寻古诚的麻烦。

      聂天佑见自己的计谋被识破,眼中有些愠怒,但却不依不饶道:“没错,我的确是故意找你麻烦,就算你知道了,那又如何?我告诉你,今天,这块破石头你是赔定了。拿不出一万两白银,你就给我爬着离开这儿!”

      “欺人太甚!这聂天佑也太过分了吧,故意找麻烦不说,一块破石头硬是要别人拿出一万两来赔……”

      “嘘!小声点,不想活了吗?这位聂天佑师兄,可是凝气境三品的高手呢,据说跟韦雄师兄还有些关系呢。得罪了他,谁都保不住你!这内院,本就是弱肉强食,实力弱小,就只能挨欺负……”

      围观的弟子们,听到聂天佑的话,不禁纷纷面露气愤之色。但畏惧聂天佑那恐怖的实力,他们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不少弟子,把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传功长老方向,他们期望传功长老能出来住持公道。

      传功长老瞥了这边一眼,却是兴趣索然的移开了目光。

      内院之中,本来就不禁止弟子间的争斗,甚至还鼓励争斗。这种事情,传功长老可懒得理会。

      更何况,他还记得那个叫做古诚的少年,无比的狂妄自大。让他吃点苦头,传功长老反而是乐于瞧见的。

      见传功长老无意过问此事,在场的弟子们,皆是有些失望。

      而聂天佑,则是更加得意了。

      他目光逼人的看着古诚,冷笑道:“小子,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韦雄师兄。这一次,韦雄师兄只是让我给你一点小小的教训。待到下次韦雄师兄亲自出手,你的命能否保住都很难说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