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美文散文>

      在短暂的沉默后,狭窄的小屋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每一位塔主在这时都不会吝惜自己的掌声,每一位都对着朱利安献上尊敬的眼神。

      就连是最该反对朱利安的维吉尔也在这时乖乖闭上了嘴,郑重地对着朱利安低头致意。

      他当然还在关心着自己的生死和进阶,但同样,这并不妨碍他敬重朱利安。

      就算他这个想法不能在他手中实现,可他确实为星之塔再度指明了方向。

      没错,朱利安只是提出了他的几点想法和建议,甚至其著作本身在此之前根本得不到其他人的重视,也就意味着,至少在理论体系构架层次上,这本书依然有所欠缺。

      否则,它早就应该成为某门重点课程才对。

      涉及到实战,这本书中并没有提及经典的处理手段,也没有罗列应对突发情况下的准备,甚至在某些仪式的选择上也带着部分想当然的思维。

      但这并不影响这本书的重要意义。

      在很多时候,方向和选择,往往要比努力更加重要。

      至少,它的出现和普及,将代表着星之塔这个庞然大物,终于将视线移到了一个全新的方向上,将目光聚焦在了一个从未涉及乃至从未想过的领域。

      对他们这些高阶的金币系超凡者来说,这本书上提及的诸多技巧无疑是简陋的,到达了他们的这种层次,早就已经脱离了仪式的形式要求,除非是某些需要特定主材的仪式,否则动念间就能通过灵魂直接构筑仪式本体。

      别忘了,香料的本质只是一种灵性材料,而灵魂本身就是一种极佳的灵性材料,对于高阶的金币系超凡者来说,哪怕只是溢散的灵魂气息,都能成为香料的一部分。

      这种战斗技巧,是相对于低阶预言家而言的,尤其是针对青铜阶位的金币系超凡者,也只有他们才迫切需要掌握这种迎战手段。

      而同样,这种技巧也注定只有在星之塔才能获得出现乃至被推广的可能。

      “根据月之塔提供的史料,在五百年前圣杯系超凡者就已经制造了第一尊黏土魔像,而现在呢?”朱利安在如潮水般的掌声中接着开口说道,声音低沉,“现在的他们,已经能够制造出比肩日月的超巨型战争傀儡!”

      掌声不觉低了下去。

      “三百年前,权杖系超凡者同样探索出了稳定的元素结构,并成功将其固定和记录下来,形成了最早的元素魔偶,而现在呢?”

      他环顾四周,看着一位位塔主的脸,“现在,我们都知道,元素傀儡的符印铭文已经不再是一种秘密,任何一个权杖系超凡者都能以极低的价格获取这部分的超凡知识,它被通用了!它不再是秘密。”

      “在三百年前,几乎在同时,我们同样开始了对于星术傀儡的研究……”

      他张开手指,星光温顺地在他的掌间变换着,跳跃着,变成一尊尊形象各异的画像,然后他随手将这幻象甩去,任凭它们重新变成星辉散落在空气间,变成点点星尘。

      “但现在呢?是的,我们能够制造星术傀儡了,是的,我们也能够将星术傀儡应用在星之塔中,是的,我们确实能够制造出黄金阶战力的星术傀儡,可代价呢?灵性不变理论在限制着我们,在告诉着我们星术傀儡是有代价的……昂贵的香料,繁琐的仪式,低的惊人的成功率,以及……活的、强韧的超凡灵魂。”

      “相比起巨型的战争傀儡,我们的星术傀儡做不到它那强大的破坏力,相比聚散无形的元素傀儡,我们没法让星术傀儡也像它们一样廉价……或许,我们该改变思路了……”

      朱利安说着,向众人解释道。

      “我承认,或许我这样的做法的确对不起研究星术偶像方向的诸位塔主,但星之塔的资源有限,我们的精力有限,我的智慧有限,我只能做出我认为的、最正确的选择,而这,也是我削减星术偶像资源的原因,倘若当我们的星术偶像不能量产,甚至不能离开星之塔太久时,或许我们该等下一个变革性的天才出现改变这个局面。”

      “关于削减招生规模,同样,我想也与在座的诸位有关……”

      头顶上的先贤们开始逐渐消散,一个个重新没入画中,画像上原本空洞的眼眸又随着他们的回归而变得生动起来,重新审视着下方的场景。

      对他们而言,这场会议已经结束了,他们已经见证了一次历史性的时刻,也亲自出面为其站台作保,接下来的一切事务都与他们无关。

      朱利安像是没有察觉到头顶的变化,依然悠悠地说道,“或许,对我们而言,学徒多或者少,已经没有那么多区别了,不是么?”

      对于这一点,哪怕是培养学徒最多、脾气最火爆的莱卡尼修,也并没有用他蹩脚的大陆通用语反驳。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导师,都有着自己的学生。

      而最为微妙的地方在于,他们虽然都是超凡者,可他们的时间也和他们的学徒一样,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

      即便他们的精力远胜常人,可这并不能代表着他们就能全天无条件开课。

      事实上,在座的每一位,包括朱利安在内,都已经很少开几十人乃至几百人的公开大课了,一般都是几人,乃至一对一的单独教导。

      即便是目前星之塔依然有着完善的晋升体系,能够保证有源源不断的超凡者在学习过程中成为导师,但相对于日益扩大的招生规模来说,这点增长无疑是少得可怜的。

      在这几年来,已经有相当一批学徒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老师而被迫在塔内自主学习,可就算是星之塔的图书馆对他们开放,在没有专业指点的前提下,自主学习的效率可想而知。

      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好学,而是他们往往不太明确自己究竟该学习哪方面的知识,白白在星之塔丰厚的学术资源面前浪费了时光。

      什么都学一点,或许是一件好事。

      但对出了星之塔就再也享受不到相应资源的绝大多数超凡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坏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