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最大三级网站

      过了陵水河,前行四十里来到永昌郡城下。

      几日前两国还是敌对状态,但今天成国割地求和,表面上已经成了友好邦交。

      出于礼貌,上官文雄还是要去拜访一下永昌郡守。

      永昌郡太守文在龙很清楚,目前两国的友好是暂时的,曹国一旦扫平东胡人,必然还会挥军南下征服成国。

      虽说上官文雄现在是扫北大将军,但他真正的身份依然是成国的臣子。

      文在龙可不想给人落下里通外国的把柄。

      所以文在龙得到上官文雄的通报后,称自己身体不适,拒绝和上官文雄见面。

      文在龙的做法也正好契合了上官文雄的心意。

      大家心照不宣最好,免得额外生出事端。

      差人办完通关文书后,上官文雄带领众人直接穿城而过,继续北上前行。

      日落之后,上官文雄下令野外扎营。

      亲兵每五人一个帐篷,杂役十人一个帐篷。

      上官文雄是主将,自然是一个人一个帐篷。

      在整个行军队伍中,除了上官文雄,没人知道上官玉春的真实身份。

      但上官玉春不可能与其他人共用帐篷。

      作为亲兵正副首领,她与冯晓宇共用一顶是说的过去的。

      上官文雄既然得到了女儿的承诺,也知道冯晓宇少年老成,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发生。

      他既然同意了他们以后的婚事,也就乐见其成了。

      上官文雄把二人叫到一起共进晚餐,同时也想听听冯晓宇对这次北上的看法。

      因为上次的战争竟然让冯晓宇一言中的。

      落座之后,上官文雄开门见山的问道:“晓宇,你觉得我们此次北上该如何应对?”

      冯晓宇想起了一句话:你们前方打的越好,我在重庆就越安全。

      他假意思索片刻,同时为了避免隔墙有耳,就压低声音说道:“将军北上恐怕得做些有损将军一生英明的事情。”

      上官玉春问道:“这是为何?”

      冯晓宇说道:“我们胜利的越快,曹国南下征服成国就会越早。”

      上官文雄暗暗点头。

      上官玉春问道:“如果我们大败而回呢?”

      冯晓宇说道:“大败而回的话,估计我们也性命不保。”

      上官玉春说道:“大胜不行,大败也不行,那我们该怎么办?”

      冯晓宇说道:“我原本以为曹国只是想占领几个郡县。现在看来,曹国处心积虑说服巴国两面进攻,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真正的目的是将军。”

      上官玉春“啊”的惊呼一声,连上官文雄也露出询问的眼神,他还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

      冯晓宇继续说道:“我估计,曹国没有良将能抵挡住东胡人的进攻,这才将目光放在了将军身上。所以将军能做的只能有胜有败,大量消耗双方的兵力和粮草,把他们两家全部拖住,给成国以喘息之机。”

      上官玉春问道:“如你所说,他们为何不直接找朝廷借兵,还非要死几万人来达成目的?”

      冯晓宇说道:“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如果能得到上官将军的帮助,死几万人又算得了什么,再说了,他们也不敢直接向朝廷来借将军。”

      上官玉春问道:“那是为何?”

      冯晓宇说道:“你想想,他们如果出口相借,需要付出代价不说,不正好说明他们国无良将吗。这样的机密如果让朝廷得知,他们不敢保证成国不会和东胡人来个南北夹击。”

      上官玉春叹了一口气,说道:“唉,陛下年幼,朝臣无能,大好的江山眼看就要丢掉了。”

      上官文雄说道:“没想到曹国只是投石问路,就能恐吓成功,获得了这么大的利益。”

      冯晓宇说道:“或许他们早已买通朝廷重臣,也或许某个朝廷重臣本来就是他们的奸细。”

      冯晓宇的分析,让上官文雄感到比他自己想象的更为严重。如果真像冯晓宇说的那样,成国可真的是内外忧患,大有国将不国的危机。但作为臣子,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依冯晓宇之计,尽量拖住东胡人和曹国,多给朝廷点时间,让年幼的陛下快点成长起来,让成国的国力快点强大起来。如果真能如愿,别说牺牲些名节,就算是丢掉性命,也值得了。

      冯晓宇只是就事论事。

      国不是他的国,君不是他的君。他才不关心谁赢谁输呢。他除了惦记着兰小梅外,最关心的就是他啥时候能去雒京治病。

      冯晓宇有自己的人生计划,但首要的是解除身体隐患。

      只有身体完全康复了,他的计划才可以慢慢来实施。

      对于现如今的战局,上官文雄既然问他,他就说些自己的分析和见解,完事之后,他再不会去想这些事了。

      对于上官玉春来讲,爹在哪儿家就在哪儿。

      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庶母自从有了自己的孩子,对她越来越冷淡。

      雒京的那个家不是她的,所以才跟着爹爹来到镍郡。但她现在还没到关心国家大事的境界。

      以前父亲的生活起居和安全保卫是她的全部心思,现在又多了个冯晓宇。

      只要这两个男人都好好的,她也就心无旁骛。

      刚才所讨论的军事形势、国家大事,上官玉春也就只是听听而已,一旦离开了这个话题,她也就再不关心了。

      俩人回到帐篷,看夜色还早,就点起油灯,继续他们的学习大业。

      冯晓宇这几个月的时间,学习进步很大,基本上可以读懂书本上的内容了。

      遇到不认识的字,自会有上官玉春这个贴身的老师来讲解,然后自己再默写熟记。

      上官玉春也已经能熟练计算加减乘除,现在开始进入代数的学习阶段,可以解简单的一元一次方程了。

      帐篷里没有案几可以写字,两人各自抱着一本书在读。

      冯晓宇见上官玉春打了个呵欠,就笑着说道:“夜深了,我们也该睡觉了。”

      上官玉春说:“好。”

      于是俩人各自洗漱,灭了油灯,双双躺下。

      上官玉春躺进被窝,发现睡意全无。能和冯晓宇共处一室,她的心里感到特别的温馨而踏实。

      在她看来,如果能保爹爹平安,如果能和晓宇天天这样厮守在一起,管他是谁的国,管他走多远,就算天涯海角那又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