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丧尸女友 电影 2016

      挂断主任的电话,站在墙根的张漠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张漠对现在的单位十分满意,有一个负责任、积极向上、敢担当的领导,一群正能量爆棚,真诚善良,工作认真的同事,自己也十分受重视,从事的工作也是自己喜欢的。

      张漠其实不想辞职,但他拗不过宝珠啊。

      “张研究员,发什么愣呢?”

      李村长拍了拍张漠的肩膀,有些忐忑的问道:“昨天说的话还算数不?”

      “啊,什么事?”

      在想辞职的张漠没有反应过来。

      “承包的事啊。”李村长顿时有些急了。

      “哦哦,这事啊,算数,我在想回去办离职手续的事呢,您也别叫我张研究员了,以后直接喊我名字就好了。”

      见张漠承认承包的事,李村长的嘴角都咧到了后脑勺了。

      李村长走后,德叔拿着一份合同走了过来,张漠看了看,合同约定的十分严谨。

      张漠看了看价格和付款时间,直接填上自己的银行账号,签字按手印,将陨石交给了德叔。

      一切尘埃落定,自然少不了庆功宴。

      饭桌上,作为最后的赢家,张漠成了众人敬酒的对象,酒是德叔自带的,自然是好酒,但张漠总觉得不够纯正。

      酒足饭饱后,张漠找到李村长:“李村长,我打算明天回趟帝都,承包的事,您帮我先跑着,等回来了,咱们就去县上里签协议,但是这地我能先种吗?”

      “那自然没问题,县里的事我张罗着。”

      那片地本来就是村子里的荒地,根本没人关注,再说以李村长在村子里的威望,这点小事他还是敢打包票的。

      “李村长,还得麻烦您,明天找几个人,在陨星泉边上种上五亩树。”

      按照宝珠的扩张速度,自己有五天可以浪了。

      张漠打算用五天的时间,处理下帝都的事情。

      给李村长留了五千块钱,其中两千是种树的树钱和明天雇人的工资。

      另外的三千,张漠让村长明天等自己走后,转交给小光妈妈,当做这几天请客的饭钱。

      来时的轮椅,也委托村长捐给了村里的卫生所。

      第二天一早,没有了拉扯力作祟,张漠舒服的睡到了自然醒。

      提前种树这招,可行!

      与小光打完招呼,张漠搭着李村长的车,直奔机场。

      坐在机场贵宾休息室,张漠看了下空间中的宝珠,其上白天出现,晚上消失的游丝,不知何故,竟然没有消失。

      从宝珠空间中退出,张漠总感觉漏了些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三沙村,陨星林。

      几个村民正聚在一起,对张漠的树,评头论足起来。

      其中一个憨厚壮实的村民说道:“张工,做研究行,但这种树吗,不如咱啊,看这树都种成圈了。”

      这个村民叫王二柱,是村比较困难的两家之一,家里有个生病的老妈需要照顾,不能出去出去打工。

      所以一般村里有什么灵活,村长总是第一个想到他,接济着他点。

      “是啊,这以后怎么种大芸!”

      大芸是肉苁蓉的别称,寄生在梭梭根部的一种药材,补肾壮阳,又被誉为“沙漠人参”,种植梭梭,采收肉苁蓉,是这里村民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

      “是啊,这梭梭林还得种的方正才好。”

      天聊完,几个村民,开始按照村子里的方法种起树来来,当飞机起飞的时候,圆形的陨星林已经向着条形发展了。

      飞机开始滑动,张漠早早的将耳塞塞进耳朵里,耳塞是漂亮女孩林雪柔送的那对。

      随着飞机加速,耳朵内外的压力开始变化,当到达一个临界值时,突然的变化却让张漠愣住了。

      他的耳朵里生出了一层无形薄膜!

      这层薄膜将内外气压的变化隔绝了开来,张漠耳朵的不适感也随之消失。

      尝试着将耳塞取出来,耳朵没有一丝的不适。

      随着飞机进入平稳航行,这层薄膜也消失了。

      真是太神奇了,张漠猜测这肯定又是宝珠的功能。

      宝珠,我爱死你了!

      一路无事,飞机顺利的降落在机场,张漠回到了久违的帝都。

      帝都的天空很蓝,随着华国严格的环境治理,几省的联合治沙,奥运蓝、apec蓝已经成了常事。

      但空气中汽车尾气的味道,却让张漠十分的不适应。

      虽说帝都汽车尾气的排放标准越来越高,但600万的汽车保有量,还是让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尾气味。

      “啊嘁~”

      打了个喷嚏后,张漠才感觉鼻子舒服了很多。

      回到家,打开房门,张漠用手在鼻子前挥了挥,才刚刚出去五天,屋子里就有一股灰尘的味道,今天没换的衣服,似乎也有股异味。

      这让爱干净的他,十分的不舒服。

      张漠赶紧打开窗户,紧接着来到浴室,将衣服扔进洗衣机。

      洗澡时,张漠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小肚腩竟然消失了,腹部变得平坦了,用力绷紧肚子,竟然能看到六块腹肌,摸上去,硬邦邦的。

      自己平时虽然爱锻炼,但是肚子上还是又几分肥肉的。

      湿润的水汽,给他古铜色的皮肤上度了一层细腻的光泽,散发着强烈的荷尔蒙气息,原本发黄的皮肤,此时不再是缺点。

      想来这些又是圣珠的作用了。

      舒服的洗了个热水澡,张漠赤着身子,用浴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门,一股蔬菜和水果变质的味道铺面袭来。

      翻看着里面的蔬菜水果,令他奇怪的是,并明显腐坏的地方,也许是放的时间久了吧。

      张漠从里面条出一桶密封的纯牛奶,拧开瓶盖,对准嘴巴直接往嘴里灌去。

      “噗!”

      张漠一口喷了出来,味道不对!

      这几天绝对断过电,不是说小区有备用电源,怎么还会断电!

      见冰箱里的东西已经变质,张漠只能从厨房找出一桶泡面。

      用小锅将泡面煮熟,里边加根切碎的香肠,将调料包搁进去,用筷子搅匀,一股浓浓的调料味便飘了出来。

      将煮的金黄的泡面端到餐桌,张漠吃了一口,眉头一皱。

      难道自己的手艺退步了?

      将味同嚼蜡的泡面吃完,张漠关上窗,打开空气净化器,躺在双人床上,软弹的床垫将他整个身体托住。

      舒服~

      躺在床上,张膜的意识降临到陨星泉边,几天来种下的树苗,已经开始成为昆虫的乐园。

      梭梭树根吸收着水网传来的水分,努力生长着,间或几只小蚂蚁衔走掉落的细小枯枝,披着盔甲的小甲虫在沙地里打着洞,不时的将无形的水线扰乱。

      一条细小的沙漠蜥蜴,在沙地上警惕的爬着,不时探出舌头,寻找着食物的气味,突然蜥蜴停止下了脚步,原来是一只小甲虫漏出了头。

      沙漠蜥蜴舌头一伸,小甲虫就被卷回了嘴里,小蜥蜴开始享受起它美味的晚餐。

      小蜥蜴还没有得意多久,就落入了一只沙漠狐的口中。

      加了份甜点的沙漠狐,舌尖舔舐着粉色的鼻头,躲在一丛梭梭树苗下,机警的观察着周围,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萌物。

      张漠下意识想要触摸这可爱的萌物,他可察受到了沙漠狐光滑的毛发,但沙漠狐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仍在自顾自的舔着舌头。

      时间缓慢的流逝中,张漠的意识不断在陨星林中飘荡,最终挡不住困意,才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