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视频在线播放

      阮凌把震惊得快要掉到地上的下巴,捡了起来重新扶正后说道: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难道这些都不重要”?

      “我早就说过,你是我们的希望,要不然,你怎么可能来到这里?

      如果不是因为有些事,现在时机未到不能说,说了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我绝对不会对你有所隐瞒的”。

      对方诚恳道。

      阮凌听了对方的话,觉得他并没有说谎,阮凌想了想,又问道:

      “那修士的境界又是怎样划分的呢”?

      对方想了一下说道:

      “修士的境界划分有练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等等境界”。

      “那我能冒昧的问一句,你现在的境界吗”?

      阮凌又好奇的问道。

      对方笑了笑道:

      “这个吗,你现在知道了,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我只能说还可以了”。

      “那修士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阮凌又问道。

      “修士之间的区别吗,有战斗、研究、智慧、文艺、管理、创造、复合等等,多种多样的类型”。

      对方又说道。

      “那要怎样才能成为修士呢”?

      阮凌又问道。

      “首先,要悟出灵根,灵根是一切的开始,如果不能悟出灵根就无法成为修士”。

      对方耐心解释道。

      “那怎么样才能悟出灵根呢”?

      阮凌好奇的问道。

      “这个吗,只能靠自己了,悟出灵根的方法,多种多样,这要看各自的机缘了,没有统一的标准”。

      对方解释道。

      阮凌想了想又问道:

      “这船上,就只有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这你以后就会知道的”。

      显然这个话题有些敏感,对方并不想回答。

      “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名字和我们一样吗?我们用的是同一种语言吗,还是某种脑波交流,可以打破语言的障碍”?

      阮凌又问道。

      “是的,我们的名字都一样,我们用的是同一种语言,你们的语言就是传承于我们,我们并没有语言上的障碍,你可以叫我金有为”。

      对方说道。

      “你们把我带到这里,要我做些什么呢,我又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呢”?

      “虽然以现在的你,还不可能为我们做什么,但是将来肯定可以,这个世界很大,也很精彩,大到现在的你,根本就无法想象。

      当然了,未来肯定是会有一些艰难,不过,我们会帮助你的,将来你一定会成为最强大的修士,带领着大家,去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我们坚信这一点”。

      金有为激动道。

      阮凌听得热血沸腾,但又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

      心中想到,我真的有这么大的潜能吗?我怎么不知道,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处在某种幻境中。

      但很快他又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不可能是幻觉。

      他接着又问道:

      “那下一步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接下来吗,我先帮你解了基因锁”。

      金有为说道。

      话音刚落,阮凌就感觉到,光雾渐渐的淡了下去,不一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接着就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了阮凌的身边。

      他定睛一看,来人是一个长得非常俊美的人,五官精致,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长衫,却是看不出是男是女,阮凌从未见过这么俊俏的人,反正比自己俊美多了。

      如果从胸口看的话,并没有明显凸起,应该是一个男人,但是实在太俊俏了,又感觉像是一名女子。

      就在阮凌胡思乱想之时,对方开口笑道:

      “欢迎你的到来,光明的使者,我们终于见面了”。

      阮凌看着他的笑容,都有一些痴呆了,真的是太美了,这要是一个女子,绝对是祸国殃民的那种。

      他不由得好奇问道:

      “你们的人都长得这样吗”?

      金有为明显的一愣,没想到阮凌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他的长相,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金有为很快就回过神来道:

      “这,很重要吗,我还以为你会问一些别的,更加有意义的问题”。

      “噢,哪,这”,的了半天,阮凌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阮凌也觉得自己太唐突了,怎么能一见面就问人家,这么肤浅的问题呢?

      过了一会,他尴尬的笑了笑道:

      “对不起,不好意思啊,我只是因为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俊美的男子,所以才特别的好奇,也就是随口的一问,你可以不回答”。

      “其实这也没什么,等你悟出了灵根,成为了真正的修士,又修练到了一定的境界时,你就知道了”。

      金有为微笑道。

      “噢,是这样啊”,

      阮凌尴尬的笑了笑道。

      忽然,他又意识到了一件事,他似乎并没有看到,金有为是从那里走出来的,他就这样凭空的出现了。

      现在的光雾已经没有了,他看到周围空荡荡的,就好像在一个大房子里,把所有的东西都搬空了。

      只剩下四面墙壁,他看到自己如同是在一个圆形的玻璃罩内,却看不到其它的任何设备和东西,完全的空旷。

      金有为好似是看出了阮凌的疑惑解释道:

      “其实这只是光能空间折叠技术,很普通的技术,等你成为了修士之后,这些自然就知道了。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基因锁又是怎么回事呢?解起来难不难,需不需要做些什么准备”?

      阮凌又问道。

      “噢,其实解基因锁并不困难,对于我们来说是很简单的技术”。

      金有为平静道。

      “啊,很简单的技术,那这个技术,我们能掌握吗”?

      阮凌急切的问道。

      同时心中又想到,如果自己能掌握这个技术的话,那得个诺贝尔生物奖,或者是诺贝尔医学奖什么的,简直跟玩似的。

      就在阮凌胡思乱想的时侯,却被金有为的一句话,打到了谷底。

      “这是不可能的,这个技术对于我们来说,是很简单的,但是,对你们来说,却是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金有为平静道。

      “啊,这是为什么,这么难吗”?

      阮凌郁闷道。

      “其实,这个技术本身并不难,关键是这里面涉及到灵能的运用,必须要修士才能运用灵能,帮助你们解开基因锁。

      你们又没有修士,根本就无法运用灵能,又怎么可能自己解开呢,这不仅仅是技术的问题,你明白吗”?

      金有为解释道。

      “噢,我明白了,那基因锁要怎样打开呢”?

      阮凌追问道。

      “其实,这也不难,只要把你大脑里的灵能壁障,解除了就可以了”。

      金有为解释道。

      “噢,那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基因锁又是怎么回事呢”?

      阮凌又问道。

      “你也知道,普通人的大脑共有1000亿——2000亿个脑细胞,但是,他们真正能运用的脑细胞,却只有100亿——200亿个,而其它的脑细胞都被灵能壁障给阻隔了。

      你应该也知道,脑细胞越多的人就越聪明,有的人只用了100亿个脑细胞,而有的人却能用到200亿个脑细胞。

      也就是说,可以用到200亿个脑细胞的人,就要比只能用到100亿个脑细胞的人聪明,你听明白了吗”?

      金有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说道:

      “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我这么跟你说吧,你就把你的大脑,想象成一个大房子,而我们就用灵能壁障,将它分割开来,形成了十个小房间。

      而你的脑电波生物电流,就只能在一个小房间里活动,所以你的智力也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

      假如我把这些灵能壁障,都解除了,打通了所有小房间的话,那你的脑电波生物电流就能进入所有的房间。

      形成一个大循环,那你的智力就能全部发挥出来了,你的智力也就增加了十倍,你听明白了吗?

      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但是因为你们无法感知到灵能壁障,所以也就无法打开基因锁了”。

      “噢,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

      阮凌激动道。

      “那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金有为微笑着问道。

      “噢,暂时没有了”。

      后来想了想又问道:

      “哪其它的细胞呢”?

      “其它的细胞也是一样的道理,比如力量细胞,衰老细胞,所有的细胞都是一样的道理”。

      金有为微笑道。

      “如果你没有问题了,那咱们就开始解锁吧”。

      “等一等,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这是一个私人问题,倘若你觉得不方便,也可以不回答”。

      阮凌腼腆道。

      “噢,是什么私人问题,你问吧”。

      金有为微笑道。

      噢,这,哪,的了半天,有些不好意思,最后还是问出了口。

      “我想问一下你,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

      阮凌腼腆的问道。

      金有为一听,竟然是这种问题,差点笑了出来问道:

      “这很重要吗?这又有什么关系吗”?

      “这对你来说可能没有关系,可对我来说很有关系,你听说过好奇害死猫吗?

      我就是,如果我不把这事搞清楚的话,我的心里就会有一个心结,假如是这样的话,以后对修练肯定是不利的,你能明白吗”?

      阮凌一本正经的说道。

      “噢,是这样啊,那要是我就是不说呢,我现在真的有些怀疑,你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金有为似笑非笑的说道。

      “噢,对不起,真是好奇害死猫啊!你就当我没问”。

      阮凌尴尬的笑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