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狼人jingapp.vip/jingapp.tv/jingapp.cc

      还在九边诸镇吃沙子的王子腾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没等他琢磨这事,右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吓得王子腾当晚都睡不好,直到次日...

      而麻历照听了,哈哈大笑,“爱卿不愧是国之干城,那就照爱卿的建议办吧。让兵部马上着手,另外你顺便派人专门告诉王子腾此事!”

      麻历照赞着杨建国,那目光让老杨有些毛骨悚然。上次见识过这样的目光还是老杨年轻时买了一个花魁的时候,那花魁和老鸨子的目光...

      好在他接着又转头吩咐了夏守忠。夏守忠赶紧答应了,他可不敢搅和进朝政里去,听说王子腾在各镇捞得厉害,自己倒是该想想怎么分润一二了。

      王子腾既然在九边吃得脑满肠肥,也该办点正事了。不然朕在宫里忙得焦头烂额,王子腾倒是逍遥啊,像什么样!解决了一大烦心事,麻历照顿时神清气爽。

      “杨爱卿辛苦了,为国操劳,夙夜奉公,朕感动非凡!来人,朕要厚赏杨爱卿,以鼓励诸臣工,勉力爱国!”

      刚去传达完皇帝旨意的夏守忠听到了,马上又上来听吩咐。杨建国心里有点鄙视,还皇帝呢,抠!这摆明了不想给老子,还装模作样!

      “启禀皇上,微臣不过是做了一点分内之事,若是仅如此就受赏赐,那众多大臣也得隔三差五得赏赐了。还是罢了吧,皇上厚爱,臣心领了,时下朝廷财政捉襟见肘,宜勤俭节约。”

      麻历照顿时感动得眼泪水都出来了,夏守忠给他抹了又抹。“爱卿...爱卿!苦了你了...都是朕的无能,连给臣子一点赏赐都困难!”

      杨建国见状,心中无奈,也只好跟着甩起了眼泪鼻涕,“皇上不必如此,都是为了大周的千秋万世,微臣就是粉身碎骨也甘之如醴!”

      两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实在不成体统,不知道的还以为太上皇死了呢。眼瞅着差不多就行了,演戏也不能用力过猛了,还不如留着力气到床上使呢。

      “话虽如此,却还是不能不赏,不然皇家威仪何在!来人,把新进供的各色佳果都拣一些好的,赐杨爱卿六十六斤。”

      麻历照其实也是有苦说不出,宫里的内务府还是在太上皇的人手里,他能动用的资源实在不多。

      还是靠心腹的进贡,才得以办起了自己的小金库。也难怪杨建国心里埋怨他不想给,他确实没啥能给的。

      “如此,那微臣就厚颜愧领了,微臣拜谢皇上隆恩!”都鼻涕眼泪一把了,再推辞可就难看下不来了。收下吧,好歹混了一些果子吃。

      公事一了,然后杨建国就告退回去了,那个让编撰条例规定的差使,麻历照欣喜之下自然忘了。

      杨建国前脚刚回到家不久,宫里送赏赐的就到了。结果那死太监还要了三百两银子的“路上买点小吃尝尝”。

      近来对于钱财比较敏感的杨建国突然觉得亏大了,三百两买了几十斤果子吃。一时气得老杨直哆嗦,随手就从多宝格上抓过一个小罐子狠狠地朝地上摔了。

      刚摔完,就听一个小妾,也就是当年那个花魁的惊呼。“老爷,你快看!”

      杨建国顺着她的视线一看,原来自己摔的是上回荣国府送的一个古董,值好几百两银子。

      这一档子事就前前后后让杨建国白白不见了六七百两银子,血压上涌,把老杨给气昏倒了。

      老杨这一昏倒可不得了,弟弟杨精立刻赶到。杨建国到底是老谋深算的官僚,既然昏倒了就顺水推舟,也好好休养几天,老是忙活朝政,可辛苦坏了。

      “二弟,你下次上朝的时候,你帮我给告个假。”养气的功夫又回来了,杨建国吩咐道。

      杨精不明白杨建国的意图,不过不妨碍他照着去做。不出老杨所料,想起了还有编撰条文一事的麻历照一问,杨建国人哪去了?

      请假了?早先还好好的,怎么回事?下了朝,麻历照当然得派人查,看看有何隐情。一查,事情就发了,气得麻历照骂了夏守忠一顿。

      然后又命人把那个小太监打成残废,赶出宫去了。又赏赐给了杨建国一些药材,才算可了事。于是杨建国就得夏守忠送的银子,失去的又回来了。

      大周国宫里还好些,朝廷则四面漏风,八面漏雨,第二天,朝廷要修改条例的事就传遍了各个权贵府邸,毕竟事关自己的银子。

      权贵们知道了,下人们也就知道了,然后寺潭叶也知道了。寺潭叶觉得很有意思,就暗中把劳源康找来,吩咐了他一下。

      次日,周国朝廷正式讨论修订条例一事。虽然可能赚不了那么多钱了,官员们还是打算尽量留着漏洞。

      不出意外,杨建国总领此事,毕竟他最为熟悉。为了安抚杨建国,麻历照还特意夸了他一顿。

      不过接下来这个“委员会”的成员都有谁,就成了争议点。各派都想安插自己的人进去,以便多些利于自己的条款。

      平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成了香饽饽,连武将大老粗都抢着要。经过一番激烈斗争,各派基本都满意了。

      只有金陵世家不满,因为四大家族没人在里面,王子腾外派了,史家两个侯爷挤破了头都没能进去。

      好在四王八公十二侯有人进去了,贾政心里也安定了不少。有人就好,都是世交,会帮衬着贾家的。至于其他三个家族,再看看吧,贾家尽量帮着说说话。

      “启禀皇上,微臣也举荐一人。工部员外郎贾政,自幼酷喜读书,为人端方正直,礼贤下士,拯溺救危,大有祖风。微臣以为,贾政贾存周也是应当入选之人。”

      一言既下,满堂侧目。贾政是什么人,满朝谁不知道?连他都能入选?还不如到街上随便找个老童生呢!

      谁出的馊主意!众臣一看,原来是杨建国!贾家和杨家素有来往,大家也就不见怪了,多半是贾政使了银子的,难道是他那老榆木脑袋开窍了?

      麻历照不知道杨建国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杨建国刚刚受了委屈,趁机安抚一下他也好。

      让贾政这个水平低得可怜的书呆子进去混一混也无妨,反正他虽然不能成事,但也坏不了什么事。

      贾政自己都惊呆了,自己没跟杨建国提啊。以往也有求过,但是这种事就没能成的,就是因为知道贾政太水了,只能求别的事,比如家人犯了事之类的。

      “嗯,既然杨爱卿觉得可以,那朕自无不可。好了,就这么多吧,人多了就反而坏事。”麻历照不带感情地说道。

      下了朝,众同僚都恭贺贾政,终于有差事可做了。但是贾政只想去感谢杨建国一番,顺带了解一下缘由。

      然而杨建国好似故意避开贾政一般,先一步走了。摆脱了心态各异的同僚,贾政只好回家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