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腿分的大点医生检查H

      老廖选择牺牲自己来保护程千帆,他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完成了组织上交代他的‘保护好火苗同志’的任务。

      程千帆不顾自身危险,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撤离上海,他有他的任务,他的坚持!

      这是他的直属上线‘竹林’同志被捕前向他下达的最后一个任务指令:找出特务,为牺牲的夜校战线的同志报仇!

      1935年初冬的一个深夜,麦琪路的一处民宅内,发生了一起双尸命案。

      租住这所房子的两名女房客,被人发现在房内上吊身亡。

      法租界当局也最终以无他杀嫌疑、此二人系自缢身亡结案。

      这件事所引起的波澜,也只是报纸上以‘两名女客穷困潦倒,三尺麻绳自丧黄泉’报道,引来读者的一阵唏嘘。

      ……

      程千帆接到了‘竹林’同志的命令,查明真相,为牺牲的同志报仇!

      这两位女房客的真实身份是我党抗日夜校教员。

      两位女同志秘密组织日租界棉纺厂的女工参加夜校学习。

      教授女工们认字,同时通过地理展览展示祖国的大好河山,图文并茂,以事实说话,又暗藏寓意,激发群众的爱国热情,宣传抗日,颇受女工们欢迎。

      其中一位女同志,正是‘竹林’同志的妻子罗惠君女士。

      程千帆曾在‘竹林’同志那里见过罗阿姨数面。

      罗阿姨会爽朗的笑。

      北方人罗阿姨会包三鲜馅的饺子,会炸丸子,很好吃。

      她的眼睛仿佛会发光,闪烁着对于革命胜利,对于抗日必胜的信念。

      他接到任务后不久,‘竹林’同志也在随后的‘大搜捕’中被捕,遭遇严刑酷打始终坚贞不屈,最终被押解到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

      在程千帆的心中,便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完成‘竹林’同志向他下达的最后的任务。

      ……

      他同台拉斯脱路警察医院的刘法医成为了朋友。

      一次吃酒灌醉了刘法医后,程千帆看到了当初这个案件的保密验审报告:两人脖颈有皮带之类的类似勒痕,并有多处较严重的殴打伤痕。

      这证实了两人曾遭受毒打拷问,最后被杀害,伪造了自缢现场。

      最重要的信息是在半个月前获得的,李浩打探到,事发那天深夜,有小乞儿躲在附近屋檐下避寒,被一个巡捕呵斥驱赶离开。

      深夜视线不好,加上害怕不敢抬头,小乞儿没有看到巡捕的样子。

      巡捕不会深夜巡逻,除非另有所图。

      程千帆绝对有理由怀疑这个案件有法租界巡捕参与其中,最有可能的是此人负责看门望风。

      只所以他没有怀疑是有人冒充巡捕,盖因小乞儿虽然没有看到巡捕样子,却瞥到巡捕胸口的亮光一闪。

      这是月色反光。

      案发前一天,法租界向巡捕发放了纪念一战胜利的纪念章,要求巡捕必须佩戴胸前。

      案发后两天,因为德国人的抗议,法租界收回了纪念章。

      所以,只有那两天内,巡捕是佩戴纪念章的。

      而且该纪念章只配发巡捕,未有流出。

      程千帆因此排除了有人冒充巡捕的可能。

      ……

      程千帆开始在巡捕房内部暗暗排查,巡捕人数巨量,排查难度极大。

      真正让他怀疑到老莫身上的是,是他从同僚那里听来的闲谈。

      时局动荡,即便是小混混也知道日本人对上海虎视眈眈,难免担心。

      这老莫一次喝醉了和一帮帮闲吹牛说,日本人来了不怕,莫老大带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还从兜里拿出个东西得意的晃了晃,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就放回兜里了。

      其他人只当是笑谈,这老莫吹牛打屁是常事,没人当一回事。

      程千帆很重视这个情报。

      特别是老莫拿出来炫耀的那件东西,有可能是最直接的证据。

      只是这老莫溜门撬锁、扒包好手,想要从他身上拿到东西是极困难的。

      程千帆数次试图尝试,最终都选择放弃,太冒险,一旦被老莫察觉,他很可能暴露身份。

      所以,程千帆此番借题发挥,老莫就挨揍,被打晕了,可谓是一石三鸟。

      樱花,日本人。

      程千帆在思索。

      此前他曾经怀疑是国府党务调查处特务所为,现在看来更像是日本人犯下的血案。

      程千帆高度怀疑老莫和日本人有牵扯,甚至很可能其人就是为日本特务机关卖命的。

      他记忆力绝佳,脑子里回忆着那块令牌背面模糊的字迹。

      田?

      井?

      天?

      这个很难猜,而且容易猜错。

      看来只能再找老莫叙叙旧了,程千帆眼神中闪烁着杀气。

      这是最直接的办法。

      ……

      傍晚时分。

      金神父路,双龙坊公寓。

      三楼的一处房间门口,一个拎着保温食盒的小伙计正在敲门。

      “先生,你要的包饭。”

      房内没人应答,小伙计又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回应,“先生,我放门口了,你记得取,我等等来取。”

      小伙计放下保温盒,转身离开。

      走廊拐角,宋甫国正带着人隐蔽等候。

      “细头,怎么样?”

      “没人应。”细头摇摇头,低声说,“不像是有人。”

      “大眼。”宋甫国沉声说。

      一个身材瘦削的眯眯眼小伙子一身帮派打扮,将手枪递给同伴,检查了一下腰间的匕首,咬了咬牙走向了房门外。

      约莫半分钟的时间,房门被打开,大眼悄无声息的推开房门,猫儿一般一个小打滚进去。

      众人盯着房间的方向看,拿着大眼的手枪的同伴一脸紧张,随时准备冲出去救援。

      然后大家就看到大眼冒出头,打了个手势。

      “册那娘比!”副组长廖志申骂了句,带着手下人快速穿越走廊进了房间。

      ……

      整个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半片纸张都没有留下。

      “组长,我们来晚了一步。”副组长廖志申四处检查后说对宋甫国,“不像是临时出门,更像是转移了。”

      “娘希匹!”宋甫国脸色阴沉骂了句,本来人已经跟丢了,没想到柳暗花明,负责外勤的廖志申收到了情报,一个当人力车夫的外勤在金神父路拉了个疑似跟踪目标的客人。

      此人戴着帽子,遮住半张脸。

      真正引起这个外勤怀疑的是,客人在车上用日语嘟囔了一句骂人的话。

      这个消息迅速被汇报上来。

      廖志申是上海滩坐地户,通过帮派关系查找,终于锁定了双龙坊公寓的这处所在。

      尽管宋甫国推测对方发现被跟踪后会立刻转移,还是报以一丝希望,结果却如他所料的令人失望了。

      “付先生,你在家吗?家里人做了混沌,你——”一个中年男人敲了敲门,门开了,他推门而入,就看到屋内拿着短枪、凶神恶煞的一帮人,整个人吓呆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