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花全集

      “wall这么稳的吗?”

      走出草丛的蜘蛛并没有在塔下发现奥恩的踪影,当即感慨了一句。

      而wall此时也看到了塔后出现的蜘蛛。

      面色一变的同时也感到有些庆幸。

      幸好自己没有去贪这波线。

      不然大概率是人线两空。

      一旦让鳄鱼拿到了自己的人头,那他上路的日子只会越来越不好过。

      所以选择亏线反而是正确的。

      “蜘蛛在上路,蜘蛛在上路。”

      wall第一时间把信息传递给了队友。

      “OKOK,你稳住,我去把对面野区反烂!”

      麻辣香锅当即操控男枪直奔蜘蛛野区而去。

      与蜘蛛疯狂抓人不同。

      麻辣香锅到现在一直在刷,刷完自己野区刷对面,发育猛超了蜘蛛一截。

      等麻辣香锅打野刀出来,那蜘蛛看到男枪就得绕路走了。

      “等爸爸出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男枪King。”

      麻辣香锅嚣张语录+1。

      “我快升六了,可以搞一波。”

      rookie这时也插话道。

      rookie这把玩的是蚂蚱,也就是虚空先知。

      虚空先知一旦升六,危险性就会暴增。

      这全归功于虚空先知的大招——冥府之握。

      冥府之握可以瞬间压制一个敌方英雄2.5秒。

      整整2.5秒一动不动,可想而知这个控制技能有多恐怖。

      除非大后期对面C位都出了水银。

      不然来自冥府之握的恐惧将一直笼罩在他们的头顶,

      就像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样,

      永远让你心头惶恐,不知道哪里会冒出来一道黑紫色的光束,将你的生命夺去。

      不过虚空先知的弱点也很明显,那就是冥府之握的冷却时间很长。

      一个会玩的老蚂蚱可以将每一个大招都利用完美。

      在关键的时候给予敌方沉重一击。

      尤其是小龙团或是先锋团的时候。

      这种关键时候要是敌方C位被控制到死,那团战基本上就赢了。

      所以这把虚空先知的节奏很重要!

      rookie的节奏将会决定接下来的局势走向。

      “上路可以抓吗?”

      麻辣香锅听到rookie升六的消息后,第一反应就想针对huzi的鳄鱼。

      对付VG战队。

      只要把上路的huzi摁死,那基本上就赢的七七八八了。

      “可以抓,但对面应该能意识到这点。”

      wall迅速回道。

      “等我升六吧,然后我们好好演一波。”

      wall最终还是应下了这一波对鳄鱼的围堵。

      因为一旦杀死这个鳄鱼一次,可以减轻他很多负担。

      不过说来也奇怪,怎么感觉huzi变弱了?

      虽然他对线到现在亏的挺多的。

      但受到的压力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而对面的huzi同样也感到奇怪。

      他记得对面这个叫wall的选手。

      S6世界赛的时候就是他把EG战队抬走的。

      所以他对于wall还是比较熟悉的,对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但今天这么一看,对面的实力似乎并不仅仅是如此。

      难道对方是那种世界赛拉垮的类型?

      huzi疑惑不已。

      他完全不可能想到。

      这其实是刘政动用了临时附身卡之后的成果。

      “当当当。”

      上路的wall正在打铁,给自己打了一件小反甲,俗称“父亲背心”。

      有了这件小反甲,wall打的也主动了不少。

      “下路小心,蚂蚱往下路走了。”

      VG的中单wuwu在看到rookie往下走的瞬间,就给己方的下路打了一个信号。

      而VG的下路听到这个消息后,当即猥琐了起来。

      冥府之握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但实际上,rookie是知道线上有眼的,也是故意往下靠的。

      这都是演技。

      实际上他在F6的位置用TP直接传送到上路去了。

      一开始他们制订的计划就是包上,制裁这头大鳄鱼!

      然而huzi此时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

      因为wuwu刚刚给出了错误的信息,所以他打的很激进,将wall死死的压在了塔下。

      双方补刀差了整整二十多刀近三十刀。

      这就是huzi打出来的压制效果。

      尽管没有单杀wall。

      但近三十个小兵,价值和一个人头也没什么差别了。

      “等等我先控,奥恩的羊来不用急着放。”

      rookie当场接过了临时指挥权。

      他的冥府之握是硬控,躲不了,所以适合先手。

      “可以,杀他一次我就好打了。”

      由于wall演技太好,一开始huzi还没有发现危险的到来。

      直到虚空先知和男枪从他背后走出来。

      他才发现自己被包了。

      “西八!”

      huzi一声惊呼,随后冥府之握的黑紫色光柱将他笼罩。

      huzi只来得及开出大招。

      众人都没有省技能。

      男枪一套伤害全灌在了鳄鱼身上。

      这种定点打桩式的灌伤害对麻辣香锅来说就是小cass。

      冥府之握结束后,奥恩的羊来迅速接上。

      还有别忘了虚空先知的Q技能虚空召唤。

      虚空召唤可以沉默敌方英雄。

      这个技能也很恶心。

      所以huzi到死,他都没有放出一个技能来。

      这一整套控制链真把huzi恶心坏了。

      根本不给他一点操作的机会!

      最终男枪把这个一血人头收入囊中。

      “可以兄弟们!”麻辣香锅喜笑颜开,“舒服了舒服了,等会儿回去大打野刀有了。”

      “可惜鳄鱼有T,不然他这波更亏。”

      wall有些惋惜道。

      “能杀他一次就不错了,我先回中路了。”

      工具人rookie施施然的回中路去了。

      等他下一次冒头,估计是下一个大招冷却结束后了。

      虚空先知这个英雄就是这样的。

      没有大招就隐身刷刷刷。

      有大招你就是爸爸。

      “鳄鱼快复活了,我帮你把线推过去。”

      麻辣香锅自顾自的嘀咕了一声。

      也没管wall答不答应,直接开始了脏兵环节。

      “嗯?”

      wall一时没反应过来,视线中的一辆跑车就被麻辣香锅打死了。

      “我的法拉利!!”

      wall一声惊呼。

      “刘世宇你完了,今晚我去你房间!”

      wall恶狠狠的说道。

      老实人就应该被欺负吗?

      我幸幸苦苦在上路帮你们拖住凶残的huzi。

      结果法拉利还被抢了。

      看来是时候要重振老父亲的威严了。

      等今天比赛打完,回去要让香锅见识一下什么叫老父亲的‘关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