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统计芭乐视频可下载

      主席台上,端坐着的几位教育部领导相互看了一眼,显然都被毕福生的发言所震动。

      “老毕啊,卡洛斯的现状也不能全怪你,主要现在的大形势不好,你又不愿意开开后门灵活变通,这针对你们卡洛斯的人自然就多了”

      教育部领导说的没错,刚正不阿的毕福生从来都是软硬不吃,这让不少势力对他极为不满,连带着组织其他院校一起排挤卡洛斯。这也就常常导致了,实力中上的卡洛斯队伍常常会被对手车轮战先消耗掉,最后甚至都挤不进前百。

      毕福生坐回椅子里,“强者就是强者,这只能说明,我做的还不够好”

      教育局领导在这儿又碰了个钉子,但看在毕福生的境遇确实也够惨的,便也只是笑笑,转身朝主持人挥挥手,示意比赛可以继续。

      主持人清了清嗓子,“有请远道而来的挑战者,来自紫罗兰星球的罗斯夫学院战队!”

      主席台左侧,一群人高马大的黄毛站了起来,走向操场。

      一个男生拿着话筒凑近古奇,“请问,身为罗斯夫的挑战队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真想让我说?”,古奇好笑地看了眼这个接替夏朵朵男生。

      男生有些惧怕,但想到毕福生刚才振奋人心的发言,又是心下一横,把话筒凑近。

      坐在看台上的罗美林简直想跳起来打人,夏朵朵感觉到气压不太对,悄悄地,往旁边挪动两下。

      “我看书里提过东亚病夫这个词,一直不太理解是什么意思...希望这一战能让我彻彻底底的明白”,古奇的话九转十八弯,那个男生也接不上。采访中,最怕的就是遇到自己从未听过的词汇,他只好打了个哈哈,“看来,罗斯夫的古奇队长似乎对比赛颇有信心”

      全场,许多人已经打开自己的天讯开始百度“东亚病夫”这个词汇。

      而李清河袖子下的拳头已经深深握起。

      罗美林也是,并且,就因为这样,她新做的美甲“朴”的一声,断裂了。

      这一次,就连虎头虎脑的材料系刘大彪也悄无声息地离远了点。

      直到卡洛斯的参赛队伍走到了操场中央,看台上的众人也都查阅完毕,脸上开始泛起怒气。

      “打倒他们!打倒这群黄毛狗!”

      主持人踏着喷气式小型飞行器滑到操场之上,悬空停在两队上方。

      现场的声音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第一项比赛,罗斯夫学院挑战卡洛斯学院的王牌专业——机械系!”

      主持人一伸手,两架同一型号的老旧机甲被搬了上来,这机甲高达三米,是大家平日里都见过的重量型运输搬运类机甲——金刚机甲!

      众人哗然,纷纷站了起来。

      他们原以为挑战项目会是一些小机器,小零件的运用上,没想到一开局就这么火爆,居然直接上机甲!

      机甲领域,可以说是星际时代最顶尖的的领域之一。它几乎成为当下时代所有人研究探索的目标,随随便便一台机甲都价值上亿,更别提那些需要倾尽大半个星球才能完成一两台的顶尖机甲了。

      而机甲类的知识甚至需要学校通过特殊授权才能够教授,一道道申请批准,过程繁琐,审批困难,这也就使得拥有机甲类专业的学校几乎都成了香饽饽。

      “老唐啊,你们是机械专业,教育局怎么出了个机甲的题,不知道我们学校是没资格开设机甲类学科的吗?这不是为难人吗?”,台下,计算机系的王鑫皱着眉头,不仅有些担忧地望向一向沉默寡言惯了的机械系唐修。

      身为卡洛斯王牌专业的首席,唐修简直把“低调到尘埃里”这句话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听闻,只是抿了抿嘴,“罗斯夫也没有资格接触机甲,我们的起跑线是一样的”

      难得挺直背脊端坐,保持军人坐姿的指挥系杨慕白突然间笑了,转向一边的罗美林,“罗老师,你看出什么了吗?”

      夹在二人中间的刘大彪忍不住竖起身子,“我说,你们两个聪明人能不能直接点,别老打哑谜”,刘大彪贼无语,知道了就说,不知道就不说,还玩隔空抛球,抛毛线的球啊。

      罗美林红唇微微一勾,“当然,这点敏锐度都没有的话,我也不配做新闻人了。从给出的机甲题,我可以做出大胆推测:最近鸿蒙联盟的战局肯定不平稳。”

      经济系的孙骁骁还好,还在认真听着,刘大彪就不行了,眼睛瞪得贼大,什么情况?一个学院间的较量就能联想到星际战局?一个天一个地,这不扯淡吗?

      “我们系做过一项研究,在和平时期,机甲类知识被管控的极其严格,深怕被谁学了去,跟远古时代那个什么...焚书坑奴有点像吧,就怕知道的太多起兵造反...而战火时代,为了尽快推动、促进机甲类发展,上方会想尽各种方法让咱们多接触机甲,尽可能的实战演练、写报告、做总结....汇聚四面八方的智慧推动机甲行业的更新迭代”

      “嗯,跟我想的一样”,杨慕白看了一眼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操场上。卡洛斯队站在最前面的是这一届的新人王——格莱。

      不是每一届都会产生新人王这个称号的,而是当你的各项数据都令人望尘莫及的时候,别人才会真心实意的钦佩你。

      “格莱王,机甲类你有没有接触过啊”,队伍里一个瘦小男生紧张的询问着。这次比赛意义非凡,唐修对他们的要求是——只准赢,不准输。

      格莱有着一张中外混血的脸庞,一头蓝绿色的头发,眼睛也是夸张的墨绿色,可以说,就他这身材样貌,往哪里一站都是焦点。

      “没有”

      小男生一听有些急了,又看向周围人。卡洛斯的队伍里,其实更多的是两三年级的老生,看此时此刻他们也摇了摇头。

      都没有接触过机甲!

      通讯球飞转,大屏幕上也印出了此时此刻看台上众人沉重的表情。

      “请安静!听我说比赛规则!”,主持人拿着话筒,“时效五个小时,期间,可以对老式的ak68金刚机甲进行任意修复,改造,甚至可以篡改编码,布局。目标!综合数据不得低于原有基数!”,主持人伸手一挥,天讯上的数据就被隔空划到了操场正中央的大屏幕上。

      只见屏幕上流转着金刚的各项数据情况。

      金刚机甲——

      力量: 8

      灵敏度:2

      速度:2

      驾驶难易度:5

      ...

      综合评定:c级机甲

      孙骁骁身为经济系首座,分析各项数据是她的专长,可这回连她也推了推眼镜,皱起了眉头,“看起来这次上方似乎透露了很多金刚机甲的机密,但其实真正的什么都没给。唐老师,这些孩子们能抗住吗...”

      唐修看着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两手环胸,“不但什么都没给,而且这些数据其实并不真实。因为它们只是金刚机甲的出厂数据。现在机器老旧,能恢复十之一二对孩子们而言已经是天花板成绩了。”

      “啊”,孙骁骁忍不住惊呼出声,“那...教育局还要求他们超过原有数据,是想干什么?”

      “他们是希望实现降维打击,并从中发掘人才。或者也可以说,是为了将来机甲类专业的普及度”,杨慕白耸了耸肩,脸色却不好看,他能感觉出来,教育局是借着卡洛斯挑战才拿他们当开刀石呢。

      看着刘大彪一脸迷茫的求助,罗美林翻了个白眼,还是解释了杨慕白的话,“就是说,等过几年上面想放开机甲限学令了可以说,哇塞,你看,卡洛斯这种机械王牌专业学校的人连恢复个低等机甲都不会,以后上了战场还能干嘛?所以我们需要放开严规,实现全民都能学习机甲的目标....哦,最后这个,当然是我随便说说的,你就大概听个意思...”

      小型飞行器上,主持人挥了挥手,大屏幕上打出了双方学院的参赛人员名单。

      “现在,请我报到名字的学生进场!”,

      原本端坐在座位上的唐修突然站了起来。

      一旁的刘大彪跟见了鬼似的,天大的事都没见唐修如此失态过,“老唐,你怎么了?”

      “刘老师,你快来看!”,孙骁骁也着急地指着大屏幕上光华流转的一个名字。

      【李清河】

      这谁啊?!

      主席台上,陈韬瞪大了眼睛,而毕福生更是皱起眉头,“小陈,这李清河怎么会跑到比赛名单上去?”

      “这...我...”,陈韬有口难辩,名单是他推上去的,可他记得他上交前明明有检查过,名单里没有这个人啊!

      毕福生向主持人打了个暂停的手势,转向身边的教育局领导,说明了情况。

      教育局领导那边也是议论一轮过后,给出了no的手势。

      台下,王鑫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匆匆离开。

      支持人隐形式耳塞里有人通报了教育局的决定,于是他拿起话筒,“原来是卡洛斯的参赛人员有所变动,来,有请这位李清河同学上场!”

      队伍里,瘦小青年一脸莫名中被请下了台,而通讯球已经牢牢锁定在台下李清河的面前。

      赫连月看着自己突兀出现在大屏幕上被放大无数倍的脸,心脏都快跳了出来,窘迫万分时才想起来自己还戴着口罩。

      我不是赫连月,我是星战里的米糕,指挥官米糕...赫连月默念着,心底这才才渐渐平静。

      “没事的,等我回来”,身边,传来了李清河的声音,但当她看过去时,却又看到李清河那惊讶得比她还出乎意料的表情。

      这...又是在演戏?赫连月小心脏又开始“砰砰砰”的,这可是在全校师生面前演戏啊。

      “那你...小心点...”,小心点...别玩脱了...赫连月默念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