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 变态 扩张 改造 肉

      许久,邓氏面露尴尬,盛思元掩饰道,“这婚书在父亲身上。”

      卫宛之了然,知道今日这婚约是解除不了,便道,“那就等武侯回来再解除婚约吧。”

      卫侯也发话了,“正是如此,等武侯回来吧。”

      查氏也怔然,她说侯爷怎么一直不答应,原来问题出在了这里。

      盛思元离开侯府,脑子里难得的想起来了卫宛之,今日一见,卫宛之也没有那样不堪。

      她一听自己来退婚就跑来了,定是十分钟情于他。

      这时卫宛之正对着他妩媚一笑,他心头一紧,看来他猜得没错。

      于是与她的视线相对,却不想卫宛之已经低下了头。

      他更是暗喜,这可人儿确实倾心于他。

      那氏没有婚书,只得做罢,起身说道:“那我这就休书一封,让老爷将婚书送回来。”

      说罢转身而去。

      盛思元还要跟卫宛之说些什么,却对上了卫侯那双冷眼,想到那日的荒唐,立感压力山大,只得转身随母亲而去。

      等人走后,卫侯拧眉。

      “胡闹,一点教养都没有,谁准你出来丢人现眼的。”

      卫宛之却不卑不亢,“父亲为什么要同意他们退婚?”

      卫侯怒道:“你都做出那种事情,还有脸问我为什么同意退婚。”

      卫宛之笑了,卫侯看着她,问,“你笑什么?”

      “我笑父亲问都不问,就认定了我做些污龊之事?”卫宛之不想和他说话了。

      卫侯冷漠道:“我问什么,你私德败坏,与人私奔,整个京城都传遍了。若你实在不舍得那武侯府,你就嫁过去为妾,这已经是你最好的出路。”

      他似是痛心,“为妾,也得验明正身,我侯府不能将一个败柳之身嫁出去给人家笑话。”

      “父亲就如此作践我?”卫宛之反问道,脸上挂着无奈的苦笑。

      卫侯怒道:“你自己行事如此,是你自己作践自己。”

      卫宛之真的替原主不值,委屈求全,却换来如此结果。

      “昨夜我被绑架在那南山上,父亲你没有去救我,反而在我拼命逃回来后,却连半点关心也无。”

      卫侯失望了,“你真的是满口谎言,那南山匪徒众多,派兵都打不下来,你怎么可能逃出来。把你放在庄子几年,养得你满嘴谎言,品行不端。”

      “呵呵,看来父亲不审不信我,我的清白不需要别人勘验。”说罢卫宛之转身离去。

      查氏在一旁捂嘴偷笑,看来大局已定。

      等退了亲,看卫宛之那小蹄子还有什么本事与她。她敢如此对她,不过是依仗着自己以后是武侯夫的正夫人。

      卫侯也转身去了小书房。

      一路上卫忠对卫侯说道:“侯爷,这三小姐可是和夫人当年一样,倔得很呀。”

      卫忠跟了卫侯多年,他最是了解当年卫侯与贺氏之间的恩怨。

      卫侯微微叹了一口气,想到当年到死也不愿解释的贺氏。

      “逆女。”

      卫忠继续劝道:“侯爷,既然三小姐坚持自己是被污蔑的,那侯爷便再查一查,总不能冤枉了三小姐去。”

      侯爷却不考虑直接回道:“还查什么查,都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让她好自为之吧。”

      卫忠见状,也不再多言。

      那边卫宛之气极败坏的走回宛之阁,原主怎么就有了这么愚笨的爹,偏听偏信不说,还头脑简单,是非不分,也不知道他的侯位是怎么得来的。

      怕是当今圣上眼瞎,才封了他个侯位吧?

      不过她今天前戏做足,就等着那些人上钩了。

      回了宛之阁后,吩咐杨妈妈安置好今天招回来的人,又看了看绿水的伤事,便拿了些银子,从后门溜出了府。

      那些人虎视眈眈,她得给自己留下后手。

      结果八成是出门没看黄历,或是她最近犯太岁。

      刚饶到正巷大街,就便见一丰神俊朗的紫衣男子,打马而来,那白马踏踏,一看便知是匹难得一见的宝马。

      而那人身边,还有一人一骑,身着正四品的官服,竟然是那许大人。

      卫宛之正准备装作没看到,低头而过。却不曾想,马蹄声到她身后就停下了。

      “卫小姐。”许大人喊住了她。

      卫宛之转身,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见过许大人。”

      “副统领,这就是委托我传口信出来的卫小姐。”许大人介绍道。

      卫宛之看向旁边那人,我靠,这人不是那天在后院遇到的男子吗。原来他就是锦衣卫副统领南荣轩逸。

      她立刻再次抱拳说道:“见过副统领。”

      南荣轩逸见卫宛之不似其他闺阁小姐,见了人不是掩面,便是行礼,而是抱拳,倒是有几份豪爽之气。

      他也笑得十分爽朗,“我与卫家小姐还真是有缘。只是得亏了卫家小姐的口信,轩逸方才得了那圣莲教的消息,带人将南山围住,此时轩逸正要去面圣,只得先道一声谢,改日备下谢礼,再登门拜谢卫家小姐。”

      此时街上喧闹,便有许多人听到,马上的官爷称这女子是卫家小姐,便立起了耳朵。

      要知道那卫家小姐,可是这两天京城的风雨人物,特别是她与男人私奔之事,早已经勾起了他们的八卦之心。

      一个个假装有事,干蹲下提鞋的就有好几个,都为了听到第一手的消息,好当成晚饭时的谈资。

      卫宛之一看周围的人,明白为何许大人会叫住她,便顺着说道:“一点小事而已。”

      许大人却惊叹,“卫小姐可不要这样谦虚,姑娘不仅从那南山救了十五公主,还记住了路线,告知了我情报,我们最终才能找到那异教徒的一处分舵。你这巾帼不让须眉,许某这就要禀明圣上,请圣上论功行赏。”

      众人惊住了,他们这是听见了什么,原来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

      许大人看目地达到,这才说道,“那许某就先告辞了,只等圣上封赏了卫家小姐之后,许某再替贵妃娘娘登门谢小姐救十五公主之恩。”

      “哪里,都是宛之应该做的。”

      卫宛之已经飘飘然了,封赏,是不是会有很多的钱,她发了。

      南荣轩逸看她一下亮起来的眼睛,觉得十分可爱。他拱手补了一句:“那轩逸也告辞了,还有谢过卫家小姐所赠之珍禽。”

      珍禽?

      卫宛之石化了,说的是那只珍珠鸡吗?

      想到那男所,再有那时的慌张,她扯了扯嘴角,好尴尬哦有木有。

      她却不想,只一个时辰后,她救了十五公主,并帮助朝廷缴灭异教徒的侠女名声就传了起来。

      再也无人说她私奔之事,只感叹她一句,不愧是侯府嫡女,有女侠之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