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传奇>

      周云无奈一笑,这老头还挺爱争风吃醋,“我基本天天住在炼药房,我若买烧鸡,你能吃不住?”走到赵澜身边,点头哈腰的捶腿道:“快说吧,老师,你到底有没有赚魂晶币的门路?”

      赵澜道:“把杜止汐的东西卖了,这是你唯一的门路。”

      周云站直身子,正色道:“不是说过不提这件事了么?”

      赵澜老大没趣,“那你自己想吧。我要知道,我还在这?”

      周云唉了一声,恨恨的把拳头砸在桌上,想起爷爷传功时那谈吐不凡、满腹经纶的模样,他便恨自己没用,让他老人家窝囊在那荒山野岭之上,饱受风霜的摧残。不行,我一定要尽快打通任督二脉,只有强者才配过上吃喝无忧的日子。

      他担心被人发现自己修炼功法,给爷爷带来本不必要的麻烦,因此躲在了松云观后山上的一株老松树的背后,坐在雪窝里,开始修习《太华经》。

      爷爷沧桑低沉的话音还历历在耳,他印象深刻,修炼时如有神助。而他并没发现他之前丹田内形成的光点正在闪闪发亮,流淌出许多储存未被利用的血还丹、冰晶水能量。

      呼吸,呼吸,吐纳,吐纳……

      随着穴道里的灼热之气愈发兴旺,在一瞬间,他的丹田光点居然流进了任脉,和中极、关元、石门三穴的热气融合到了一起,一起涌向断脉之处。

      那断脉之处就像两道闪电在相互冲击,但极点总触碰不到一起,互相排斥。

      周云紧咬牙关:为了不再当别人嘴里的废物,为了一雪前耻,为了爷爷,为了老师,你给我过来!

      随着他一声咆哮,那由下而上流淌的热气逐渐汹涌,由上而下的热气不堪其重,终于被压住动弹不得,刹那间,下极点犹如蛇咬鸡啄,一口叼住了上极点,宛若两条细线拼接相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周云欣喜若狂,他清晰的感到断脉正在快速的相融,而他浑身燥热难耐,由喉至腹一线天的能量,仿佛要破体而出。忽听体内发出一声闷哼,任脉已贯穿打通,两股热气合二为一,任由他牵引去任脉的任何穴道。

      他狠狠的享受着这种快感,待收功后,却觉断脉之处十分薄弱,好似两条绳中间绑了一根线,随时有崩断的可能。他不禁又深深后怕,不会哪天又回到从前了吧?

      他趁热打铁,练至夜里风雪几乎将他淹没才肯罢休,可断脉相连的那条线始终不大一分,不小一分,他带着满腔的疑问跑回家,却一片漆黑,估计爷爷睡了,没再惊扰,回了炼药房。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煎熬的等到天亮,又跑进了山里,经过一上午的多番修炼,最后放弃了加固断脉的念头,因为毫无进展。

      此时山里飘起了鹅毛大雪,风呼呼的直叫,但他所处之地,周围三尺全被练功产生的热气蒸发殆尽。只不过一停下修炼,冻得他直打冷颤,于是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盘腿而坐,凝神屏息,又做了几个呼吸吐纳,开始聚精会神冲击督脉。

      任脉主血,为阴脉之海;督脉主气,为阳脉之海。会荫穴是任脉的终点,也是督脉的起点,他引丹田之气经此流入督脉,但这次只有一股热气抵达断脉处,另一端平静如水,因此他只有将这一边的能量蓄积到无穷大,才能冲到另一端,再行拼接相连。

      可这条经脉线未免太长,他的能量抵达断脉处已是强弩之末,那种拼尽全力却一筹莫展的无助感,可望而不可即,使他忽然气血翻涌,一口气没缓上来,晕在了雪窝里。

      等他醒来时,老天爷已给他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棉被,浑身冻得乌青发紫,手脚冰凉,几乎丧失了知觉。

      他忙爬了出来,一步一步的挪回炼药房,跳进了冰冷的水盆里。

      冻僵之人不敢用热水,会使血管爆裂,这是炼药师的常识。可睡梦中的赵澜听到动静,坐起身子揉着睡眼道:“疯了你?洗冷水澡?”

      周云裸体蜷缩在装满冰水的大木盆里,牙齿打着冷颤,哆嗦不止,说话都说不利索,一字一顿道:“我…没…事。你…睡…吧。”

      “这还没事?你去哪了?怎冻成这样?”赵澜走来看他许多冻疮都快腐烂了,心急如焚的给他找来驱寒药服下。

      药物入体以后,四肢逐渐发暖,赵澜把周云强行拽出冰盆,给他擦干身子,拿厚棉被裹住,放在了床上,又拎来炉子放到床边。冰寒交迫的周云来不及道谢,便昏睡过去。

      等他醒来时,已是两日后,前几日又是听爷爷讲武论道,又是不吃不睡的修炼,早透支了他瘦弱的身体。一觉醒来,只觉精力充沛,连吃了三大碗米饭,还跑去做深蹲、抬腿等筑体境必不可少的体能训练。

      赵澜多次问他,为啥像着了魔一样,行为如此古怪?周云只是说,上次在宋锦手里差点送了命,不锻炼怎么能行?赵澜道,人家练气你练体,天壤之别,歇着吧。

      这话无疑更激起了他的斗志,也使他清醒的认识到,有些事真不是急着来的。因此养精蓄锐一周后,他又进了山。

      果然这一次比上一次后继之力强得多,却仍差那么几分火候,断脉之处的另一端就像死水一潭,任他怎么风刮雨淋,也激不起一层涟漪。

      正当他懊恼、失望、不甘之际,忽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风无影,水无形。经脉一道,本就飘忽不定,难以捉摸。以虚云之劲,蓄奔雷之势。”

      周云醍醐灌顶,如梦方醒,依据提示,将热气全部收回丹田,然后引入第一个穴道,待第一个穴道膨胀欲爆时,引入第二个穴道,以此类推。这样一来,等热气抵达断脉处时,已蓄积了汹涌的能量,犹如大河泄落,洪水决堤,自行绵绵不绝的冲向断脉之处,一发不可收拾。

      那死水一潭,经不住这波涛翻滚般的连番冲击,早已翻江倒海。

      周云暗暗一声暴喝:你给我冲!

      忽听体内又是一声闷哼,能量直接冲了过去,断脉本不愿相连,却由不得它。而断脉刚一相连,那“洪水”见缝就钻,经命门、大椎、百会,流入进督脉的终点,龈交穴。

      他又运转片刻,才收功站起,发现督脉和任脉一样,断脉处薄弱无力。本想一问究竟,却发现爷爷不见了。

      他连忙跑回家,只见屋里透着微弱的烛光,冲进去朝着躺在床上闭眼假寐的爷爷兴奋的喊道:“我成了!”

      爷爷面无表情的缓缓睁开懒散的双眼,斥道:“大惊小怪!这功法神妙无俦,还成不了你这个废物?”

      周云哭笑不得,仍在屋里蹦蹦跳跳,手舞足蹈。

      爷爷坐正身子,心下盘算:这小子竟真能练会这“太华经”,速度还挺快,看来他的根骨委实不弱。着重培养,说不定日后大有裨益。说道:“任督二脉一通,将督脉的真气承接到任脉的承浆穴,这便是‘小周天’。小周天一通,只要继续按照功法勤加修炼,其他的经脉相继开通是水到渠成之事,等你的‘大周天’开始运转,你就能正常修炼了。”

      周云满脸忧色,连忙问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困惑,“可我断脉之处,极其虚弱,那根线随时有崩断的危险,怎么能治?”

      爷爷骂道:“真是不长脑子!我不早说了,易经洗髓丹。只有它能重洗你的经脉,使你真正的脱胎换骨,焕发新生。”

      周云燃起了希望,跪下叩首道:“说些道谢感恩的话,显得咱爷俩生疏,可不说我真憋得慌。孙儿一定努力,不辜负爷爷的厚望。”

      爷爷淡淡道:“别忘了这只是个交易,你还得替我杀人。”

      周云隐约觉得他口中那个人,一定是极其神通广大,造化不凡的,不禁为难道:“这易经洗髓丹一点头绪都没有,遇见高手,不一下把我断脉处又震断了?”

      爷爷眼中精光一闪:“你小子学滑头了,想套你爷爷的话?”

      周云嘿嘿一乐:“哪有哪有?”

      爷爷默然片刻道:“既然你任督二脉已运转无碍,可以先把手三阳、手三阴经脉打通,这不耽误你修习火、木属性的功法,精进炼药之术。等你是九品炼药师的时候,易经洗髓丹我自会教你炼。取纸笔来,我给你一个丹药配方。”

      周云忙拿来纸笔,一边听一边记。

      爷爷缓缓道:“一品高阶丹药,聚气散。三根金灵草,两根百年老参,一颗一阶双尾狐魔晶。将金灵草和百年老参捣碎成浆,待魔晶炼化成水,大火烘烤至结晶状态即成。泡水饮用,补体增功。一粒聚气散够你用一个月,如果进展顺利,半年后,你的八脉全能打通。”

      周云在任督二脉打通后,身体渐渐有股说不出的酸软无力,半边脑袋都是麻木的,他并不知这是“光点”能量被他充分吸收后,离体消失的原因。丹田突然缺少了能量支撑,致使他整个人亦虚脱疲惫。但听爷爷传了他对修炼大有益处的灵丹妙药,喜出望外道:“爷爷放心,孙儿一定不会耽误功课。只不过……”

      见他面带难色,爷爷不耐道:“有屁就放。”

      周云稚嫩的小脸憋得涨红,闷了半晌,憨笑着道:“爷爷,您还有积蓄么?我没魂晶币买药材啊。”

      爷爷气得一脚把他踹到了屋外,骂道:“你这个废物,你别修炼了。”

      周云噘着嘴拍拍屁股站起,叫道:“我会想办法的。”拿着药方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