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c.ia忘忧草a官网

      都城内的驿站,通常用来招待各国使者宾客,因此修建的极为豪华,占地面积也甚为可观。

      若有那些身份特殊的,甚至还会邀请进入皇宫内居住。

      但这次来的宾客们,明明身份尊贵到了极点,却没有进入皇宫,反而选择留在驿馆。

      其中最大的一处别院,被一群神秘的黑衣侍卫们把守着,拒绝任何人的靠近和拜访。

      院内,基本看不到什么人影,空荡荡的,却莫名有股极低的气压,笼罩着别院上空。让人紧张沉闷,透不过气来。

      就连隐在暗处的暗卫们,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拖出去砍了。

      “滚!”

      一声充满暴戾的怒喝,从屋内沉沉传来,让外面的人瞬间颤了几颤,心都跟着哆嗦起来。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一个人影从里面滚了出来,喷出一口血,脸上带着敬畏,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狼狈地离开主院。

      “唉——”

      夜风站在门外,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从主上从秘境出来后,性情就一日不如一日,每天都显得暴怒异常,就连最近刚刚稳定下去的病情,也开始反反复复,让人捉摸不透。

      也不知秘境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主上出来后,就发疯一样到处寻找花四姑娘,还守在大峡谷迟迟不肯离开。最后还是病情爆发昏迷,才被医师强制命令带回调养。

      可这一回来,他们就遭殃了,每日都要承受主子的怒火……

      他正在这边猜想,屋内又再度传来声音。

      “有消息了吗?”低沉,压抑,透着一股濒临爆发的戾气。

      “……”夜风觉得有点头疼,如果这次的回答还是无法令主上满意,恐怕就连他都别想好过了。

      就在这时,院外忽然传来一声兴奋的高呼:“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那声音透着无比兴奋和满腔的悲催,再没消息,他们就真的活不下去了,主上发怒的样子实在太恐怖了。

      “……”夜风被那人一脸想哭的表情,弄得无语极了,正想去问什么消息,却见身后忽地闪过一道人影。

      主上已经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结果刚走两步,脚下就一阵踉跄,夜风赶紧上前将人扶住:“主上,怎么样?”

      “咳咳……”

      男人咳嗽几声,没去理会夜风,只拿一双凌厉的凤眸,看着前来汇报的人道:“说!”

      夜风知道自家主上的习惯,见他已经站稳,便拉开距离没再靠近。

      “主上,回来了!花四姑娘回来了!”那人激动到想哭。天知道主上等她的消息等了多久,若是再不回来,他们怕是也活不成了。

      男人冷着声音问了一句:“她如何?”

      属下一脸兴奋,张牙舞爪地讲着传闻:“花四姑娘很好,她还脱离了家族,现在外面都传开了,闹得沸沸扬扬……”

      夜风不忍直视,做属下做成这个样子也太没水准了,这是汇报吗?这就跟市井八卦有什么区别?

      结果一转眼,就见主上听得津津有味,嘴角还隐隐挂着一丝笑意。

      夜风:“……”

      主上心情大好,原本压抑的气氛,也就恢复了正常。

      众人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们之前那就是水深火热,感觉在地狱门口转悠一圈,随时都会要命的那种,现在终于活过来了。

      感谢花四姑娘的归来。

      感谢花四姑娘的平安。

      感谢花四姑娘…………

      夜雨一回来,就听别院里面到处都在念叨“感谢花四姑娘”巴拉巴拉。

      什么鬼?

      夜雨满头问号!

      他刚从上界回来,没时间打听,待他跟主上汇报完事情后,拉着夜风到一处没人的地方,开始八卦:“花四?不就是主上之前要调查的人吗?她怎么了?”

      夜风一脸高深莫测:“不是花四怎么了,是你家主上怎么了。”

      “啥?”夜雨有点懵逼。

      夜风叹息一声:“也许,主上长大了。”

      夜雨:“!!!”

      我看你是疯了!

      知道夜风为人谨慎,口风更是极紧,他也不问了,直接拽着几个暗卫严刑拷打,一番逼问过后,终于弄清了来龙去脉。

      夜雨长得极其俊俏,五官偏于明艳,性格也有点张扬,属于好奇宝宝那种。

      此时一听洁身自好的主上,居然也有了花边新闻,哪里还坐得住?屁颠屁颠地跑到主上跟前:“主子,您是不是看上花四小姐了?”

      “……”夜风在旁边嘴角微抽,你就作吧,早晚要被收拾!

      不同以往,主上这次倒没有直接把人扔出去,反而感兴趣地接了一句:“看上?”

      夜雨顿时就来劲了:“对,就是喜欢。”

      男人顿了一下:“喜欢?”

      “……”见他这个反应,夜雨就知道,恐怕主子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更别说对花四抱有什么想法了。

      可若是真没有想法,又怎么会对花四姑娘牵肠挂肚呢?

      夜雨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有必要提点一下主子,因此稍稍考虑一下措辞,就解释道:“就是想要和她在一起,时时刻刻想着她。”

      末了,他还特意问主子:“您,有想她吗?”

      男人坐在椅子上,支着下巴微眯下眼睛,倒也算诚实地回答道:“是想——”

      夜雨一听,顿时就激动了,正想再接再厉,却忽然又听主上用一种充满邪气又阴森森地语调说道:“想到杀了她呢。”

      夜雨:“……”

      对不起,打扰了。

      主上的八卦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打听的。

      男人谈性很浓,然后转头问他,“这样就是喜欢吗?”

      夜雨:“……”

      属下才疏学浅,搞不懂主上您伟大的思维是如何转动的。

      “说!”不满他的沉默,男人不耐烦地催促道:“今天你若不说明白,那就自己去深渊玩一玩吧。”

      夜雨顿时一脸苦逼:“主上,我错了,您的想法,哪是我等能够猜测理解的,我说的喜欢,可能跟您的喜欢不一样。”

      男人很不高兴,“那就说说你的喜欢是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