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水咏流

      “嗯,新弟子?”

      抽着旱烟的老者轻抬眼皮,随意的伸出一只手接过令牌,翻动几下。

      “你也入门不少时间了,门规本执事就不再追叙。”

      将令牌随手丢回方慎手中,旱烟在他手里打了个转,拿烟袋锅向堆砌在藤椅边上的几个小瓶子指了指:“你……”

      听见脚步声,他的视线向门口扫了眼,看见云秀手里的腰牌,也懒得再查看一次,向他示意了下:“还有你,自己拿一瓶走,每瓶里面装有十颗草元丹,新人奖励。”

      语罢,再也不看两人一眼,躺在藤椅上轻轻晃动,偶尔“吧嗒吧嗒”的抿上两口,神情满足,摇头晃脑,好不惬意。

      拿取小瓶时,云秀凑上前,贴在方慎身边,身上淡淡的花草清香令方慎精神一振,可一想到他是个男的,顿时兴致全无。

      小心翼翼的用隐晦视线看了眼四周,云秀压低声音:“方师兄,我怎么感觉,那位在外等待的吴师兄态度有些不大对劲。”

      他只是与人为善,不喜争吵,可也不是啥也不懂,天真无邪的少年,善于观察他人,不过是生活在温江边最基础的一环罢了。

      “见招拆招就行。”方慎掂量了下丹药瓶,听见里面叮叮咚咚的声音,默数了下,确实是十个没有任何问题。

      既然不是宗门领导直接贪污,那这件事情就无需太过担忧。

      “嗯嗯,都听方师兄的。”云秀挥舞了下自己的小拳头,“虽然我们两个都是新人,但也不好欺负。”

      把丹药瓶收入挂在腰间的小包裹,方慎踏出毛坯房,视线在以吴明为首,隐隐围拢上来的几人间游走。

      “几位师兄,你们这是何意?”

      听见方慎的询问,吴明与其他几人相视一笑,脸上的表情愈发嚣张了几分,完全没有顾忌宗门执事的意思。

      “二位师弟,不用我多言了吧,主动一些,免受皮肉之苦。”吴明伸手在两人面前比划了几下,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不要试图反抗,师兄我是聚力境的武者,你们两个初入养身境的小家伙,根本不会是我的对手。”吴明似是拿捏定了两人,大摇大摆来到方慎与云秀的面前,探手抓向系在腰间的小包裹。

      想抢我的草元丹,就是阻止我变强,阻止我变强就是在阻止我活得更长,阻止我活得更长就是想让我比分身早死,想让我比分身早死,那就是阻止我熊熊燃烧的白嫖之魂!!!

      方慎心中将完美的逻辑梳理了一遍,目光流露出几分坚定,不是他想出手,这实在是被逼无奈。

      侧身闪过吴明的抓手,围住两人的几位师兄瞧见方慎灵敏的动作纷纷一惊,这可不是初入养身境的新人应该有的速度。

      前探的手擒了个空,吴明重心微偏,有心想要偏移身体却已经来不及做出应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慎双拳捣在他的胸膛上。

      强提一口气,皮肤变得坚硬了数分,意图硬生生吃下这一拳再图反击。

      “我的硬石功已经入门,绝不是区区养身境可破,只要挡住这一击,只要挡住这一击……”吴明心底狂吼,压下心中的些许不详和担忧。

      嘭!

      沉闷的拳头与肉体碰撞声响起,吴明面色骤变,嚣张的神情因为疼痛而扭曲,痛呼出声,整个人在土路上连续翻滚出好几个跟头。

      “方师兄好厉害!”云秀姣好的的脸蛋上浮现些许崇拜、惊讶的神色。

      他比这位方师兄晚了一期入门,可也是做了好几个月的邻居,自认为对方慎还是有所了解的,很勤奋、很努力,天赋也很普通,除了面容比较清秀帅气,其他大多数弟子,并没有太大区别。

      唯一令人有些在意的点是,他有时候嘴里会冒出些稀奇古怪,无法理解的句子和词语。

      “看来方师兄在暗中,也藏了一手呢。”云秀心中感叹了句,也没有太过意外。

      这年头行走江湖,谁还不会藏上几手,当一个人全部实力都展现出来,再无任何底牌之时,便是他最为弱小的时候。

      “这个养身境的新人怎么如此凶猛。”

      与云秀不同,其他围拢上来的丙级弟子脸上显露出深深的忌惮,他们除了吴明,都也是成为丙级弟子时间不算太长的底层,由于进来就一直被剥削,到现在都还是处于养身境的地步。

      想到丙贰峰那位无冕之王的恐怖,他们对视一眼,只留下一人拦住云秀,余者猛然一齐攻向方慎。

      左招又架,方慎抵住袭来的一拳一脚,双臂发力,使劲猛推,前方两人只觉一股沛然巨力分别从手掌、脚底传来,倒退数步,向后栽倒。

      “方师兄,小心!”

      耳边传来云秀的惊呼声,他背后衣衫被劲风掀得呼呼作响,上身急忙向前弯曲,形成了一个接近九十度的直角,躲过急袭而来的一记横扫。

      趁扫腿之人单脚站立,来不及收腿躲闪时,左脚向后探出,一拐一绊,将那人放倒。

      正当此时,身侧气流略微紊乱,狂暴的拳风直直轰向他的腰侧。

      余光扫过,吴明那张表情略显狰狞的大脸,映入眼帘。

      他毕竟是聚力境的武者,虽然被偷袭挨了一下方慎的全力一击,可也并没有彻底失去战斗能力,一直趴在地上,不过是为了等待一个上好的出手时机。

      显然,现在方慎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状态,在他眼中,正是最佳的偷袭机会。

      “因为你的行为,你和他,都会在床上先养个十天半个月的伤,再扣去整整一个月的草元丹!”吴明肆意大笑,仿佛已经看见了自己胜利的一幕。

      “休想。”清脆如黄鹂的悦耳声音在他耳边回荡,寻声看去,吴明脸色一沉。

      拦截云秀的弟子蜷缩着身体瘫倒在地,他几步冲出,白皙的手掌在千钧一发之际与吴明拳头毫无花哨的碰撞在一起,指骨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立刻有一层青淤色覆上他的五指。

      “滚开,别碍事!”吴明这种时候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好看的脸蛋,一肘狠狠顶向云秀腹部,却猛然被斜刺里伸出的一只手掌截住。

      半妖体魄加成的力量爆发,吴明捂着胳膊想要后退,又被方慎赶上,一拳正中脑门,将他打得昏死过去。

      出奇的是,哪怕到了这种情况,屋内的执事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淡然的抽着旱烟。

      回身看了眼用左手挡住受伤右手的云秀,方慎郑重的道了声谢:“多谢了,云师弟。”

      不管如何,人好歹是为自己挡下攻击才受的伤,不谢一句,着实说不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