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好深边走楼梯边

      看到唐舞麟的数据时,耐萨里奥满意的点点头,还好,风头没出得太大,前面还有个唐舞麟可以拿出来当盾牌吸引别人的目光,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根据多元宇宙中某条闲得蛋疼的红眼白龙统计,风头出得大的生物,在没有史诗站台当背景的情况下,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存在都活不过成年,剩下的百分之四十中还有百分之三十七活不到中年。

      所以说,没必要时别出风头,太容易被某些不怀好意的存在盯上了,虽说耐萨里奥不怕,但麻烦啊!

      没有人会想要一帮蚊虫整天在你旁边嗡嗡嗡的。

      当张扬子和王金玺测试时,唐舞麟悄悄从不知道哪里摸了过来,用只有自己和耐萨里奥才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询问道:“哥,你刚才绝对是放水了吧。”

      耐萨里奥一怔,左右张望发现没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这后回应道:“怎么可能呢,别乱说了。”

      听到耐萨里奥的这个回答,唐舞麟冷笑一声,如果他原来只有九成把握耐萨里奥放水的话,那他现在可以百分百肯定耐萨里奥绝对是放了水,还是放了一片海的水。

      “哥,你不用装了,想想你平日里单只手把我按土里摩擦的情况,你觉得你力气可能比我小吗?”

      耐萨里奥认真的点点头,用一种严肃的语气说道:“可能。”

      唐舞麟脸色一黑,直接跑去参加第三项测试,有句老话说得好,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同理,装傻的人也一样。

      唐舞麟前脚刚走,后脚就又来了个古月。

      耐萨里奥警惕的看着古月。“你来干嘛?别不是和唐舞麟一样来问我有没有放水吧!”

      对于耐萨里奥的反应古月不以为然,直接凑到耐萨里奥耳边轻声说道:“凯隐,我这里有个关于唐舞麟的秘密,天大的秘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想知道呢?只要你把我欠的债给免了,我现在就跟你说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

      “没兴趣,不想知道,再见。”一听到要免债才能知道,原本才刚冒头的好奇心立刻就被耐萨里奥一枪打死,免债是不可能的,这辈子包括下辈子也是不可以的。

      耐萨里奥抓住古月的肩膀就往旁边推。

      “古月,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不要再想用一些没什么作用的消息来免债了。我警告你,就算是以后你嫁给了我,你这欠的债也要给我还上。”

      直到被推到一边时,古月还是一脸蒙。

      片刻过后古月才反应过来耐萨里奥刚才到底说了些什么,望着耐萨里奥的背影,古月脸上闪过一抹羞红,右手在张扬子惊惧的眼神中凝聚出一杆两米长的冰枪对准了耐萨里奥。

      古月咬牙切齿道:“混蛋,一天到晚脑子里想的除了钱之外到底还有些什么,还有我就这么不值钱吗。”

      不过到最后古月还是没有将冰枪投掷出去,四周这么多人看着呢,当众行凶不可为。当然找个对象发脾气还是有必要的,要不然自己会很不爽的。

      “锵!”古月拍拍手转身去参加测试。张扬子咽了口唾沫,将头从冰枪旁边挪开,几缕发丝随着张扬子的活动飘落在地。

      妈妈!这零班太危险了,有个叫古月的女暴龙刚才想杀我!快来救我啊!

      在接下来的测试中,憋了一口气的古月彻底陷入狂化,除了所有身体方面的能力测试的第一是唐舞麟之外,其余的一切测试项目第一全是古月,包括反应力和速度在内,就连谢邂都比不上狂化的古月。

      耐萨里奥全程都在努力放水,当然为了不被舞长空发现异常,耐萨里奥也没放太严重,就只是拿了个除精神力外所有测试项目的第二而已,第一全被唐舞麟和古月两人承包了。

      至于张扬子和王金玺,嗯,这两个可怜的孩子已经不是在和大家比谁更强了,而是两个人私下之间在相互比烂了。

      “张扬子,你的成绩是多少来着?”

      “左手,六十一公斤,右手,六十九公斤。你呢?”

      “四百二十三公斤,右手,四百六十八公斤。还好比你强。”

      说到这,两个难兄难弟忽然对视一眼,随后双方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一种悲哀的气氛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他们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他们都是吃草料长大的牲口啊!”

      在这一刻,他们身上天才的光环被撕得粉碎,有的只是两个抱团取暖的“普通人”而已。

      “测试完成。今天的测试主要以身体能力为主。并不代表一切。武魂对魂师同样重要。所以,有些同学不需要气馁。”舞长空帅帅的走了。

      难兄难弟站在那里,只觉得自己额头上仿佛有一阵寒风吹过。某些同学,在说谁?舞老师,多多少少照顾一下我们的面子好吧。

      “走!我们可以吃饭啦!”身为一个综合成绩最好的学生,唐舞麟则没他们这样的优虑。因此在舞长空前脚刚走,唐舞麟立刻就拉上了耐萨里奥手臂往食堂的方向跑。

      耐萨里奥往身上叠了个漂浮术后便任由唐舞麟拖着跑,小心提醒道:“慢点跑,别一会摔了。”

      唐舞麟对此满不在乎,口头上应付着:“好好好,知道了。”可实际上速度一点也没慢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了。

      见唐舞麟这个样,耐萨里奥所性不管他了,反正就唐舞麟现在的身体素质,摔一下也不会有什么事的。

      突然耐萨里奥心中警铃大作,龙皮袍子上恒定的预警法术向耐萨里奥发出了警报,示意有危险过来。

      “艹!”耐萨里奥迅速挣开了唐舞麟的手,在唐舞麟还没反应过来时将唐舞麟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唐舞麟脸色一红,老哥这么急,自己是从了,还是从了呢?这是在野外,不大好吧。

      “锵!”下一瞬间一杆两米五的冰枪出现在了耐萨里奥原先的位置,枪身入地近三十厘米,足以看出投掷者这一下到底用了多大的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