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内衣影视

      虽然沙羡支持曹操于荆州起四郡之力与刘表分庭抗礼,但区区沙羡,怎能成得了大气候,荆州兵娇生惯养战力不佳,但毕竟刘表亲自指挥的队伍却是多年和曹操打得不可开交,就算不是一流强军,也比窝在荆州内部只跟山贼交手的长沙兵强。

      而真正的威胁,归根到底还是曹操。

      虽然刘表无力出兵与曹操相抗,但不代表他刘表就不能在曹操背后恶心曹操一把。

      曹操屠杀徐州可以说天下皆知,除兖州百姓向曹,徐、豫百姓无不痛恨曹操,若要是把曹操丢进百姓之中,只怕是不过片刻就要被扒皮抽筋。

      有如此基础,甚至不用他刘表多费口舌,只是稍加煽动,江淮一带反抗之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人半夜焚烧了曹军征集的粮草辎重。

      而袁绍与曹操相持,曹军最怕的就是消耗,他袁绍不傻,曹操境内情况可以说是他袁绍一手挑起来的,如今四下起火,想必曹操心急如焚,但巧了,自己要良将没有,但有的是时间。

      而刘坚这头也没能随了曹操的愿,由徐晃、典韦、张辽这般超豪华阵容所组成的并州先锋军虽然确实出现在曹军的视野之中。

      但偏偏这支先锋部队集结在雒阳一带,并且完全没有渡河的征兆,可以说,这支兵马根本就没想打袁绍的主意,而是可以说直扑曹操而来。

      面对这种局面,曹操根本无力分兵增援孤军奋战的鄄城的程昱,于是写信想要趁三方混战之势还未形成之机将程昱调回。

      但程昱却拒绝曹操请求,如今鄄城虽在敌后,但城中兵马不过五百,不足以威胁袁绍或者刘坚。

      但若这五百兵马调动,虽袁绍可能不当回事,但刘坚必然觉得曹操要在这五百兵马上做文章,肯定会遣兵马前来厮杀。

      此事的鄄城反倒是最安全的。

      但程昱也没给曹操打气,反而回信警告曹操后院不保,毕竟两位姓刘的在他家后院大展身手,而隔壁荆州那位姓刘的也没闲着,四处攒动反曹。

      如今战局,也就袁绍不姓刘,不然就看现在上下折腾的刘坚、刘表、刘备、刘辟这四位,不知道的还以为曹操是跟献帝开战一样。

      面对程昱的警告,曹操心里倒是有了一个合适人选,当初张绣在宛城追杀,草安民、曹昂战死根本不足以阻拦张绣进攻步伐,幸有此人横杀战阵之中击溃张绣。

      “你让我反曹?”

      看着殿中一身信使装扮的儒生,盘坐正位的中年武将一挑剑眉,一双虎眸射出寒光直刺那儒生的心魄。

      “那你且说说,我凭什么反曹迎袁?”

      “我李通随曹公征战,转战八方!曹公待我不薄,任我险要重地相守,分明是器重于我,袁绍小儿何能?使我倒戈来投?”

      使者还未开口,李通又继续道,字里行间带着火气,杀意更是逐渐浓厚起来,说到激动之处,那魁梧的武将竟站起身拽出汉剑踢翻桌案大步下到殿中。

      “征南将军之职,意在荆州,我李通尚存一日,他刘表便休得安生一天,汝言刘表军势千万,我又何惧?”

      “贪生之徒岂有苟活于世之理?”

      不等使者反应,李通挥手一剑,手中剑刃化作一道流光在使者身前扫过,随即鲜血喷溅,那惊愕的头颅滚落在地,无头尸首普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来人!取木匣封装,将此大逆不道之徒还给他袁本初!”

      “将军……”

      见使者无头尸被卫兵拖出,李通副官赶忙推门进来,却见李通面不改色盘坐在堂中擦拭剑锋上的血迹。

      “如今我等夹袁绍、刘表之间,兵不过八百,你斩袁绍使者,岂不怕袁绍报复?”

      “我自兴兵之日便已有准备,大丈夫立天地之间,今随良主,区区一死,有何可怕?”

      看副将一脸的慌张,李通不禁大笑,拍拍副将肩甲开口道。

      “今我斩袁绍来使,明日汝南诸多地主豪绅非但不会袭我等,反还会巴结,你且看罢。”

      “将军……”

      还未等副将开口,门外军士便推门向内探头。

      “本地豪族求见将军,说愿资助钱两锦缎以补贴军用。”

      “你看。”

      在副官胸甲上擂一拳,李通站起身提着汉剑踏步出门。

      “可以,他们好意我李通收下,放话出去,说我李通军中缺上好的粮草美酒。”

      “曹公有令,不可轻收民财,这恐有不妥吧?”

      平日里仗义疏财的李通今日好似变了一个人,五六家士族争相送来的财务竟一样不少全被他收入囊中,见此,李通副官实在不知自家将军是闹得哪一出。

      “将军,我等要不退回吧?”

      “收都收了,岂有退回之理?”

      李通微皱眉头摆摆手。

      “我若不收,这些士族大家必然恐慌,只怕是真会反曹,唯有我收下此些,这些士族才能安心。”

      “你也别闲着。”

      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李通伸手将副将拉到一旁。

      “所得金银留下,以补军资开销和百姓所需,其余粮草锦缎都拉到许都去,奉孝先生定会妥善处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