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上的情与欲

      大致信息就是这样,有几个深夜在外的人,莫名奇妙就不见了,有的是加班到深夜下班后却没回家也没了信息,有的是出去吃夜宵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根据失踪人员的住所位置,研究所划了一个地区,作为今晚裹尸人的巡视任务,并顺便带带新人探员余良。

      他们的现在的任务,就是把这片区域转一转,算是初步勘察,以及熟悉一下环境。

      然后可以选择休息一会儿,在十二点之后,路灯熄灭,街上基本无人时,真正的任务才开始。

      他们将在几名失踪人员的住所周边区域,来回荡悠,复刻一下失踪人员的情况,看看是否真会钓出些什么。

      因为根据大量灵异事件总结,鬼怪往往是按照同一种规律或者说条件,去挑选受害人的。

      他们复刻失踪人员的情况,如果那些失踪人员真的是被鬼怪所害,而鬼怪又未离开,那他们也很可能被挑选为新的下手对象。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失踪事件,也有可能是人类干的,只是现在灵异事件有越来越多的倾向,所以研究所对于居民多的地方,出现这种疑似灵异鬼怪游荡杀人的事,都会派人来调查一下,以防止错漏而导致更多的受害者出现。

      裹尸人一路都保持着沉默,但时不时转动的头以及来回扫视的犀利眼眸,则表现了他的确是在认真工作。

      余良也不敢开口讲话,一会儿低着头装出那种特工的感觉,一会儿又摆出侦探架势左看右看,他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兴奋过头了。

      “靠,我这是怎么了,冷静冷静,执行任务……”他开始深呼吸,平复心境。

      逐渐进入状态后,余良也开始细细观察,但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注意些什么,这条路和他平时走的路根本分辨不出来区别。

      鬼怪杀人……是灯光一闪一闪?还是突然出现的古怪声音?又或者是一股莫名其妙的阴凉寒气?

      他脑子里闪过自己遇鬼的画面,好像前兆基本都差不多,但这条街现在人来人往,虽然不算灯火通明,却也是亮堂堂的,街边还有小吃摊,热气滚滚,不少人在吃烧烤喝啤酒,怎么看也不像是闹过鬼的样子。

      或许真的只能等十二点路灯都熄灭之后,夜深人静之时,鬼怪出现的概率可能会大一点吧。

      想到这,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它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问出口:“那个,裹尸人先生……”

      “嗯?”

      裹尸人淡淡嗯了一声,看都没看他一眼,不过语气倒也没有那种被打扰思考之后的不爽,可能是早就做好了要被他这新人打扰的准备了。

      “鬼怪应该不是只能在白天和人少的地方出现吧?”

      “……”

      裹尸人等了好半天,确认余良没有接着说话了,才微微转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满不在乎的嗯了一声,似乎是对他这个没有价值的问题有点失望。

      余良察觉到了他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组织了一下语言,再度问道:

      “那为什么我在幸福小区时,晚上一开门就被女鬼追杀,小区里感觉也全是鬼,但等到白天我却又安全出来了,一个鬼都没看见?”

      这回,裹尸人才算正眼瞧了余良一眼,用沙哑的嗓音回答道:“规律。”

      不是说没有鬼白天或者人多就不能出现的规律吗,搞什么……余良尽量摆出一幅新人向老前辈求教的样子,语气疑惑的重复了一遍:

      “规律?”

      “就像不同地区的人有不同的习惯,在不同的怪谈中,鬼怪往往也有类似的东西。”裹尸人淡淡瞧了一眼上方的路灯,“例如,某些鬼怪喜欢深夜游荡,它们一般就只在深夜出来。”

      说到这,裹尸人停下了步子,正脸看着余良,用比较认真的语气接着说道:

      “但这并不代表鬼怪就必须遵守这些,从……某些实验中得知,鬼怪在无其他因素干扰的情况下,大概率会遵守各自的规律,但在一些特殊情况下,它们也可以不遵守。”

      “特殊情况下?”余良对这方面极感兴趣,一是因为好奇,二是因为这些知识关乎着他未来的探员生涯。

      “就像……幸福小区,白天似乎没有鬼,你出来什么事也没有,但如果你挨家挨户敲门呢?”

      裹尸人举的这个例子,让余良光是想想头皮就开始发麻,他脑子里已经出现了画面。

      “好的好的,谢谢裹尸人的指导,我没问题了……”余良摇摇头,赶紧把那恐怖的画面从脑子里赶出去。

      接下来,余良跟着裹尸人,一路看似认真实则什么也没注意的观察着四周,徒步走完了七个受害者住所附近的街道。

      当然,只走了主干道,很多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不是死胡同的小巷子仅仅是瞄了瞄,留个映像。

      此时,已经十点多了,路上只有一两个小吃摊还在,大部分摊位已经收拾东西回家了,留下了满地狼藉。

      好好的水泥地,长期以来,被各种秽物几乎染成了黑色,又被油污打了层粘腻的蜡光,余良只是看看都觉得那地方走路会黏脚。

      裹尸人视线略过地面脏污,停在一个馄饨摊上,余良顺着他的视线也看了过去。

      摊主是一位看上去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人,身材不算矮瘦,但腰背微微有些弯曲,头顶微秃,旁边一圈短发也有不少已经发白。

      摊位没有顾客,那位摊主竟然从摊位车上拿出一把扫帚开始打扫别人摊位留下的垃圾。

      余良看着这一幕,有些感触。

      裹尸人沉默的看着,突然开口:“你要吃点东西么。”

      “啊?好啊。”余良立即回应,正好他有点饿了,而且他还有点好奇,裹尸人怎么吃东西。

      两人主动过去,余良主动接过了摊主手中的扫帚,“大爷,馄饨怎么卖啊,这个我来吧,你先帮我们煮两碗馄饨吧。”

      裹尸人听见了,没什么表示。

      他还真要吃么?余良越发的好奇起来。

      “好嘞,两碗馄饨,十块钱,小伙子你把扫帚放那吧,我待会儿收摊一起就都扫咯。”摊主朝着馄饨摊走去,一边回头示意余良不用管那个。

      “嗨,没事,医生说我要加强锻炼呢,我正好锻炼一下身体。”余良一边扫地一边随口回应。

      不过他说的的确是实话,梁成梁医生要他加强体能训练。

      “好嘞,那就辛苦你帮我扫咯,哈哈。”摊主下好馄饨,坐那看着这边,脸上笑的很开心。

      余良卖力的扫着,他年轻小伙子扫起来比摊主快多了,在馄饨煮好前就把这附近的垃圾扫成一堆一堆的了。

      现在估计就是交给明天清洁工来铲了,余良觉得今天自己干点这种算是公益的好事,心里还挺舒坦的。

      “馄饨出锅嘞~”摊主吆喝一声,捞出两碗馄饨,关了火,他盛到一次性碗里,放到摊车上。

      余良赶紧过来,随意扫了眼普普通通的小摊车后,他把扫帚还给摊主,付了钱,然后拿了一次性餐具。

      摊主笑着向他们点点头,“小伙子,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好的,您慢走。”余良端起两碗馄饨,目送摊主将摊车推走。

      他端着馄饨来到旁边一直看着这里的裹尸人那,把馄饨递给他,“裹尸人先生,你吃吗?”

      裹尸人看着这碗馄饨,顿了一下,抬手接住,但他却只是歪了歪头,沉默的看着,没有动筷子,期间还抬头望了眼摊主离去的推车背影。

      余良原本还很好奇,想看看裹尸人是不是吃东西时会扒开面部绷带,这样他就可以趁机看看裹尸人的样子了。

      此刻既然裹尸人不愿意露脸,他自然也也不会多问。

      他自顾自的端起馄饨汤,闻了一下,感觉还挺香,于是抿起嘴喝了点汤。

      “嗯,挺鲜的,馄饨馅看着也挺厚实,大爷挺实在,一碗五块钱还给这么足的料。”

      “别吃了,先放下。”裹尸人忽的出声,他面无表情的将馄饨放在余良刚刚清扫起来的垃圾堆上。

      “呃,怎么了?”余良疑惑的问道,但下意识的也学着他放下了馄饨。

      “这老头让我想起了一个档案。”裹尸人看了看地下几处被余良扫起来的垃圾堆,似乎回忆什么。

      “什么档案,这摊主不像鬼啊,而且刚才这么近,我们都没有发现异常啊,呃……我没发现……”

      余良越说突然心里越感觉不妙,裹尸人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只是静静的观察,但他自己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现啊。

      包括那些个冒血怪声寒气……这些东西,他一样都没有看到,这摊主怎么会是鬼呢?

      “其实我也不确定,因为那不是我们本地的事件,但那个事件的确是没被解决,游荡到这也不是不可能……”

      裹尸人突然又沉默了,看着地面两碗馄饨和几处垃圾堆,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大佬,你说啊,我权限不够,不知道是啥事件。”余良面色紧张的看着他。

      虽然余良什么也不知道,但他的想象力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他的胃也时刻准备着起反应。

      裹尸人忽然抬头看向余良。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余良感觉他在笑,是那种没什么恶意但又的确是看笑话的笑。

      裹尸人看着余良,面部绷带微微抖动,送出几个字:

      “档案代号【清洁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