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欧美伊人网

      “太好了!弗朗,我还在想要怎么找你呢!你是不是听到我弹琴才来的?好听不?我之前还弹了一首极乐净土呢你听到没有!”

      安心兴奋的对弗朗说,她话一多起来,身上那种不近凡尘的仙气就荡然无存了,反而更像一个娇俏明艳的青春少女,弗朗看着她叽叽喳喳的样子,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

      弗朗身边的三无少女比弗朗还吃惊,她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了变化:“少爷,您认识立鹤先生?”

      弗朗已经调节好了刚才被安心震惊到呆滞的面部表情和心理状态,恢复到了日常随意懒散的样子,他理所当然的对三无少女说:“不认识。”

      三无少女满脸狐疑,她看看立鹤,又看看弗朗,“可是,她……”

      “真的不认识。”弗朗一脸真诚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和立鹤先生有话要说,你先回去吧。”

      三无少女纠结了一番,还是行礼告退了。

      安心一路看她走远,然后一脸疑惑地问弗朗:“立鹤先生是谁?”

      弗朗不说话,只是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盯着她,盯了半天,盯得安心后背发麻。

      “我知道我很好看!你也不要这样看着我啊!”安心后退了一步。

      “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一早上都干嘛了?”弗朗勾着嘴角,懒洋洋的斜睨着她。

      安心愣了一下,然后很不好意思的“嘿嘿”了两声,“我,这不是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琴了嘛,一下子没忍住。不说这个不说这个,你早上有找到什么任务吗?”

      弗朗没好气的“哦”了一声,但还是原原本本的把自己进入游戏到现在的经历给安心讲了一遍,也包括包括猜测和接下来的打算。

      听完了以后,安心的脸色微变,“我也接到任务了,就在刚才你说完红儿是怎么死的之后,也是捉迷藏。”

      “看来这是个所有玩家都必须参与的任务,只要知道了这件事,就会触发任务。”弗朗思考着,这么看来,他需要稍微改变一下自己的计划。

      本来他以为红儿的尸体上会藏着线索,还打算找机会在红儿下葬前去看看,但是如果安心能这样获得任务,就说明红儿是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只有“红儿死了”这件事本身。否则若是红儿下葬后弗朗才找到安心,岂不是就没有机会得到线索了?

      其实也是,如果关键线索真的在红儿身上,相信系统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们得到任务,而会设置为看见红儿的尸体才能触发任务了。

      甚至于说,其实就连红儿死了这件事都没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

      安心也不笨,她稍加思考,便道:“如果不能暴露玩家身份的话,我们最好分头行动,目前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过我们两个如果被人看到在一起一定会引起怀疑。最好先静观其变,等确认其他玩家的身份再做打算。”

      弗朗闭上了眼睛,黑暗中精神力的数值框浮现,一上午已经过去了,精神力却只下降了一点点。速率比在“迷城”的时候慢了好几倍。弗朗保守估计,至少可以在这个剧本里停留十天以上,时间充足的话,倒也不必着急行动。

      “好。”于是弗朗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你最好先别出现在明处,有消息我会找人告诉你。对了,你之前是不是说问问易子轩要不要一起参加这轮游戏的吗,他怎么说?”

      “他不来。”提到这个安心就气,她气呼呼叉着腰,“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居然和我说,他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玩游戏!都来这种地方了,能有什么事嘛。我看他就是不想和我组队!”

      很重要的事?弗朗想到易子轩那张比同龄人更加淡漠的脸,很难想象带着这种表情的人会有觉得很重要的事。

      “算了算了,不管他。”安心打断弗朗的思考,问道:“你刚才那个丫鬟呢?你确认她不是玩家吗?”

      “应该不是。”弗朗收回思绪,笑笑,“是也没关系,反正她现在在我身边,早点露出破绽,我们也能得到线索。”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问向安心:“说起来,你刚才是怎么认出我的?”

      “刚才?因为你的脸和现实里有点像啊,我对人的相貌很敏感,有一点点相似我就能发现。”安心有些得意的说。

      弗朗看了看安心那张美到无法直视的脸,和现实里毫无相似之处,“那你呢?你现在是立鹤先生的样子吗?”

      “不是哦,我醒的时候照过镜子了,立鹤先生是一个外貌很温婉的古典美女,不是这样。不过我可以把自己在游戏里的脸变成这样。”她嘿嘿笑了两声,一脸娇憨:“我在上一个世界也是这样的哦。”

      “这算什么,云端游戏送你的特异功能吗?”弗朗忍不住吐槽。

      “才不是!”

      安心偏头想了想,又认真道:“其实我自己隐隐约约知道为什么,非要说的话,就是靠天赋和想象。我从小就对人的样子特别敏感,可以注意到每个人相貌上细小的差距。我也可以想象出这些五官细小差距带来的不同感受。”

      “哦?”弗朗微微挑眉,等她说下去。

      “其实只要闭上眼睛仔细感受五官的话,就可以感受出自己的样子。眼睛大还是小,鼻梁高挑或者坍塌,牙齿整齐还是杂乱,这些特征是可以被知觉感知到的。如果可以感知外貌的差别,那么也可以构建新的想象。我觉得云端游戏就是帮我把这种想象变成真的了。”

      弗朗听明白了,他微微挑眉,“那是不是说,你可以把自己的脸变成任何人的样子?”

      “理论上是可以的!等等哦。”安心用手捂住了脸,过了大约半分钟,再把手移开时,弗朗就发现她的脸变回了现实里的样子。

      其实安心并不难看,虽然五官都很普通,但是胜在皮肤白皙。只不过看完刚才的绝世美人,安心的原本的脸就显得有点惨不忍睹了。

      “不过目前我好像只能变成自己原来的样子,上个世界我和易子轩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觉得要是再努力一点,变成其他人也没问题。但是那样很累,精神力的消耗的特别快。”

      她稍微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又是那个光彩照人的美人:“不知道为什么,在游戏世界里这就是我最自然的样子,哪怕是变成我现实里的脸,也会持续消耗少量的精神力。”

      这个弗朗倒是相信,因为安心变回自己现实的样子足足用了半分钟,变成游戏里的样子却只用了三秒不到。

      这回安心没有捂上脸,弗朗看清楚了她的脸是怎么变化的,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五官慢慢的变化,而是像最开始零号教弗朗变出苹果一样,好像就是一个不留神的功夫,安心就已经变成了那个美艳不可一世的样子。这种转变比川剧里的变脸还突然且自然,是一种在现实世界里根本无法想象与理解的变化。

      这就是,云端游戏赋予玩家的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