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国语高清中文

      万念音往前走了几步,大声道:“长伯伯,念音听说您的府上来了两位客人,而其中一位,正是近日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万年狱古神兽,想必您不会不知道吧。”

      长宥祥冷笑一声,道:“知道又如何?”

      站在万念音身旁的一位中年男子上前:“既然知道,还请长兄将此人交出来,给江湖众人们一个交代。”

      “交代?哼,夏伯川,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长宥祥说着,眸光即刻变得阴暗下来,“他们是我长家的客人,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儿,从今往后但凡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便是与我长家为敌,若还有不怕死的,我也不嫌多那几条贱命!”

      “长宥祥,你说这话,难不成是要与我三家为敌,与整个江湖为敌?”另一位中年男子怒喊:“今日你若将那二人交出来,我们便不再多说什么,但倘若你不交,凭我三家之力,现在就能把你长家夷为平地!”

      “夷为平地?”长宥祥不屑的笑了一声,他使了个眼神,身后的黑暗中忽然亮起数不清的金光,无数的侍卫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长宥祥目光灰暗的看向那位说话的男子:“司徒徵,就凭你们司徒家的狗鼻子,还想将我长家夷为平地,真是叫花子谈嫁妆,大话不小啊。”

      司徒徵被他气得脸色通红,怒吼:“长宥祥,你别以为你们长家势力大就了不起,就凭你一家之力,根本无法与我三家抗衡,我劝你,还是乖乖把那两个人交出来吧!”

      他说完,旁边的万念音也开口了:“长伯伯,为了两个无关紧要的人,您这又是何必呢,只要您将那二人交出来,我们立刻便会撤走,您要知道狱古神兽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即便今日我们放过他,日后也一定还会有别的人来抢,与其让他落入外人之手,不如我们四家共享,您觉得呢?”

      她的语气格外轻柔,但言语间却无一不透着隐隐的威胁之意,望向长宥祥的眼神中,并无半分尊敬之意,清美的脸上逐渐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长宥祥自然能够听出她言语间的威胁,表情露出些许厌恶:“话已说明,今日那二人我长家是保定了,你们若执意与我长家为敌,那不妨试试,就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踏进我长家大门!”

      长宥祥话音刚落,身后的无数金光便从高墙上的黑暗里落下,犹如坠落的繁星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很快,数不清的持剑侍卫站在了他的身后。

      盛歌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震撼的场面,来之前,她也曾怀疑过师父的嘱托究竟靠不靠谱,毕竟江湖上想要追杀尧泽的人数不胜数,长家是否真的能够保护得住尧泽,但如今看来,她的怀疑简直就是多虑了。

      望着长宥祥身后闪着金光的侍卫,司徒徵与夏伯川忽然有了退却之意,二人为难的看向万念音,看这阵仗,即便是将他们三家的人全部带来,也不一定能够对抗得了长家啊。

      万念音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暗暗做了一个手势,突然,一把利箭从她身后的黑暗处飞来,迅速朝着长宥祥的方向射去。

      还没等长宥祥出手,突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高墙上跳下,那一身红衣在黑夜中显得异常突出而华丽,盛歌挥动枯骨剑将长箭砍成两半,随即翻身一跃,挡在了长宥祥的前面。

      盛歌嫌弃的看了万念音一眼:“偷袭,真是不讲武德。”

      “这人是谁啊?”夏伯川小声问向身旁的司徒徵。

      周围静的可怕,盛歌自然听见了他的疑问,大声道:“听好了,我叫苏盛歌,老头,你可得好好记着,千万别忘了,你儿子可还欠着我一根手指呢。”

      “小丫头口气不小,我看你今天就是找死!”夏伯川怒吼一声,拔剑就要朝盛歌跑去,忽然一阵怪风阻止了他的前进,紧接着,远处的黑暗里,大片的蓝色烟火朝着长家的方向而来。

      盛歌注意到长宥祥的脸上浮现出喜悦之色,她虽有疑惑,但此刻也不好得问,便静静望着那片蓝色火光靠近。

      很快,大批穿着蓝色战袍的侍卫从黑暗里走了出来,领头的是一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公子,他手持折扇,步履轻盈,面色温和儒雅,与身边那些威严气势的侍卫截然不同。

      夏家和司徒家的人连忙让出一条道,就连万念音的表情也变了,似乎对此人有所忌惮。

      来到长家门口,那位公子走到长宥祥面前,恭敬的对他行了个礼:“长伯伯。”

      长宥祥将他扶起来,语气变得温和了些:“问天,你怎么来了。”

      南问天看了身后一眼,道:“父亲听说长家遇到麻烦,便令我来看看。”

      长宥祥瞅了万念音三人一眼,抬声喊道:“真是有劳南兄挂念了,就这几个小喽喽,我长家还会怕了不成。”

      他这话看着是对南问天说,但其实是在说给万念音他们听的,盛歌站在一旁,远远的便看见万念音那气得有些扭曲的脸,想起今日自己险些死在她的剑下,再看看她此刻所面临的窘境,就觉心里无比畅快。

      南家与长家世代交好,虽然势力远远不及长家,但因为南家站在了长家这一边,所以即便三家把自家所有人都叫来,也根本无法与他们对抗,万念音也不是甘于吃亏的人,见势不妙便立即将人撤走,悻悻离去。

      长宥祥向盛歌介绍了南问天,盛歌简单打过招呼后便去找尧泽,直到她走出很远后,长宥祥发现南问天还在一直望着盛歌的背影,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拍了拍南问天的肩膀,不明所意的笑了笑。

      盛歌回到院子里时,尧泽正坐在台阶上望着夜空发呆,盛歌想要逗逗他,便轻轻绕到身后,凑到他的耳边吹了口气,小声说:“看什么呢?”

      尧泽吓得一转头,险些亲到了她的脸,盛歌还没说什么他便连忙躲开了,脸立即就变得通红。

      盛歌就喜欢看他这样惊慌又害羞的模样,她坐到他旁边,很自然的靠在他的肩膀上,跟他讲着刚才的场面有多震撼。

      “还好那个南问天及时出现,不然今晚可能得有一场大战了。”

      当盛歌提到南问天时,尧泽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突然低下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尧泽是狱古神兽,除了神兽的力量之外,他根本无法修炼人类的武功,而且因为化形,神兽的力量已经大大减弱,他不知该如何使用被压制在体内的力量,看着盛歌一次次的陷入危险,自己却什么忙都帮不上,心里就很着急。

      “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好好的,乖乖的陪着我就好了,我现在也只有你了。”盛歌轻轻捏了捏他的脸,“怎么总是沉着个脸呢?笑一笑嘛,我最喜欢看你笑了。”

      他望着她:“真的吗?”

      她点头:“那当然,阿尧笑起来比这漫天的星辰大海都要好看呢!”

      他憨憨一笑,忽然说:“盛歌喜欢,那我以后便只对你一人笑。”

      她愣了愣,重重的点了下头:“好!”

      她说着,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他看着她,没有说话,那双墨色的眼睛里,除了漫天的星辰,就只有她了。

      “二位就是父亲说的贵客吧。”忽然一个声音从暗处传来,二人转头望去,只见一位白衣男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