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碑最好的谍战剧15部

      且说王熙凤就要嫁入贾府,其实贾玉琅对平儿更感兴趣。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能在贾琏之俗,凤姐儿之威下难得周全。可见她心思细,有着自己的聪慧。也喜欢她公平公正,不仗势欺人,更欣赏平儿善解人意。可惜这样一个好姑娘,又有管事本领,却要给贾琏当通房丫鬟。

      如果能把平儿在王熙凤嫁入时,讨了……

      有没有可能。

      打着给王熙凤选礼物的幌子,贾玉琅叫了茗烟溜出了荣国府,往神京街面走去。

      原著里贾宝玉出去一会,贾母就担心紧,让人去找回来。也不怪府里人担心,就连贾玉琅出府,也是悄悄的。

      马车过了宁荣两街,进入神京正街道。茗烟儿却被一名十四五的少年叫住。这少年生有一张容长脸儿,长挑身材,甚是斯文清秀。

      “茗烟儿,小二叔是否在马车?”

      茗烟儿见是西廊下五嫂子的儿子贾芸,便不担心什么。贾芸这小子挺好说话的,却见贾芸穿着朴素,头发用青色麻布条束着。手里拿着一把崭新花锄。

      “芸大爷,你这是上街去?”

      贾芸晃了晃手里的花锄,忙说:“可不是,前天儿那把花锄失了,今儿去买了一把新的。正打算改日,来府里寻个差事,小二叔这是去哪?”

      茗烟儿见贾芸要和贾玉琅搭话,也不敢耽误。一面笑着一面起身揭开帘子说:“爷,廊下芸大爷有话说。”

      马车里的贾玉琅已经听到了二人对话,掀开了挡风的幕帘,歪坐在马车里,一只腿弯曲踩在坐上,懒散着向面前的贾芸问了一声好。

      这贾芸父亲去的早,就一个寡母。虽说是贾族人,也是一个旁支,日子过得实在惨。还不如宁荣两府里一个大丫鬟过得舒服,时刻在为柴米油盐奔波。

      也没个关系熟的,想进荣国府里去当差也没个打照面。太太们陪嫁来的,都把府里的差事占的差不多。能捞油水的哪里还有。

      贾玉琅对贾芸的印象能打八十分,算是红楼里为数不多的好人。想给他寻个好,自己又太小,赚钱也拿不到。

      “贾芸,你买花锄干嘛?”

      贾芸见贾玉琅好说话,也没那么拘谨,听人说过小二叔这个人虽然浑,却是极讲义气的。

      回:“最近学了些栽培花艺的小活,总着寻个差事。小二叔这是去哪,外头乱,别着了花子。”

      见贾芸恭恭敬敬的模样,贾玉琅大笑,起身跳下那车。发现自己身量只到了贾芸肩膀处,难免有些尴尬,故作大人模样道:“哦…何必去外面寻活,我正想把我那小院扩一扩,不如你来府里帮我一段日子,要是还不错我去给老祖宗求个情,你就在府里帮忙一些花草修理种植。”

      贾芸大喜连忙拱手礼说:“侄儿多谢小二叔了。”

      “你今年十四还是十五了,可有心怡姑娘了?”贾玉琅有些意味打量着,这小子听说未来会和一个叫小红的对了眼。

      听着贾玉琅问自己这种事情,贾芸心里也欢喜,至少和贾玉琅关系拉近了一点点。又有些羞涩慌张,笑呵呵凑到他身前说:“小二叔说的是哪里话,哪有姑娘会看上我这样的人。倒是叔叔和小时候不一样了,越发丰神俊朗,不输宝二叔。小二叔周岁时,还在我怀里撒了一泡尿。那小雀雀抖的,别提多欢实了,我这也算是有福淋了一场凤凰尿。”

      啊这…不带这样拍马屁的。

      “咳咳……”

      “贾芸,小时候的事就不要提了,我准备去逛逛买些东西。这样…你以后有事,就说来找我,府里那些掌门的不敢不放你进来。”

      贾玉琅有意和贾芸亲近,日后总有需要他帮忙跑腿的事。且这人一定信得过。

      寒暄一阵子,贾芸目送着茗烟儿牵马车离开。才欣喜的跑回家里,告诉母亲这好消息。

      “茗烟儿去铁匠铺。”

      茗烟儿娆头,这小二爷一个月前病好后越来越奇怪了。不过他挺喜欢现在的小二爷,至少不拿东西捅人了。

      “把我的剑拿去,让手艺好的铁匠给我开刃,过几日你再来取。”

      “哎。”茗烟应了一声,取着剑抬腿就往铁匠铺去跑,没一会又笑眯眯出来:“爷,现在去哪?”

      贾玉琅悠闲坐在马车里幻想,如果以后走了军路子,难免要培养几个忠心死卫。

      培养必须从小开始,买几个练家子小娃养着如何?有点困难,养在哪里,又哪来银子?

      见贾玉琅闷着不出声,定是把出门的要紧事忘了,茗烟儿扁着嘴提醒说:“爷…您贵人多忘事,是不是该想着给琏二奶奶寻个满意的礼物了。”

      倒是忘了。

      王熙凤从小锦衣玉食,作为王家嫡女不缺吃穿金银首饰。还有什么能入她眼。

      这礼物实在不好选。

      刚嫁入贾府,定不是为了入不敷出而烦恼,新婚燕尔至少会跟贾琏恩爱一两年。

      算了,就同宝玉一样好了,等日后自己独立了许不了给她几庄生意。

      却听东门熙熙囔囔,人群登时热闹欢腾起来。贾玉琅忙拉来帘子,入眼全是黑压压的人头来。哪里看的清,茗烟儿忙窜着跳起来张望,回笑着说:“爷……好像是沿海子岸番邦国来的大力士,在那边大戏台面上,摆擂台呢。”

      “去看看!”

      下了马车,由茗烟儿探路,推开人群。

      闻见那东街大台上,站着几个身高八尺,腰圆体壮。顶着亮登登光头的洋鬼子在上面得意吆呼着。

      裸露着上半身,显出粗壮白花花的手臂,一手拎起了一块重达百斤的巨石朝着台下众人狂吼。

      其中一个体毛旺盛,蓝眼睛黄胡子的大胖子更是口出狂言笑道:“你们中原人都是娘们儿变的,没人敢上来应战比试吗?”

      台下士子,书生,权贵子弟们气得眼瞪口歪,手里的折扇快速扇着。

      小妇人们忙拿丝巾遮住眼睛,光天白日,这些个人怎么那么粗咧不堪。

      “谁上去教训这个混蛋,本少爷赏十两。”

      “呸,要不是我今日大病,本公子定让他吃个不痛快。”

      “可惜我等是书生,撕打有伤风化。”

      “欺人太甚,让我倪二上去领教领教。”

      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爱喝酒打架。

      贾玉琅转头看去,却见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左右,有些结实微胖的男子正挽着袖口。

      嘴里骂骂咧咧的囔着,推开人群,用力一蹬腿,就跳在了擂台上。叉腰,指着那毛鬼道:“小爷会一会你。”

      人群里忽的一声叫好声,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