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视频下载安装

      第二天,张向东刚进教室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他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还有人在盯着他小声议论。

      张向东问董旭:

      “今天这是都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董旭趴在桌上把头扭过来轻声说:

      “他们都说你像陈浩南呢。”

      “我?陈浩南?你别开玩笑了啊老哥!我可是个好学生。”

      这时祁姚瑶也转过身来,两手托腮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哪里像陈浩南了?明明没有人家陈浩南帅嘛!”

      张向东轻轻用食指敲了敲她的头,道:

      “你这里面装的都是水吗?我明明比陈浩南帅好不好?”

      “哎呀,聊天就聊天,不要打我的头!”

      张向东笑了笑问她:

      “没看出来,你还喜欢看古惑仔啊?最喜欢里面的谁?”

      祁姚瑶直起身子,手捂着被打的地方说:

      “当然是陈浩南啦!他那么帅!”

      “嘿,小丫头片子,你还真是只要长得好,三观跟着五官跑啊!我给你说,古惑仔里就没有一个好人,都是黑社会,他们再怎么讲也是黑社会。”

      祁姚瑶有点生气了,狠狠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扭过头去不在理张向东。

      张向东这会儿也在烦恼,一时没注意就出了纰漏,这跟自己享受学生生涯的初衷可不符啊!得想个办法把影响压下去,不然自己这三年别想安安稳稳的度过。

      “叮铃铃”

      随着一声下课铃,教数学的魏老师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出了教室,同学们也纷纷起身各忙各的。

      张向东把书收好去厕所“放水”,吹着口哨拉好拉链刚要走出厕所,便见十几个学生簇拥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这个人他认识,这个人叫刘义,他是初三的所谓老大,前世刘义经常在校门口拦住学生要钱,不给便打,张向东也被打过。

      看样子是冲自己来的,张向东便两手插兜站在厕所门口,看着他们一群人围过来。

      刘义长得五大三粗,留了一个特别像汉奸的分头,他一步三摇的走过来,伸手就要抓张向东的衣领,张向东抢前一步,一把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腕稍微一用力,刘义便感到一股剧痛从手腕传来,他感觉自己的手腕就像被钳子夹住了一样,当下嘴里大喊:

      “你他妈快松手,艹,快松手,要断了!”

      张向东松开他的手腕,从兜里掏出一枚一元的硬币,放在手里用大拇指食指中指捏住,三根手指用力一捏,把硬币直接捏弯,用硬币在他面前晃了晃,又把硬币放在两手手心,用力一拧,摊开手,硬币又变平了,把硬币塞到张着大嘴的刘义嘴里,对他说:

      “说,你上次考试数学考了多少分?”

      “三十,三十…六”

      “回去好好学习,下个月我找一份卷子,你要是考不到八十我就给你也来一下。”

      说完拍拍他的肩,刚刚还一副拽拽模样的人赶紧让出了路,他便走回了教室。

      开玩笑!

      他现在的力气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村口那2000斤的大石狗他现在用全力的话,都已经能让它挪动一点了!如果有专业测试力气的设备的话,搞不好他要破世界纪录的!

      张向东回到班里,心中盘算着初三老大已经搞定了,自己要不要去找初二的那个老大一趟?刚才装逼挺过瘾的,现在挺想再来一次。果然装逼是会上瘾的。

      第二节课下课,张向东终究没忍住诱惑,去了一趟初二那边,把李彪叫到一边,用向董旭借来的硬币又表演了一番,李彪的成绩更差,数学只有23分,便给他定了个70分的目标,这才心满意足的回班里去了。

      今天晚上放学没有昨天那么大阵仗了,张向东中午跟小伙伴们打好了招呼,晚上大家到小胖子赵思洋家的饭店门口集合。

      说起赵思洋,这家伙自从家里条件变好,身体就越来越胖,张向东让他减肥,他却说减不下去,每天回家他和哥哥赵思海都要被他老妈逼着吃一大碗炖肉,说是小时候亏待他们了,现在要给他门补回来。现在大家骑得都是山地车,他大屁股往上一坐就像没有车座子一样,屁股下面就一根黑管子,别提多逗了。

      小胖子曾经惆怅的说:

      “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肉,自己家吃不起,我看着别人吃都能感觉到快乐,可现在我恨不得出家当和尚。”

      大家骑着车一路风驰电掣,丝毫不理会被甩的越来越远的赵思洋,风中还能传来赵思洋的叫骂声,他不敢骂张向东,只能把这群小伙伴们挨个点名骂一遍。

      张向东到家先洗漱了一下,他可不想再变成前世那样,挺帅的帅哥却一嘴烟熏黄牙。洗漱完毕后拿起中午收到的信打开,老连长在信中说他因为和女老师同居惹出了大乱子,家里安排他去部队,自己不想去之类的巴拉巴拉……

      张向东看着信忍不住笑出声,他当初忽悠老连长追求他那漂亮老师,本来是在胡闹。

      没想到老连长当了真,还真追上了,那女老师家里也有些关系,一路调动工作跟着老连长。

      之前老连长信里可没少炫耀,说什么这才叫双宿双飞之类的。这次不知道谁写了封举信塞到校长办公室去了,闹得满城风雨,这回看他去了部队还怎么双宿双飞。

      张向东偷偷笑了半天,这才准备回信,大致就是写了些前世部队的结婚规定,告诉老校长他这一去起码八九年以后才能结婚了,得过好久的和尚日子,问他那情比金坚的女老师能不能等他,不要对不起人家,不然自己不会放过他云云。

      写完回信封好,张向东拿出字帖开始临摹,他现在学习上完全没有压力,为了打发时间便多了许多爱好,练字便是其中之一。前世他经常在公园看见有人用大笔蘸着水在地上写字,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小孩子,写的都是龙飞凤舞,他也凑热闹上去写了几个,结果现场一片狼藉,弄得他好不尴尬。现在有了时间便想要练一练,等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踢场,以报当初那一箭之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