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头全路时装秀

      虽然没有谁敢明着催促仙师们快点去解决这个虎妖\/虎怪\/虎精,唔,训练营里的各种传闻对这个怪物有着不同的描述,不过只要有人能弄死或者收了这个怪物,大家并不在乎它叫什么,叫虎爹也成。

      由于仙师们迟迟未见出手,营地里开始流传一些这个虎怪法力无边,就算是仙师们也拿他没有办法的传言。

      一开始是没人信的,毕竟在他们眼里,仙师们几乎是无所不能的,虎怪再厉害,也不过是杀了几个人罢了,杀几个人有多难呢?看守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就算自己杀的可能不够多,但是杀了数十人的凶恶兽人,他们都是见过的。而这样的兽人,最终也只有被仙师们的法术弄死一条路,那么这虎怪只是杀了几个人而已,就算是妖怪,大约也不会很强吧?

      不过随着被害人数的增加,仙师们的无动于衷,无所作为,士兵们对仙师的信心还是稍微产生了一些动摇的。毕竟,仙师不都是能掐会算的?那知道虎怪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

      会来,应该是毫无难度吧?既然如此,却一直不去干掉虎怪,那约莫是打不过?

      这个谣言发展到最后,甚至出现了,“虎怪是某位仙师饲养的,所以他们才不去杀他。”“虎怪是某位仙师所化,正在杀人炼丹”之类的变种谣言。

      上面的人当然是严禁这种恶意中伤修真者的谣言传播的,一旦抓到必然严惩。但谣言这种东西,生命力就如同野草一样,不管你用刀砍还是火烧,野草总能长出来。

      ******************************

      修真者集会。

      “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我提议尽快布置困兽法阵,并开始诱饵行动。”王仲亮对着在场的其它六位修真者说道。

      闻来德:“王道友何必这么急?这才过了几天?这么匆忙便派出诱饵,对方或许会疑心的,毕竟诱饵出现也要有个合情合理的缘由。因时间太长而松懈就不错,但才几天就忍不住要单独外出,那未免也太把对方当傻子了。”

      王仲亮:“非是我急,只是营地里近来多有谣言,禁也禁不住,若不快点解决此事,还不知会传成什么样。”

      闻来德有些好笑外加不以为然:“王道友平日里可不像是会在意凡人怎么想的样子,他们何时不抱怨了?这次为何却在意?照常压下便是,反正到得此事解决之时便好了。”

      王仲亮叹了口气:“话虽如此,但此次略有不同,不仅仅是抱怨,凡人们似乎有些奇怪的谣言,居然将矛头对准我们了。以前从未有过这种事。”

      闻来德:“哦?居然有人如此不怕死?敢编排我们?王道友可查出此等谣言来自何处?”

      王仲亮摇了摇头,“不曾,似乎到处都有,但每个人都言自己仅是听说,一直没查到到底源头是谁,不过想来也无所谓,毕竟只要抓住或者消灭他们口中的虎怪,一切不攻自破。”

      随后经过一番议论,最后大家都同意了加快布置法阵,早点出手对付所谓虎怪的决定,并定下由闻来德协助柯愈静加快速度布置困兽法阵。

      徐三搬着从仓库里拿出来的一捆不知什么材料的绳索走到营地西边,这几天,两位仙师带着徐三他们在营地附近画了一些奇怪的图案和符号,还把一些不明觉厉的材料比如骨头,皮之类的东西严格按仙师所说的方位摆在对应的位置,如果有人摆的稍有差错,就会挨仙师抽鞭子。

      在休息时,徐三壮着胆子问了问仙师,这个是不是用来对付虎怪的阵?仙师很不耐烦的点了点头,之后大家都拿出了十二分的干劲来布置。毕竟为了饷银干活和为了活命干活,那是大大的不一样。

      能克制虎怪的法阵正在布置的消息很快传开了,营地里低落沉闷的气氛略有缓解。

      闻来德:“说真的,我一直觉得这法阵叫做“困兽”不太吉利。”

      柯愈静有些疑惑:“困兽不就是困住兽类之意,有何不吉?”

      闻来德:“困住兽类之意是好,但亦可理解为困兽犹斗,被这个困住的兽如果都要死斗到底,那这寓意可就不太好了,毕竟这困兽法阵虽然范围很大,围困效果也好,但到底只是困,没有多少削弱能力,到时候那虎怪什么的一发狂,搞不好制不住它。”

      柯愈静想了想:“闻道友会不会过虑了?我们这边可是有七人,七人联手,就算困兽法阵没什么削弱对方的能力,想来也足以无伤击杀对手了。”

      闻来德:“若是这样,那自然是好的,就怕……”

      闻来德沉吟片刻:“柯道友来此地多久了?”

      柯愈静:“约莫一年了。”

      闻来德:“上过几次战场?”

      柯愈静有些惭愧:“勉强只上过一次,还是在越阳城内给人疗伤,比不得闻道友你。”柯愈静也听过闻来德虽然不是在这里待的最久的修真者,

      闻来德不以为意:“我是无门无派的散修,死在哪也不会有人追究,你可是个中等门派的掌门二儿子。谁能随意使唤不用担心出事,谁要小心对待,上面还是很清楚的。不过我也不是要责备你什么,只是你既然只上过一次战场,大约是没碰到过南蛮兽人所精心训练的野兽了。”

      柯愈静:“确未曾见过,不知有何特异之处?”

      闻来德神色一肃:“即使是走的炼体路线的修真者,在肉搏时也有可能输给这种经过训练的猛兽,至于不是炼体的修真者,被近身之后很少能有活下来的。”

      柯愈静一惊,炼体路线的修真者,肉搏时有多强悍他是知道的,连这样的人都占不到便宜?:“那就只有拉开距离,远远避开,用法术、符咒或飞剑杀之?”

      闻来德点点头:“确实是这样,但这些猛兽也并非只能肉搏,它们亦可使用少量的跟自己相合的法术,而且很多猛兽速度极快,初次上战场的修真者往往错估其速度,被直接杀掉。”

      柯愈静沉默了一会儿:“闻道友是说,这次遇见的也是……?”

      闻来德:“那倒不是,目前没什么证据证明这一点,还是当做普通野兽对待吧,只是其他人大概也想到这个可能,只是不愿说出来,让你布置这个法阵大约也有以防万一之意,总之只要小心点,七对一应该没事的,战场上可没有这么好的条件。”

      柯愈静:“多谢闻道友指教。”

      闻来德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

      王仲亮在营内远远看了看法阵的布置,又询问了柯闻两人进度,觉得准备已经大致完成了,便下令在明日开始进行诱饵行动,决定尽快解决此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