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醉酒被男子性侵

      知道心急也没用用救不了泰坦,他听从老师劝告,发现泰坦炉鼎下的蓝银草和自己脚下蓝银草的区别,泰坦脚下的蓝银草没有失去生命,但已经静止不动了,像是一副画面。

      注意到唐三发现了,玉小刚进一步解释“那是领域,所谓领域就是施术者自身散发的一种特殊的魂力场,可以隔绝与外界的联系,增幅自身压制地方,只有少部分的武魂才会拥有。”

      “而且这个魂技我虽然看不透,但也看出一点,他用了一种高级的魂力技巧,融环。”

      “他的四个魂环的年限都超过了我的理论,尤其是第四环,相融合之下爆发出来的威力不亚于封号斗罗的攻击,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济于事。除非”

      玉小刚看了一眼唐三的左手,在心底发话,除非唐昊过来,不然泰坦今天就要被活活炼死。

      炉鼎之内泰坦运转魂力抵抗,面目狰狞嘶吼,却传不出一点声音来。

      泰隆看着眼前的一切,断臂的父亲,囚禁在炉鼎被当做牲畜一样烹煮的爷爷。

      他的眼睛流出了珍珠大的泪珠,一颗一颗打在了脸颊之上,不忍的别过了头,恍然间他看到了一名红衣女子。

      他察觉到了,那个女子跟炉鼎上端坐的人是一起的啊,何不把他抓住,救出爷爷,吩咐同家族的族人偷偷的靠近许曦图谋不轨。

      星辰宝座上的刘子墨分心两用一边监视着炉鼎里的泰坦,一边也用神识观察着周围,看到泰诺仍然贼心不死,嘱咐族人准备偷袭许曦,正好那他们几个放个烟花。

      刘子墨猛然睁开双眼,从右眼涌出到冰蓝色的光柱,将那几个泰氏族人的冰冻,眉心魂骨引动,当场炸出了五个一米深的坑,许曦也早就接收到了刘子墨的传音,被神识拖着送到了刘子墨的身前。

      泰隆痛苦抱着父亲的断臂痛喊,泰诺也僵再来了原地,一介魂帝眼睁睁看着族人,粉身碎骨一点渣都不剩,泰隆跪在地上,双手颤抖的捧起一把冰灰,“泰菜、泰水,泰澜、泰若、泰甲,是我害了你们啊,没了你们蓝霸学院男足连学校女足都踢不过啊,我一会跟你们报......”

      “你想报什么啊,我也听听呗。”恶魔的声音回档在耳边,脖颈处冰凉的触感,让他咽了一口口水,月精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对脖子上,逼着他把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

      泰坦是魂斗罗精气神足的很,力量型魂师能吃能早,也能抗住他一只运转魂力挥霍,按照刘子墨的预估,这顿烧烤,还可以烧个一天左右。

      泰坦身上的精气神一部分化作柴薪,扩大火势,一部分被三昧火精炼形成一颗颗圆滚滚的珠子胜在了炉子底部。

      众人忽视的地方,蓝霸学院的另一处,一道火光伴随着高亢的凤鸣冲天而起,马红俊完成了自身蜕变,身体褪去臃肿,彻底纯化为烈阳火凤,兴奋的穿上衣服想找大家报喜。

      看到他没事儿,赵无极和弗兰德夫妇俩、啊呸,兄弟俩带着他就奔操场了。看着那巨大炉鼎和一地的齑粉,马红俊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难怪荣荣说他表哥的第一魂技和魂骨搭配很猛,这骨头渣子都没有,比火烧的都干净。”

      弗兰德眼睛一瞪,马红俊立马住嘴,也注意到了睁跪地痛哭的泰隆,看到他来了,刘子墨的语气温和“怎么样小胖子,我是不是说道做到,你现在再也不会受到邪火的侵扰了,高兴吗?感不感动”

      “不敢动,不敢动,高兴,嘿嘿,高兴。”马红俊看见刘子墨就发憷,这位也太猛了,比自己老师修为都高的泰坦就让他关进鼎炉里炼了,惹不起惹不起,这要是在得罪了,那一地的蓝白色的齑粉就是自己的下场。

      看了看泰坦,寒气已经侵入骨髓,五梅绝命符也已经中下了,精气神也烧去了两成,算算时间唐昊也快过来了,炼泰坦的时候,刘子墨用魂骨技梅花心易占卜了一下,算到唐昊回来救他的老仆,他一只不主动加火,就是等他的到来,不然这鼎炉里的泰坦早成为烤猩猩了。

      灭了那五个不长眼的,刘子墨的心情也爽快了不少,也打算留下泰坦这条命,将来鹬蚌相争,他还得坐那渔翁,断了唐三的臂膀终究是不好,不如种下炸弹,定有奇效。

      只要泰坦自身的精神修为不超过刘子墨自身,那他就随时可以是可以重创封号斗罗的炸弹,刘子墨有幸来这,也要做出一些改变,这一次七宝琉璃宗毁不了,蓝电霸王龙家族也灭不掉。

      神识扫了一下天斗城,看到了黑袍的唐昊,正往这个方向赶来,刘子墨加大了火力,魂力注入下面的鼎炉,不过几个瞬息,他就到了,一个苍白充满杀意的领域闯入了刘子墨的领域之内,不断压缩这刘子墨的领域空间。

      幸赖于皓月银兔王,领悟了太阴神辉,月精轮高挂,领域底部暗潮平稳,一切入平湖秋月沉寂。亮出他那就九枚的魂环,一锤将炉鼎砸烂,救回了里面的泰坦。

      失去了两成多精气神的泰坦,萎靡不振、面色苍白,老奴见过主人,多谢主人搭救,没想到老奴有生之年还能再次看到主人。

      失去了镇压目标,刘子墨从星辰宝座上拉着许曦飘下,“见过昊天冕下”,双手前推给了一个拱手礼。眼前这个不修边幅、破衣烂衫,头发凌乱如鸡窝的男子,就是唐三的生父唐昊。

      见到爷爷脱困,父子俩一拥而上抱着泰坦痛哭,这种温情时刻,让人不忍打扰,刘子墨出言问询:“老前辈这回的烧烤,劲儿足不,现在还冲动吗?可以了解情况了吗?”

      见到自己爹来了,唐三也顾不得温情,快速的将事情从马红俊到刚才的被困的泰坦,原原本本的讲述给他爹,唐昊了解了情况后也不知道说什么。

      当初他为爱对抗武魂殿,宗门因此受创封山,四大家族也被赶了出来,他对不起的人太多了,今天他纵使有封号的实力,也挽回不了过去了。

      泰坦看到了主人的为难,主动向前“这场是老夫技不如人,没能挡下你的第三道攻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求你放过我的儿孙族人。”

      看看唐昊,唐昊也直勾勾的盯着他,嘴里念到着什么,传入刘子墨的耳边。“放过他,我答应你一件事情。”

      “不用,我给您一个面子,让你着老奴在活些日子。”刘子墨这么回给唐昊,“你既然认输,我看在昊天冕下的份上绕你一命,我听闻你们力之一族擅长锻造,挑选矿石也应该是一把好手,我这有一份名单,上面记载了十种矿物,你找齐了,交到我府上即可。”

      伸手一勾,炼出来的十枚珠子漂浮过来,穿成一串挂在了泰坦的脖子上,“这东西是你身上精气神纯化的产物,我在上面布下了封印,你找到一种,解封一颗,我给你五年的时间,找到可以活,找不到,就跟那个几个仁兄一样灰灰而去。”

      “你身上我布置了五梅绝命符,与你五脏六腑精气神相连,我不解除,除非是神祇无人能救。越早找齐对你越有利,超过十年,和你身体勾连的太深我也救不了你。”

      “对了我的未婚妻姓许,来自星罗帝国,武魂星冠,你们要想为那五个冒失鬼报仇,可以找我。”

      说罢留下一张单字飘在泰坦面前,给唐昊道了声别,回家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